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论坛 | 在线 | 企业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财经 | 科技 | 社会 | 健康 | 约会 | 军事 | 港澳台 | 企业 | ERP | Top100 | Sohu视线 | 专题 | 我来说两句
搜狐首页 > 传媒频道 > 天津时尚消费类周报《假日100天》 > 《假日100天》回顾
第99期:海河危情--1963年天津大水纪实

MEDIA.SOHU.COM  2003年07月15日16:56  《假日100天》

  海河危情1963年天津大水纪实

  忽然大水 暴雨席卷海河流域

  按照如今的解释,造成1963年海河特大洪灾的主要原因是“西南暖湿气流和台风共同影响,造成全流域大范围的降雨”,然而对经历过这一切的天津人来说,当年忽然而来的大水却让他们感到惊诧莫名。许多人的记忆中,这场大水甚至比今年4、5月间肆虐京津地区的非典来得更加突然。

  1963年8月1日,《天津日报》第三版左下角登载一则标题为“8月中旬将有大雨”的消息。“天津气象服务台发布8月上旬天气预报如下:本旬有两次较大的降雨,第一次在1日到3日,第二次在8日到10日,局部地区可能有暴雨。另外,在6日左右,有一次局部地区的雷阵雨天气……”

  据不完全考证,这则寥寥百余字的消息很可能就是关于1963年海河洪水灾害最早的预告,然而这则不起眼的气象预报在当时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据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的王建刚总工程师回忆,就在当天,1963年8月1日,河北省还召开了全省的抗旱工作电话会议,但是会议刚刚结束,有的与会者还没出门,河北省的一些地区就开始下雨,在接下来的几天,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在8月上旬沿太行山东侧而至,伴随着暴雨而引发的洪水惊天动地。

  王建刚认为,在一般情况下,日降雨量只要超过100毫米,就可以称作大暴雨,而在海河流域尤其是天津市区,一旦出现大暴雨,就会形成一定的洪涝灾害。

  据《20世纪中国水旱灾害警世录》记载:海河流域的这场大暴雨,强度之大、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总降水量之大,均达到海河流域有文字记载以来的顶峰。降雨从8月1日开始,10日终止,绝大部分暴雨集中在2日到8日。7天累积降雨量大于1000毫米的面积达15.3万平方公里,相应总降水量约600亿平方米,洪水径流量也达到了300亿。当时海河南部的暴雨中心,7天降雨量高达2050毫米,创中国内地7天累计实测雨量最大纪录。

  暴雨造成海河上游40多条支流相继山洪爆发,南系漳卫、子牙、大清河同时发生大洪水。大小支流频频漫决,一批中小型水库纷纷垮坝失事,洪水通过京广铁路进入平原地区,直逼天津城。

  水临城下 海河畔的集体记忆

  1963年海河特大洪灾发生之时,王建刚正好五岁,那场海河历史上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成为刚记事不久的王建刚结束懵懂岁月时一种启蒙般的刻骨记忆。

  “当时我们家住保定,8月2日开始降水,3、4日左右洪水就开始下来了,三四天以后,刘家台水库坍塌,汪洋一片,我们家知道以后,赶紧将吃的、用的等主要物件搬到一个二层小楼上,说不清当时水有多深,反正已经几乎快淹到二楼的窗台上了。”

  那段时间,最令王建刚一家人牵挂的,反而不再是自家的安危,而是天津城是否能够在洪水肆虐下幸免于难。“当时我姥姥家在天津,我们全家都担心老人们能否脱此大难,大水茫茫两地隔绝,整天担心着,直到后来听说中央决定死保天津,才多少有些放心。我姥爷事后跟我讲,尽管海河还没有溢出来,但当时的天津城外已经是汪洋一片。”

  今年78岁的邹树良告诉记者:“按照当时的城市规划,中环线往南大概都属于城外,算郊区了。”作为天津市纺织医院(今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退休职工,邹树良原先居住的纺管局职工宿舍——先进里如今已经是寸土寸金的佟楼黄金地段,但在当时,那个地方却还处在城郊的边界。洪水兵临城下、老城里还能勉强维持的时候,邹树良家里的大水已经漫到了炕上,大人们忙着用水桶木盆等一切能够舀水的器皿抢救家园,一些顽皮的小孩子则笑嘻嘻地在院子里泼水划船取乐。

  邹树良当时正值壮年,又在医院系统工作,自然被派到抗洪抢险的第一线,当他赶到海河堤坝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海河干流的水已经基本上跟大坝持平了,“水面距离堤顶不到30公分,风一吹浪一打水就能翻过堤坝”。

  事实上邹树良看到的还不是最糟的情况。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的王总工程师告诉我们,按照当时的设计规划,海河能够承载的降雨量是1200豪米,而最大的洪峰是1690豪米,超过原先的设计将近半米。

  现已退休在家的马念刚是海河水利委员会的工作人员。71岁的马念刚当时担任河北省设计院(海委前身)的总值班,虽然最终没能亲上前线保卫家园,这个岗位却使他看到了当时天津水临城下严阵以待的逼真场景:

  当时在中心广场整日停着100辆解放车,随时听候调遣;部队指战员、机关干部、水利部门的技术人员统统上了救灾前线,绝大多数人连行李都没带,很多上前线的同志身上还穿着夏装,结果就一直穿到了9月底——那时候水才真正控制住;天津市所有领导分段到各线督战,亲临现场,严防死守;机关工作人员家属制作干粮;空军部队将食物等救灾物资空投到灾区。

  而当时的情形也的确让人感觉到一种水临城下的触目惊心:大水能够随时漫过海河,吞没我们的家园和可珍惜的一切。两岸开始有很多野生的小动物跑上堤坝,很多战士和工作人员早上醒来时能够从自己的鞋里抖出粘乎乎的蜥蜴或蛇;老人们纷纷向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讲述1939年海河大水的可怕情景;一些小孩子们被告诫随身带着绳子和木盆;在海河左侧居住的人不敢到右边去,因为害怕水涨桥断。

  天津保卫战 动用一切力量保住天津

  

  从1963年8月9日开始,《天津日报》上开始不断出现防洪抗洪的大幅报道。8月14日,《天津日报》头版刊登中共天津市委、市人委发出的防汛抗洪紧急指示,号召全党全民动员起来,向洪水展开顽强斗争。“万众一心,英勇顽强,战胜洪水”成为鼓舞人们防汛抗洪的口号。

  “就像咱们现在说‘万众一心,抗击非典’似的。”马念刚老人如是说。

  除了口号,还有鼓舞士气的《抗洪歌》,在8月14日《天津日报》第二版的右上角,这首由倪维德作词、王莘作曲的《抗洪歌》曲谱赫然在目。“工农兵学商,个个斗志强,抗洪大军奋勇上战场。”抗洪队伍们就是一边反复轮唱着这种励志歌曲,一边在抗洪前线英勇作战。

  马念刚老人回忆道:“天津是海河的最低点,平均海拔只有三四米,进入汛期后,为了防止洪水漫溢,海河两岸建起了从金钢桥到刘庄的防水墙,学名叫做子埝。这种防水墙有1.2米高,主要用于防浪。”这位海河水利委员会的退休人员告诉记者,“大筐、大土、大步,是他们提高效率的经验”,而他们回来的时候,“每个人的肩膀上都在前线扛土时留下累累伤痕”。

  天津市著名作家林希对当时的情形也是记忆犹新。“当时水面离堤顶不到半米,风浪轻轻一打就能漫过去,基本上就靠抗洪大军在堤坝上码放草袋子,全市各行各业一律去人,齐心协力抗击洪水。为了保护堤顶的土木不流失,防止风浪翻过,解放军战士两个人一张席,把席子铺在上面,然后把身体趴上去,用血肉之躯抵挡大水冲击。”

  《20世纪中国水旱灾害警世录》记载:面对毁灭性的洪水灾害,中共中央、国务院指示中央防汛总指挥部制定了“确保天津市、确保津浦铁路,力争缩小灾害面积”的抗洪方针,紧急抗灾救灾。

  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采取了一系列应急措施:为了保住白洋淀千里堤,缓解洪水对天津的威胁,决定在小关村扒口分洪,采用西三洼联合蓄滞洪水,并扒开南运河堤,让蓄在西三洼的洪水通过津浦铁路25孔桥,导入团泊洼和北大港,爆破海大道入海,最终确保了天津的安全。

  “全市人民在解放军和全国各地的支持下,与有水文记录以来从未有过的特大洪水英勇搏斗50天,经受两次洪峰严峻考验,夺得抗洪斗争的全胜。”1963年9月27日,《天津日报》刊载“广大军民以回天之力战胜洪水”并配发社论“我们战胜了洪水!我们经受了考验!”标志着天津抗洪斗争的伟大胜利。

  

  毛主席题词 一定要根治海河

  据1986年《海河流域补充规划》记载,1963年海河洪水,总计淹没农田6600万亩,减产粮食60亿斤,棉花250万担,倒塌房屋1450余万间,冲毁铁路75公里,直接经济损失约60亿元,相当于当年河北省(包括天津市)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5倍。此外,国家为救灾、恢复各类设施增加开支约10亿元。

  在洪水过去不久的1963年12月17日,毛泽东主席即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的王建刚总工程师对记者说,解放初期毛主席曾经几次为水利问题题词。1954年淮河大水,毛主席的题词是“一定要治理淮河”,1958年黄河大水,写的则是“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而对于海河则是“一定要根治海河”,“根治”二字,可见京津地区这片畿辅之地的重要性。

  1963年水灾的惨痛损失也为人们敲响了警钟,大水之后人们开始对海河流域的治水工作进行了全面的思考。

  王总工程师说,自建国以来到1963年大水以前,对海河流域治理的规划,主要针对洪水频繁、山区的洪水无法处理这一矛盾,提出了“以蓄为主”的治理方针,主要采用山区修建大型水库,整修中下游平原的河道的方法来防洪。“应该说这些水库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目前海河流域有30个大型水库,其中23个大型水库在这一时期建成,在1963年抗洪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不仅蓄了40亿立方米的洪水,更重要的是削减了40%到85%的洪峰,大大减少了下游河道的负担,也减少了损失,如果没有它们,天津市很可能最后守不住。”

  而1963年水灾以后,人们开始认识到,海河流域主要的问题不是在上游蓄水上,毕竟水库是有限的,主要矛盾是需要把水顺畅的宣泄入海。于是就提出了“上蓄、中疏、下排、适当地滞”的治水方针。

  按照这个方针,从1964年开始规划,从1965年、1966年拿出具体规划方案,从1968年到1972年开始了根治海河的高潮,主要是开发疏浚了5条骨干河流,特别是入海通道,独流碱河、永定新河、潮白新河、子牙新河等,都是这一时期开挖的入海通道,与此同时,加固了整个干流中枢的堤防,提高堤防能力;新开辟了26处蓄滞洪区,基本上形成了一个由水库、河道、蓄滞洪区组成的较为完整的防洪体系,实现了分期防守、分流入海。

  天津素有“九河下梢”之称,历史上,海河水系所有的支流都集中在通过海河干流在天津入海,经过综合治理改造之后,如今各河都形成了自己的入海口,有效地缓解了天津市的防洪压力,防洪的标准得到了很大提高。

  □ 本报记者/邹 健 高 维 遇 晗

  

  海河为什么没水了?

  

  马念刚是位一辈子都在关注海河的老人,年轻的时候他在海委工作,为它投入了自己所有的青春和激情。在退休之后,还时常关注着海河的各种动态。1963年洪水时,马老先生亲身经历了整个抢险过程。提起当年,已经71岁高龄的他还显得很激动。老先生说:“海河规模虽然不如长江黄河,但是它的水系组成非常复杂。这条河真是又怕涝又怕旱。”

  从父辈的记忆中,我们得知海河曾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宽畅的河面上可以行驶海轮,清彻的水里有着丰富的鱼虾……可是现在的海河变成一条“死水”河,原因是什么呢?

  海河流域进入少雨期

  海河流域地形非常复杂,大致分为高原、山地和平原三种地貌类型。复杂的地貌特征令海河流域降水量年际变化非常明显,是中国东部沿海年降水量最少的地区。海河流域大约30万平方公里,不到全国的三十分之一,而在这个地区里养活了将近十分之一的人口。土地少、人口多,还有两座大城市,无论是生活用水,还是工业用水,都日益增加,缺水变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

  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防汛抗旱办公室总工程师王建刚认为,从气象上来说,海河处于少雨区域,海河流域历史上也曾经发生过连续的干旱。最长的在明朝曾经连续大旱7年,气象因素、大气环流、厄尔尼诺现象、副热带高压长期在这个地区徘徊,都是造成少雨的理由。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海河就因此进入了枯水期,这是缺水的一个主要因素。

  流域的降水特性也是原因之一,海河流域水资源的特点是,70%以上来源于汛期,主要集中在6月到9月的3个月当中,而这3个月的降雨之中,又有70%集中在7月下旬和8月上旬,但在此期间可能只有一两次大的降雨,而海河的水资源就是由汛期内这几场不确定的大雨形成的。现在由于气候的影响,汛期降雨大幅度减少,从而造成地表径流大幅度减少。历史资料显示,海河流域平均年水面蒸发量为1100毫米,而平均降水量为548毫米,年内分配也十分不均,地域差异很明显。

  人类活动导致环境恶化

  上游的山区如今工业发达,用水量激增,往往把上游的用水截取了。过去每年海河水入海量有几十上百亿,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当时上游用水量少。这一点表明人类活动影响也非常严重,现在海河上游农田灌溉、灌渠、打井令下游水量极度减少。为了满足社会发展,海河上游建立水库,当地水库要把径流拦蓄住,来满足水库供给范围内生产发展。下泄的水流少了,造成了平原地区的水量减少。下游干旱的结果导致人们为了满足生产的发展,不得不开采地下水,造成了地下水位大幅度下降,目前的海河流域有3个大的地下水漏斗,地下水位的下降加剧了表层土的干旱,给今后的降雨径流带来了不利,土壤入渗条件好了,一般的降雨无法形成径流,蓄水量自然就不足。环境的破坏加剧了干旱的程度,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王建刚说:“我们从现状得到了重要启示。50年代,水多,生产力不发达,需求少,没有想到如何利用水资源,只是想把水拦住,防洪,所以修建水库,这些水库在1963年确实发挥了作用,但以后人口增多经济发展,需水量增加,这些水库以往每年还放一些水,后来就不放了,被人用了,下游平原地区的水就少了,为了满足生产,不得不开采地下水,60年代后期到80年代,靠过度开采地下水来维持生产,开采量大于地下水的补充量,形成了地下水位不断下降,环境不断恶化,而这种情形又反过来加剧了干旱的形成。地表有水的面积越大,越容易形成一个降水的小气候,比如说在湖泊的周围,越容易产生降水,越是沙漠,越没水,降水越少。”

  越干旱,越要重视防洪

  1963年的洪水可谓是50年一遇,当时虽然没有像1939年的水灾一样让天津生灵涂炭,但是也敲响了警钟。那场洪水虽然已经过去了40年,但我们仍然不能有麻痹思想,越是干旱,越是不忘防洪,大旱之后必有大涝,这是海河流域历史上亘古不变的规律。

  也许干旱的时间会持续很长,但越长,洪水来临的可能性越大。大气环流都有一个周期,这几年的周期是少雨期,可能明年就变成多雨期,比如1996年洪水,就是特别的突然,洪水具有不确定性,很可能在最旱的时候来。1963年的洪水是8月2日开始的,8月1日,河北省还召开了全省的抗旱工作电话会议,结果会议刚刚结束,有的与会者还没出门,马上就下雨了,紧接着就召开了防汛会议,1996年也是8月3日刚刚断定干旱很严重,各水库可以关闸蓄水,但是转天8月4日就开始下雨,洪水没有什么规律可循。

  洪水是突发性的高强度降雨,干旱的恶性循环是常态下的,在洪水的情况下,地表对降雨的吸收就起不到这种作用了,对于中小雨,50毫米至100毫米,可能地表干旱导致地面积不了水,但对突发性强降雨无能为力,而且海河流域的洪水往往来源于山区,地势比较陡,土壤吸水能力比较弱,山区降多大的雨,对缓解平原地区的干旱是没有用的,降雨之后,很快就会出山,给平原地区造成灾害。越是干旱,越要警惕,大洪以后,就是大旱,1965年就是20世纪中国最旱的一年。

  虽然1996年开始,海河流域一直处于干旱的状态,但旱涝交替是历史和自然的规律,警钟长鸣,才能永保平安。

  □ 本报记者/邹 健

  高 维 遇 晗

  A06,A07,A08

  听老人讲那海河的故事

  几位志同道合的老人们在摄影班相识,便组成了一个摄影队。这个最高年龄已过72岁的特殊摄影队,还做了一件挺不寻常的事——他们开始拍摄海河沿途的实景,凭着并不昂贵的设备、尚不娴熟的技巧以及至高的热情。

  这些在海河边生活了几十年的“摄影师”们,看着取景框中新海河的景色,脑中也浮现出老海河的记忆,在向记者展示自己的作品时,也忘不了海河曾经的故事。而他们半辈子的生活,也随着这条母亲河的变迁,越来越多了几分亮色。

  □ 本报记者/徐 筠

  那时候,每个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

  摄影组中的“积极分子”李崇鸿从小在海河边长大,她家就在如今的勤俭桥附近,但那个时候这座桥还不存在,河边只是一片菜地,要过河,必须绕道北安桥才行。对于海河水,李崇鸿的印象很深。那时的家里没有自来水,小小年纪的李崇鸿就要到海河边去挑水,倒进水缸后,还要加入白矾,待到泥沙沉淀之后,上层的清水才能饮用。每年夏天,几乎都有小孩子在河里淹死,住在海河边的李崇鸿,每年都要见识几场这样的悲剧。李崇鸿回忆:“一到汛期,气氛就更紧张了,大人孩子都吓得不行,1952年时河水也都快上岸了,当时才上小学的我,也得跟着大人一起到堤岸上去忙活。反正一到汛期我们都特别紧张,毕竟,河水一冒出来,最先倒霉的就是我们住在河边的人家了。”

  1964年时,李崇鸿已经是轧钢三厂的工人了。厂里的男同志几乎都去了独流减河抗洪,女同志则在后方蒸馒头、烙大饼。李崇鸿属于为数不多的几个会骑自行车的女工,担起了往前方传递物资的任务。“当时看到光着膀子干活的男同事们,特不好意思,都不敢下车了。”李崇鸿笑着说,“不过那时大家真的是太辛苦了,就为了这条河!”

  71岁的马念刚在河北设计院和海河水利委员会工作了大半辈子,也为海河操了大半辈子的心。作为海河的“行家”,他既是这个摄影组的组员,也扮演着“场外指导”的角色。回忆起与“洪魔”战斗的日子,马念刚用“惊心动魄”和“提心吊胆”来形容。洪水泛滥的时候,马念刚是单位的总值班,尽管家和单位仅是同一个院子里的两座楼,但他却让妻子做好了自己不能回家的准备。“没办法,形势太紧急,当时河水已经与岸边相平了,人们不敢随便从河东到河西,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淹上来,自己就回不去了。”那时,每年的汛期,马念刚和他的同事们都是这样,每一根神经都紧紧地绷着。

  

  治理海河,每个人都出了力

  1963年10月,天津在那场洪水中被保住了,马念刚至今还记得庆祝会上曲艺名家王毓宝演唱的天津时调,和着喜悦,显得格外动听。此后,海河便进入了又一个治理的高潮。

  稍长一些年纪的人们,都会有在海河治理的工地上挥汗如雨挥锹抡镐的记忆。当时,几乎每一个青壮年都为海河的治理工程出了力。有的地方是每天给4毛5分钱,但更多的人却是不计酬劳,义务劳动的。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许多类似手推车、提土篮、铁锹等工具都是参加劳动的群众自备的。从工地上下来的很多人,肩膀都是又红又肿,不知用坏了多少副垫肩。

  这次治理一直持续到1979年,连文革期间也没有停下。先是骨干工程的修整,然后是排水设施的完善,接着是水库加固,最后还新建了一批新的水利工程。经过这四个阶段的治理,海河由1949年的2000立方米/秒的流量增加到了1979年的24600立方米/秒,整整提高了10倍。随后,引滦入津工程又解决了供水问题,让人们喝到了甜水。海河,不再是那条无论旱涝都让人头疼的“麻烦河”了。

  如马念刚这样的水利工作者,对海河的治理工程则是充满了激情。“那时觉得浑身是劲,因为对我们来说,能建设一个水库就很让人兴奋了,而我们体会了建造水库的高潮。”马念刚和他的同事们纷纷“下楼出院”,走出办公室,加入到热火朝天的工地中。

  与此同时,几乎每一个天津人都感到了海河改造对他们生活的改变。李崇鸿原来的家是海河边上的土坯房,后来全家迁居。没过多久,勤俭桥建成了,当她再次回到海河边的老屋时,发现以前的土坯房已经齐齐换作了砖瓦房,肆虐已久的苍蝇蚊子也少了很多。徘徊了一阵,她竟然没有找到自己原先的家,最后还是邻居看到了满脸困惑的李崇鸿:“傻闺女,连自己的家都不认得了?”

  这个摄影组中的另外一位“干将”高孝侯也深深记得70年代末海河的巨大改变。“从前的海河岸边没有成形的堤岸,后来,是军民一起筑起了石头砌成的大堤;从前的海河水又咸又涩,还有一股草根子味,第一次喝到滦河水时,那滋味,现在还记得!”高孝侯说,“从前海河上有很多摆渡,1分钱坐一趟,桥少啊,大家只能坐这个;过了80年代,那样的小火轮都成了古董喽!”

  

  摄入镜头中的,全是希望

  1963年10月,天津在那场洪水中被保住了,马念刚至今还记得庆祝会上曲艺名家王毓宝演唱的天津时调,和着喜悦,显得格外动听。此后,海河便进入了又一个治理的高潮。

  稍长一些年纪的人们,都会有在海河治理的工地上挥汗如雨挥锹抡镐的记忆。当时,几乎每一个青壮年都为海河的治理工程出了力。有的地方是每天给4毛5分钱,但更多的人却是不计酬劳,义务劳动的。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许多类似手推车、提土篮、铁锹等工具都是参加劳动的群众自备的。从工地上下来的很多人,肩膀都是又红又肿,不知用坏了多少副垫肩。

  这次治理一直持续到1979年,连文革期间也没有停下。先是骨干工程的修整,然后是排水设施的完善,接着是水库加固,最后还新建了一批新的水利工程。经过这四个阶段的治理,海河由1949年的2000立方米/秒的流量增加到了1979年的24600立方米/秒,整整提高了10倍。随后,引滦入津工程又解决了供水问题,让人们喝到了甜水。海河,不再是那条无论旱涝都让人头疼的“麻烦河”了。

  如马念刚这样的水利工作者,对海河的治理工程则是充满了激情。“那时觉得浑身是劲,因为对我们来说,能建设一个水库就很让人兴奋了,而我们体会了建造水库的高潮。”马念刚和他的同事们纷纷“下楼出院”,走出办公室,加入到热火朝天的工地中。

  与此同时,几乎每一个天津人都感到了海河改造对他们生活的改变。李崇鸿原来的家是海河边上的土坯房,后来全家迁居。没过多久,勤俭桥建成了,当她再次回到海河边的老屋时,发现以前的土坯房已经齐齐换作了砖瓦房,肆虐已久的苍蝇蚊子也少了很多。徘徊了一阵,她竟然没有找到自己原先的家,最后还是邻居看到了满脸困惑的李崇鸿:“傻闺女,连自己的家都不认得了?”

  这个摄影组中的另外一位“干将”高孝侯也深深记得70年代末海河的巨大改变。“从前的海河岸边没有成形的堤岸,后来,是军民一起筑起了石头砌成的大堤;从前的海河水又咸又涩,还有一股草根子味,第一次喝到滦河水时,那滋味,现在还记得!”高孝侯说,“从前海河上有很多摆渡,1分钱坐一趟,桥少啊,大家只能坐这个;过了80年代,那样的小火轮都成了古董喽!”

  

  摄入镜头中的,全是希望

  越是经历得多,对海河的了解越多,对母亲河的感情也就越深。正是这些经历与这份感情,让这几位老人捧着相机走到了一起,相约共同留下海河每一点每一滴的变化。他们这个活动的名字叫做“追踪海河”。

  活动的发起者、组长周慧新端庄大方,退休前从事了多年的教育工作。久居天津的她同样亲历了海河的巨变,也让她萌生了记录海河的念头。“海河的改造又要开始了,这次上千亿的投资,要把海河修成世界名河,真是不得了!所以我们要一直追踪下去,记录下海河是怎样越变越美的!”其实,海河越变越美,也正意味着生活越变越美。倒退几十年前,又有多少人会在退休后开始迷上摄影这个高消费的爱好呢?

  当周慧新和摄影组的成员们将海河美景收入镜头的时候,同时闯入他们心中的,还有旧时的回忆与未来的希望。在海河边住了几十年的李崇鸿,如今时常会带着孩子骑上自行车,沿着海河一路散心,告诉后辈,这就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也告诉他们关于这条河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高孝侯则为刚刚建成的海河大桥拍摄了不少的照片:“可惜现在我退休了,不然,有了这座桥以后,我上班的路程可以近一半呢!”

  马念刚虽然已经离开海河水利委员会近10年了,但仍然关注着有关海河的一切动态。“在市中心能够穿过一条河的城市,屈指可数。天津就有这个优势。而且我发现近代一些有名的事件都与海河有关。”马念刚收集了很多关于海河的剪报和相关信息,“现在,大规模的改造又开始了,新海河6个节点的效果图多美啊,听说周围的房地产都升值了。海河有了灾,倒霉的是所有百姓;海河变美了,造福的也是所有百姓,这就是母亲河啊!”

  对海河的追踪,几位质朴的老人还会继续下去,直到海河成为世界名河。不仅如此,整个城市的变化他们都想收入自己的镜头中。正如周慧新所说:“看样子,我们可以拍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因为城市的变化越来越大嘛!”

  

  06

  六节点打造魅力海河

  海河的身材颇为怪异,北运河、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及漳卫河五大支流像一把扇子一样盖在华北平原之上,短粗的干流则在天津市区纵贯而过,因此,天津人将海河称为天津的生死之水——老天津卫人们的生活、光荣和梦想都依靠着海河而成,但是,肆虐的海河也曾经带给了天津人很大的困扰,1939年、1963年,海河洪水先后两次“攻”进了天津城。

  往事已经过去,我们即将迎来一条崭新的海河,由于天津人的不懈努力,曾经肆虐的海河已经逐渐被降伏了,对天津人来说今后海河的主要功用将转为以市容景观和服务业开发为主。2002年10月,天津做出了把海河打造成为与多瑙河、泰晤士河等齐名的世界名河的战略决策。紧接着大规模的海河改造工程于2003年1月1日正式启动。虽然说海河改造工程将目前的天津变成了一个大工地,但是,天津人一定会在15年或者10年甚至5年之内看到一条真正的“魅力之河、自然之河、动力之河、凝聚之河和标志之河”,依河而建的天津也将成为魅力之城。□ 本报记者/高 维

  魅力之河

  十年可见

  2002年10月 天津市委做出了“实施海河两岸综合开发建设,努力把海河建成独具特色的、国际一流的服务型经济带、景观带和文化带,成为世界名河”的战略决策。

  2002年12月18日 天津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面向国际、国内的规划设计机构公开征集海河两岸综合开发起步项目工程设计方案。

  2002年12月25日 市委八届三次会议上又提出“用3至5年的时间,基本完成市区海河两岸起步段的综合开发改造,并实现河湖沟通、水系相连、水绕城转、水清船行,为今后的开发建设奠定良好的基础”。

  2003年1月1日 海河开发工程正式开始。

  2003年1月17日 海河两岸综合开发改造南开区段重点工程海河楼重建工程启动,该区将用3至5年时间将海河楼建成中国名楼,以此带动周边商贸旅游业发展,形成独具特色的海河楼商贸区。

  2003年2月18日 开始实施海河河道清淤工程,打响海河堤岸改造治理的第一炮。此次清淤由子北汇流口至外环桥段,清淤河道全长18公里,清淤工程量280万立方米。

  2003年2月20日 天津海河堤岸改造工程动工,改造示范段工程范围自海河上游左岸河北区慈航路至金钢桥段,全长约540米。

  2003年2月24日 市容部门已初步完成了天津今年及今后3年的夜景灯光规划。用3年左右时间,建设以海河为中心轴线,以天塔为主要观景平台,具有现代气息、天津特色和高度文化品位的北方不夜城。

  2003年3月 海河堤岸改造试验段工程岸线形式和主体结构设计已通过专家审查,1300多名水利职工昼夜奋战在海河改造施工一线,堤岸改造和河道清淤工程进展顺利。

  2003年4月 和平区“和平广场”改造的一期由福安大街、张自忠路、兴安路、规划的大沽路围合片,已完成拆迁。河西区水上运动世界杨庄子片的前三期拆迁已完成,共动迁540户,面积达13561平方米,第四期的拆迁已于6月底完成。红桥区运河经济文化商贸区首期动迁于6月初开始,红桥关上、关下地区的约5000户居民告别危陋平房。第一期整体拆迁工程面积为24公顷,东起子牙河南岸,西至河北大街,南始南运河北路,北至三条石新街规划路南侧线,拆迁工作已于6月底完成。

  2003年6月 大沽桥的设计方案通过专家评审,主体样式基本确定。大沽桥工程已于7月1日正式开钻,大沽桥由美国及中国邓文中院士设计,预计2003年年底前完成水下结构施工。慈海桥工程也将于7月底全面开工。

  2003年6月18日 古文化街海河楼商贸区建设率先开工,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前期动迁,河北区大悲院商贸区,前三期拆迁工作已基本完成,目前正在落实规划。

  2003年6月底 河东区南站中心商务区的建设地块一期拆迁完成,二期将于7月底完成,2004年年底三期工程完成。

  2003年内 金汤桥的交通功能将被取代,成为津门一个重要的纪念性标志物。据悉,金汤桥上将安放诸多解放军官兵造型雕塑,再现波澜壮阔的解放天津战役中胜利会师的场景。

  2004年 海河上游段(三岔河口到解放桥)与中游段(解放桥到光华桥)的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完成,海河面貌明显改观,到时候,天津市民就可以在海河几大节点中的中心广场、和平广场、古文化街广场和三岔河口广场游玩。

  2008年 海河改造基础建设全部完成,海河两岸景点初步完成,人们将可以欣赏到更加美丽的海河。

  2010年 海河经济带和文化带初步形成,届时,海河沿岸服务业创造的产值将达到全市国民生产总值的55%。

  □ 整理/崔 卉 高 维

  一个历史学家眼中的海河

  

  一打开天津地图,人们就会发现,在天津市区的中轴线上,有一条蜿蜒贯穿全市的蔚蓝色的飘带。这,就是天津的母亲河——海河。

  海河,对于天津这座中国北方最大的工商业和港口城市来说,是一条浓缩了岁月风光,收藏着历史积淀,装载了无数过去,风范洒脱,意蕴酣酽的河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天津因为拥有海河这样一条容纳百川的河流,因而对南北文化能够兼容并蓄,无论是在怎样的文化背景和环境中生活的人,来到这座城市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感受到她特有的热情、宽容和豪爽。

  说海河,还得从她的历史说起。

  永远的“直沽”

  13—14世纪的海河,对于天津实在太重要了。这一时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变化,极大地影响了海河的地位,更直接决定了天津的城市地位。

  公元1153年(金贞元元年)金王朝迁国都于燕京,即今天的北京。大约在此后不久,金王朝设立了直沽寨。海河边上直沽寨的出现,奠定了天津发展的基础。

  若从宏观上看,自东汉以后,海河是作为航运枢纽而存在的,联系范围也仅限于北面的渔阳一带。可是自金代开始,海河的这种地位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由于沟通南北的大运河成为国家的经济命脉,海河的航运枢纽地位开始同首都的安危与繁荣联系在一起了。国家愈稳固,南北交通愈发达,首都就愈繁荣,海河派生出的城市——天津的成长也就愈快。反之,从海河口到天津的防务一旦失去,首都就要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中国近代史上的无数事例,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河海通津”的黄金水道

  天津是南北物资的集散地,但多数货物还是通过内河或陆路发售至华北各地的。清代中叶以后,海河开始发挥出独立的经济功能。当时有人做“竹枝词”说:“天津米贵辽东贱,船来船去飞如电”;“不务耕获勤贸迁,能令饥岁成丰年。”后来,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天津的海船也可行驶到朝鲜、日本进行贸易。

  “及到郡城停泊,连樯排比,以每船五十人计之,舵、水人等约在一万上下。”江浙一带的海舶称“北头船”,船体较小,北上时以六艘为一小队,十艘为一大队,一般是六七十艘结伴而行。对于南方海船的北驶,设于天津的户部钞关实行减半的税收政策,由值百抽三降为抽一点五。即便如此,每年的税收量仍很可观。

  海河造就

  北方最大贸易港口和工商业城市

  就城市的空间来说,整个天津南北长,东西狭,夹河而立,主要街道均与海河平行或垂直;市区被海河分割成东、西两个部分,需要依靠桥梁和渡口来联结。城市的中心繁华区,开埠前在海河上游右岸,开埠后随着租界的沿河发展而不断向下延伸,从而奠定了日后天津城市成长的基本格局。由于有海河干流的联结,下游的河口地区逐步得到开发,并成为天津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这也就是今日天津“一根扁担(指海河)挑两头(指中心市区和滨海新区)”的城市格局的由来。

  由于海河与海河水系造成的特殊地理环境,使天津具备了宜集散贸易发展的优越区位和便利条件,所以中心市区的发展始终离不开海河。从天津城厢东部的繁华区以下,沿海河的走向延伸,由于海河上游水深河阔,沿岸修筑了条件良好的停船码头,这为天津发展成为航运中心创造了条件。

  进出口贸易和工商业的发展,又拉动了天津金融业的发展。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著名的外国银行,如汇丰银行、华俄道胜银行、横滨正金银行等等纷纷在天津设立分行。不久,华资银行,如中国通商银行天津分行也出现了。与此同时,天津城市新的繁华区也开始出现。

  例如,中国大戏院是当时华北地区规模最大、设备最新的大戏院,开幕时许多京剧名家来这里连台演出,场场爆满。劝业场附近的光明电影院,则是当时华北地区规模最大、最先进的电影院。这时,梨栈一带除了著名的商场和旅店之外,还集中了近60家剧院、饭馆、舞厅和浴池,每天车水马龙,不分昼夜,这种景象在其他城市是少见的。

  打造一条世界名河

  在解放后50多年的如歌岁月里,广袤、深沉的海河,作为天津城市的项链,一天天地变美;作为天津历史和文化的标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在新世纪,开始了对海河大手笔的综合开发改造——用三到五年的时间,以中心城区为重点,把海河建成独具特色、国际一流的服务型经济带、景观带和文化带;在这个基础上,弘扬海河文化,创建世界名河。

  历史从来是单程的,在流失的背后,人们学会了珍惜。所以改造方案的重点,放在了海河的中心城区段。其实,这一带表现天津传统文明的东西最为集中。从一定的意义上讲,文化就是从氛围中熏陶出来的。置身其中,无论是谁,都会感悟到天津这个亲水城市的悠久历史——如果没有扎实的根,如何能够生长出朝气蓬勃、生机盎然的树来呢?

  从天津老城往下,便是规划中的海河都市消费娱乐区和中央金融商务区了。这里承载着天津百年前的历史,两岸并立着多年的各国租界和中心繁华区。天津之所以有“万国建筑博览会”的雅号,就是因此而得。好在时间是一片透明的流体,一百多年以前,我们确因社会的落后而被人击败过,但我们没有被战胜,我们终于成了胜利者。繁华的往昔,也没有随着历史的烟云而成为过去。充满南欧地中海特色、举世闻名的意大利风情区,形态各异的小洋楼,和寸土寸金的金融、商业街……

  这一切作为海河的结晶,海河的记忆,终于成为人民的财富,成为独具一格的城市风景线。闻名遐迩的劝业场商业区,小白楼商业区和“五大道”居住区,在这片旧租界里,名人名居触目皆是,历史遗存到处可寻。然而无论是谁,置身其中,都不会再有一点点细碎的感伤,因为在眼前滚滚而来的海河之水,将在雄浑壮丽的两岸之间展现。

  美的极致,或在于自然,或在于随性。而天津要建成21世纪生态城市,海河将是最可利用的宝贵自然资源。所以沿着海河再往下,便进入了柳林自然风景区。柳林的对岸是一片具有未来城市形态、未来建筑景观的“智慧城”。智慧是人类思想的升华。“智慧城”将成为以网络技术和智能技术为核心,高产出、高附加值、面向世界、服务全国的现代化产业。应当说,21世纪的天津,要开拓新局面,实现更大发展,不依托海河的服务型经济带是不行的。

  一方面是前程似锦,一方面又是时不我待。与海河形成的漫长历程相比,三五年的时间,不过是短暂的一瞬。可是我们要扮靓海河,却有许许多多的工作要在这短短的时间中付诸实施,像改造海河堤岸,治理海河水体,整治周边环境,建设公共工程,增建跨河桥梁,改善道路交通,恢复游览通航,绿化河滨广场,完善环境景观,以及启动多层次的灯光夜景等等。再假以时日,我们还将把海河的中游段,锻造成生态风景旅游区和以生态能源、信息技术为主的田园式研究发展区;把海河的下游段规划为以港口物流、贸易、加工和以滨海城市中心景观为内容的特色区域。

  不需经过太久的时间,蜿蜒流淌在津沽大地的海河,将作为一条自然之河,动力之河,魅力之河,活力之河,凝聚之河和标志之河,身着国际一流的盛装,向我们款款走来。到那时,人们在这条世界名河的两岸,将会感受到天津春的蓬勃,夏的繁盛,秋的清新,冬的安谧。海河的风,将是最纯净的风;海河的水,将是最明澈的水。你无论流连于哪个景点,都会欣赏到海河的弦外之声,天津的丰韵无穷。你无论驻足在什么地方,都会领略到海河的诱人魅力、天津的跨越腾飞。

  海河,将伴随着天津迈向国际港口大都市而成为世界名河!天津城市的文化品位,将因海河的改造而不断提高;天津城市的光辉形象,将因海河的改造而永远驻足于世界各国人民的心目之中。

  

转自搜狐

我来说两句发短信息
相关连接

  • 《假日100天》各叠简介和新版介绍(07/15 16:52)
  • 回顾:《假日100天》精彩策划(07/15 16:50)
  • 《假日100天》创刊100期 系列活动大奖等着您(07/15 16:47)
  • 《假日100天》介绍(07/15 16:40)
  • 《假日100天》成长日记(07/15 16:39)
  • 假日语录(07/15 16:35)
  • 假日心情就是假日阳光--为《假日100天》创刊写(07/15 16:31)
  • 《假日100天》橙色三部曲(07/15 16:26)
  • 天津《假日100天》推出全国首份香味报纸(07/15 16:24)



  • 新闻自写短信
    赶快把这条新闻浓缩成一条短信,发给你想发的人吧!
    短信内容:
    对方手机: [最多2个] (半角逗号分隔;0.20元/条)
    署  名:
    手  机: 密  码: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  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  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搜狐短信推荐
    · 美少女帅哥哥激情互动
    · 体验新时代的绝对摇滚
    · 迪士尼卡通炫暴你手机
    · 桃花岛烛光红酒惹人醉

    分类广告
    ·4万元入读多伦多大学
    ·留学英国特快
    · 澳洲留学成功再收费
    ·荷兰西班牙留学热招
    ·出国留学新方向泰国
    ·◆留学移民信息库◆
    ·专业加拿大投资移民
    ·热点推荐免费上学
    ·英国留学精品首选
    ·热点留学天堂加拿大
    ·颈总动脉注射治癫痫
    ·治愈牛皮癣白癜风
    ·征服人间顽疾糖尿病

    搜狐商城
    ·央视热播大染坊
    ·韩剧美丽的日子
    ·83版<射雕>3折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新闻中心24小时值班电话:010-65102160 转6288;客户服务热线:87710088
    Copyright ©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