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传媒频道 > 传媒活动 > 第五届中国传媒创新年会-《传媒》杂志社主办

陈朝华:定位城市杂志 挖掘主流人群价值观

来源:搜狐传媒
2010年05月09日10:41

  专访《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

  《南都周刊》总编辑 陈朝华

  主持人:非常欢迎陈总来到《传媒》杂志和搜狐联合访谈间,这次传媒创新年会,主题也是创新新格局,《南都周刊》在2010年有什么样的一些计划?创新方面有些什么做法?

  陈朝华:我觉得创新无处不在,对我们传统媒体来说,内容出品的创新是永恒的主题,在保证最基本的质量基础之上,不断超越自我,独特的选题,与众不同的角度,以及呈现方式与表达方式上的自我突破。现在很多人都在谈创新,特别是传统媒体的一些同行,面对以你们为代表的网络媒体,觉得你们是越来越主流,而我们越来越被边缘化,很多人开始郁闷,觉得自己的发展前景黯淡,于是大谈创新,否则就没有未来,我觉得这其实有点杞人忧天。不管如何创新,坚持自己的个性是最重要的。整天说创新,然后自己本身的一些特点慢慢被磨灭,自我迷失,那很可悲很可怕。真正的创新肯定是有价值的,但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检验,这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

  我觉得在别人大谈创新的时候,我们南都周刊反而要有所坚持,我们在09年彻底改版,完全杂志化操作,就是一个很大的创新与跨越。我们原来卖三块钱,现在一下子卖到了八块钱,从本儿报形态到现在彻底杂志化,我们找对了科学发展的路子,就不能再轻易改变了。南都周刊在过去几年几乎是一年一变,为了适应市场,为了适应客户,为了适应想象中的目标读者,改来改去,面目全非,在这方面,我们是有教训的。所以我只能说,创新是我们一种内在的精神追求,在今年,我更强调在内容系统这一块体现独特的锐利与锋芒,在别人大谈创新的时候,我只想老老实实把内容做得更地道,更有阅读期待。

  主持人:《南都周刊》上面写了中国新锐高端城市杂志,现在在时尚这方面报道管制稍微少一点,发挥空间比较大,像这种时政新闻类的报道,这种杂志您怎么看现在的竞争状况和格局?

  陈朝华:我们实际上是两刊。南都娱乐周刊,我们现在有点底气喊出“中国娱乐第一刊”的口号,我们强调原创性,以国内娱乐产业链上相关的人和事作为深度挖掘对象,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只有南都娱乐周刊做得比较好。而关于南都周刊,我突出了“新闻性城市杂志”的定位,为什么会考虑这样一个定位,因为中国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城市化,城市化发展过程中产生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他们生活品质提高之后,他的兴趣爱好、身心健康和利益诉求,需要有一个自己认可的指向物来呈现,来识别身份归属,找到一种能体现他们气质与品位的杂志,在他们生活中是非常需要的。而在中国现有的媒体环境里面,真正做时政类的新闻杂志其实是不存在的,现在所谓时政类的杂志其实也是伪时政,所以我们更愿意把自己定位为有一定新闻性的城市杂志。我研究过一些国外做得比较好的媒体公司,我个人比较看好纽约杂志,他们把纽约这个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作为核心审视对象,报道主流人群的价值观以及他们所关注一些社会热点事件背后逻辑关系的深度诠释与挖掘,同时还有最新的时尚生活方式,最新的潮流资讯,以及经济领域最新的一些动向,还有一些财富故事和名人专访,更关键是所有的一切都与推进社会进步与呈现多元生活有关,而且有一个可读性非常强的文本,我在改造南都周刊的时候,重点参照的对象,就是纽约杂志。我觉得我们每期能推出一个中层阶层比较感兴趣的话题性、现象性或者事件性的深度调查,加上一两个有热度的新闻观察,一个比较丰满的人物报道,一个有启发性的财富故事,那么我们杂志就能够在读者生活中停留一段时间了,拼突发新闻、拼所谓的时政报道,不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要有自知之明。

  主持人:您平时自己看什么样的杂志?或者书?您自己阅读的习惯?

  陈朝华:我以前看过的杂志像三联生活周刊,还有我们集团的南方人物周刊。还有我们09年3月份改为杂志形态的南都周刊,哈哈。现在我关注的还是这几份杂志。我个人一直自费订阅的杂志,有《读书》,《随笔》,然后《花城》《收获》等文学类杂志也会看一点。

  主持人:因为我们知道南方都市报它是在跟新媒体融合方面有特别多的想法,我想知道在《南都娱乐周刊》在这方面有没有做一些举动?

  陈朝华:这两年发现无论是《南都周刊》,还是《南都娱乐周刊》,我们的深度报道在网络上的传播是非常厉害的,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如何跟比较主流的新媒体公司合作,挖掘我们这些原创性报道、深度报道的在网络传播里面的长尾价值,我们希望南都周刊的出品,读者是愿意微支付来读的。特别是移动终端这一块,我觉得将来微收费的前景是最广阔的。在iphone等移动终端上做阅读器、推出手机杂志等,我们都在尝试,包括我们自己的网站,我们想做成会员制的、收费阅读的,我知道要做起来很难,有像搜狐这样的大门户提供那么多免费的内容,让读者改变免费习惯是很难的。但如果我们调整心态,不追求那么大的点击和流量,我觉得还是会有一些忠实用户会选择我们的,因为在我们这里有他们想看到的独特的内容,当然,前提大家要有比较强的支持知识产权的意识,特别是网络。我最近在微博上骂了很多报纸、杂志,还一些网站,他们没经我们授权,没有任何合作协议,随意转摘甚至抄袭我们的独家报道、深度报道,对我们杂志的零售,对我们品牌在网络上的扩展,还是造成很大的影响的,这些障碍不清楚,读者很容易在网络上免费读到我们的出品,他们为何还要再花钱去看我们的内容?所以,传统杂志怎样在网络上延续品牌影响,甚至反过来促进我们纸质媒体的销售,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大课题。我的理解,网络只是一中工具,融合,一定要保证品牌独立,一定要体现出内容有价,否则,我们还是在走免费为他人做嫁衣的老路,绝对支撑不了多久。另外我也在想,云计算之后,将来肯定有更新的技术更方便的服务工具支持有价值的内容进行微收费,比如现在的汉王,还有IPAD等,我的态度是,只要你尊重我,跟我签正规的协议,那么我可以跟你一起来探索新的盈利可能性,甚至把版权给你,甚至投入我们现有的资源帮你做一些推广都没问题,因为现在除了短信,手机报,很多传统媒体在对接新媒体过程中都没有找到挣钱的方向,我们作为有吸引力有一定权威性的内容生产商,也有责任去支持各种新赢利模式的探索,不能急功近利,而是要着眼未来。虽然说新媒体是大势所趋,但我认为新媒体的新只能是载体的新、技术的新、传播接受方式的新,没有核心内容,所谓的新媒体就只是一个空架子。所以我坚持认为,保持内容的唯一性和独特性,是我们在新媒体时代的立足之本,过去说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现在,你一定要让让其他人感觉到这是你的体温和呼吸,这是你的微笑,这是你的价值观,这是你独特的品牌形象,打造出鲜明的网络人格系统和独特的被识别的系统,你才能在新媒体时代具备融合的资本,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新的生存发展空间。

  主持人:推荐一本您在读的,或者您觉得不错的书。搜狐有传媒频道,我们有一个栏目叫做我们总编荐书,您觉得不错值得一读的书都可以。

  陈朝华:我读的书很杂。我随手翻看的都是一些朋友推荐的书,最近我正在看《操控》,写整个世界足坛的,还没看完,这本书告诉我整个足球世界都不是很干净,几乎所有的足球比赛都有赌球集团在操控,而幕后的幕后,真正的黑手是亚洲人,亚洲人操纵了整个几大足球联赛,很有趣,很意外,我就把它当小说来读。

  主持人:谁写的?

  陈朝华:是国外一个体育记者写的,他调查了很多年。我还在看一本《超爆魔鬼经济学》,我觉得非常有趣,以前还有一本魔鬼经济学,作者看待问题的很多角度,同样的生活细节,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往往非常新奇,对启发你个人的逆向思维和扩散思维是非常有帮助的。我自己空闲时间看文学类的书比较多,因为文化圈的朋友比较多,他们送来的书和杂志,多多少少都要翻一翻了解了解。如果有更多的时间,我希望能重读各类经典作品,现在读跟比较前,收获肯定不一样的。我一直在读但一直读不完的一本书是《存在与虚无》,而一些比较偏门的明清笔记,我也特别喜欢。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潘达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