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频道 > 总编荐书

看看真实的司徒雷登——读《在华五十年》

来源:搜狐传媒
2011年04月28日14:46

    除了旧燕京大学的人,恐怕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了解的司徒雷登就是由毛泽东的一篇《别了 司徒雷登》形成的概念。这个帝国主义的在华代理人,他的所思所感,我们其实相知寥寥。

    司徒雷登的自传回忆录《在华五十年》跟我们见面晚了几十年,也使得我们对他的形象模糊了几十年。现在影像清晰了,我们看到了一个清晰的司徒雷登。

    译者常江对司徒雷登的评价是中肯的:“作为传教士和教育家的司徒雷登,并不适宜做外交官”。

    尽管司徒雷登比其他美国人更了解中国,更深爱中国,尽管他有一副悲天悯人的基督徒胸怀,但是,这一切尚不是做一个复杂局势中两个大国交通员和协调员角色的充分条件。司徒雷登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基督徒,传教和做教育,他极称职,但是这种称职注定他不能成为一个称职的政治外交家。他对中国人的出发点何其善良,他对蒋介石集团的厚望何其误会,他对共产党的认识何其概念化。无论是跟哪个中国党打交道,司徒雷登都像一个遇见兵的秀才一样无措和不得体,结果只能是一场误会,一场悲剧。

    但是,这些都不能抹杀《在华五十年》里万分珍重的历史价值。我们在其中可以清晰地了解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翻天覆地之际,西方诸国的复杂心态和离奇表现。比如,只有中国共产党的盟友苏联将大使馆随国民政府流落南迁到广州,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却在南京留侯中共的到来(当然观望的成分居多,但是苏联老大哥连观望都不观望岂不离奇?)。当中我们更清晰地看到,当时美国的杜鲁门政府尽管对共产主义势力蔓延极其恐慌,但是对国民党的腐败还是毫不留情地宣示厌恶,对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和阳光还是清晰地表达了赞许。如果不是朝鲜发动战争,美国对中国的统一行动基本上会坐视。但是,历史没有如果,事实是中苏过分靠近,朝鲜过分激进,新政权没收美国公民财产的行为使得美国人对新中国过分恐惧……这样,历史的轨迹就大相径庭了。历史有必然的逻辑,同时又充满了偶然性。

    在书的前言部分,我们还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在抗战胜利,国共和平谈判的关键时刻,德高望重的胡适博士以师长的身份,给“昔日的学生”毛泽东发去长长的电报,力劝学生放弃保留军队,并以英国劳动党取缔自己的军队,不留一兵一卒,却在大选中以压倒优势取得政权的经典案例来论证放弃枪杆子的可行性。结果是不难预料的:“时至今日我仍未收到他的任何回复”。再大的大师在政治面前仍是一个秀才。

文章源自:时代商报 总编辑 郝华忠

(责任编辑:李鹏)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