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频道 > 口述传媒

网络时代的梦想杂志《文艺生活周刊》

来源:搜狐传媒
2011年07月13日10:43
一本通过网络发布的免费杂志,一支由100多志愿者组成的工作团队……独立杂志《文艺生活周刊》刚刚度过了自己一周岁的生日。自主印刷的独特方式,不曾相识的人们相互帮助,这本有爱的杂志采访到了胡军、邀请到了有待的专栏,收获超高的人气。

一本凭借梦想的杂志如何从零起家,独立杂志在网络中能走多远?

快来倾听《文艺生活周刊》主编米拉拉、志愿者曹真讲述"网络时代的梦想杂志"。

主持人:欢迎大家关注搜狐口述传媒,我是今天的主持人闵然。
    由志愿者组成的工作团队,依托网络进行免费的发布。互联网给我们带来如此多便利,也给我们带来了一本杂志的更多可能。
    今天我们就有幸请到了这样一本独立杂志《文艺生活周刊》的主编米拉拉和志愿者曹真,来和我们聊聊网络时代的杂志和他们的故事。
    您好米拉拉,您好曹真。
    我们先祝贺一下,从2010年6月到现在,马上《文艺生活周刊》就要一岁了,首先先提前表示一下我们对杂志周岁生日的祝贺。
    我们先来谈谈《文艺生活周刊》的新动向,最近做了一次幅度很大的改版,从资讯类杂志变成更侧重意见了,为什么要要进行这样一次改版?
米拉拉:我们在过去的十个月当中,一直都是每周四出刊,当时叫报,主要以资讯为主,也有一些评论,从5月份开始我们改成了刊,为了增加阅读的深度,从周期来讲,我们改成了半月刊。从资讯的内容更多是以原创内容为主,专栏、评论这方面的讨论为主。
主持人:为什么做这样的改变呢?
米拉拉:还是想增加深度阅读,资讯它的价值并不是很大,网络很发达,资讯很容易获取,我们资讯为了主要从海量资讯当中选取有价值或者比较优质的资讯来推荐,更多引入到文艺事件文艺话题本身当中进行讨论。
主持人:《文艺生活周刊》本身我也关注了很久,从个人感受来说,这真是一本很有爱的杂志。大量由志愿者提供的内容,通过网络免费传播,充满文艺范儿。是什么机缘使您有了创办这样一份独立杂志的想法呢?
米拉拉:从创始其实不是为了想做杂志而做杂志,我当时的目的非常的纯粹,为了想让更多的人去分享到城市里很多得天独厚的文艺的环境,能够在这种气氛当中能够找到更多精神层面上的快乐,所以其实很单纯也没有想到它能做成一本杂志,最开始以资讯为主,我会让我的志愿者我们一起来看每期推荐的30个,40个活动当中哪些是最有价值的,我们就把它摘出来。到后期的话,初衷其实是这个,杂志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也是我没有想到的。
主持人:曹真作为杂志重要的志愿者,参与了很多杂志的运作过程。怎么想到加入这个团队当中来?
曹真:我当时在国内,我不知道我清楚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试试看,我本身对志愿者工作比较感兴趣,无论它是什么性质的志愿者。
主持人:您觉得对这本杂志当时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儿?
曹真:我对音乐比较感兴趣,因为招音乐编辑我就去了。
米拉拉:她是执行主编,是我最得力的干将。
主持人:最初的给过这本杂志什么目标和设想没有?
米拉拉:从来没有过,我不是学传媒的,等于这是一个跨界,我对文艺东西能够激起我的激情,对于做杂志做成什么样,没有任何想法,但是现在必须要有想法了,要对广大读者,还有我的志愿者负责。
主持人:现在对于杂志定位,内容选择上如何做选择的?
曹真:基本上是大学生为主,还有一些白领,年龄段来讲差不多18—35岁左右。
米拉拉:我们没有跟我们团队进行具体沟通过,作为一个传媒杂志,我觉得好像市场的调研不是有特别大的作用,我们现在的感觉是什么?是比较这部分年轻人20岁到30岁之间定为青年人,稍微成熟一点,有文化内涵,很热爱生活的人,热爱生活的人不排斥带有思想性,又让人享受生活的感觉,所以应该是比较成熟,有一点文化内涵的年轻人,以及对文艺怀有好感的中年人。
主持人:内容来讲有特别限定吗?
米拉拉:我们很大原则,希望这里面所有的内容都很纯粹,我们不太希望这个里面将来会出现软广告,软文的情况。可能从名利角度来讲,可能是很大的弊端,但是我们可能尽可能做到它的内容纯粹性,真正是好东西,我们才会去研究,才去探讨。不好的,我们希望表达出我们态度来。
主持人:从2010年6月到现在快传看一周年了,过程还算顺利吗?
米拉拉:很艰辛,做杂志肯定要有艰辛的过程,我觉得挺幸运的,除了我的志愿者给我最大的帮助之外,在这条路上还有很多一直鼓励我的很多朋友,不是志愿者,每次在我稍微犹豫的时候,就开始给我更多的鼓励。所以其实我挺吃这一套的。
主持人:曹真呢在这里工作的感觉还顺利开心吗?
米拉拉:我们坚持下来,因为这个团队特别有爱,无论你做怎么样,别人还是有鼓励还有支持。
主持人:我看卷首语上是曹真做的卷首语。可能在前几年,我们很难想像有一本像《文艺生活周刊》这样的杂志。 在网络上发布和推广。像这样一本杂志为什么选择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呈现呢?
米拉拉:我一开始没有打算用它来盈利,一开始我们的定位是非营利性质的,公益的性质的,肯定网络成本更低,而且环保,这算是一个借口吗?
主持人:周刊一直在推广,最近好像还有ipad客户端,现在主要推广渠道有哪些?
米拉拉:网络渠道,线下渠道,网络渠道主要通过微博播报,其实我们每一次去招募志愿者的时候,包括每次去做某一项活动的时候,都会吸引一大批读者。如果说线下的话,我们有剧社、读书会。我们同时会策划一些活动,将来我们可能有一个很大的,因为杂志本身来讲是一个平台,杂志背后的资源是某一个媒体最重要一块东西,利用背后的资源,我们可能会去做很多活动的策划或者执行,这方面应该是对我们宣传有很大的帮助。
主持人:周刊其实发布方式还是很特别的,与一般的电子刊物不同,读者不仅可以下载PDF版本来阅读,还可以根据需要打印成实体杂志形式。这是怎么考虑的呢?
米拉拉:我们主创之一现在在成都,他也是我们美术总监,因为这是他的一个功劳,他实际上一直在研究这个东西,怎么把一个书或者杂志在网络上去发布,他会很享受舒适阅读的感觉。你到网上点我们杂志是会有翻书的感觉。同时它不是简单的电子杂志的那种软件,我们用的是indesign,我们招美编很不容易,我们坚持这种两手准备,可以电子版的,可以实体化的时候也可以马上实体化。
主持人:你们美编斑马森林。
米拉拉:那是他最早的公司,但是公司没有做下去。
主持人:类似于实体化的方式,这本杂志的发展和能够推广到什么程度?其他的杂志会采取这种方式的可能吗?
米拉拉:这其实跟网络用哪种电子杂志的方式没有太大区别。其实我自己研究的其他大量的电子杂志的制作软件,那个内容大部分以读为主,可能配一些小小的多媒体,会有配音乐,可能会有视频,其实这种互动是非常好的。但是它定位在电子杂志,它就是一个网络产品。我们实际上希望电子杂志只是一个铺垫,所以我们杂志不是特别适合网络阅读,我自己认为,因为它不是以图片为主,是以深度阅读文字为主。我认为这是一个趋势,电子化阅读是一个趋势,现在矛盾电子化阅读还是以浅度阅读为主,可能大家不愿意在网络上看那么多字,所以每次打印成实体小刊物的时候,大家都很喜欢,所以什么时候实体化,我也期待这一天。
主持人:对于很多在网络上做杂志的人来说都是很有启发性的。您认为像《文艺生活周刊》这样依靠网络这个平台发展的杂志的未来怎么看?不管对于周刊本身,还是对于以后想走这条路的其他人来说。
米拉拉:我最近得到一个概念你是想做一个电子网站,你想做一个电子的网络媒体,还是想做一个杂志,这是两个概念,如果想做网络媒体,还是多做互动性强的线上线下的活动,尤其网站还是不要以单向阅读为主,还是以互动为主。如果你想把网络作为一个平台,同时线下有这个实体的话,杂志是非常理想化的,跟书店一样很美好很理想化的事情。我不知深浅进来了,但是走到这一步退不下去的话,做杂志很辛苦,想盈利有很多的思考和机遇,应该谨慎,但是它真的很美好。
主持人:等于抱着浪漫主义的想法进到这里面。
米拉拉:但是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的,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更多的未来现在也不好说。
主持人:以后想更往实体化走,比如内容可能文字多了有实体感觉好一些,还是继续在网络上?
曹真:两种同时运行。
主持人:这本杂志的志愿者团队,我觉得很少有杂志能够做到这一点,曹真是深有体会,当时通过什么渠道知道这件事情的?
曹真:我是在豆瓣上看到了招募,现在新志愿者也是通过豆瓣上获得信息,加QQ群什么的继续发展。
主持人:现在作为一名志愿者的工作主要有哪些?
曹真:每个人的工作是不一样的。因为我现在主要负责是志愿者分配,还有一部分杂志内容的编辑,其他的志愿者每个人都不一样。
米拉拉:最早的时候,我们志愿者,我一开始做杂志的时候没有想到要招志愿者,没有想过找合作方,就是自己来做。志愿者我也没有接受,有一个空心外放的话他主动给我发了豆油,他想做什么什么,他是学中文的,毕了业想找工作,他说没有费用的,他说没有费用我也愿意,我就很惊讶,后来就聊的非常好,他成为我的第一个志愿者,我觉得这种模式很好,我尝试着招募一下,当时在豆瓣反响特别大,我认为反响很大,我们的志愿者还都特别的第一二波的志愿者非常好,我很幸运,每遇到一个志愿者,我觉得他们质量都很高,这个质量我们招募志愿者三个重要的原则,一是人品非常好,都是一类人非常热爱这个生活,热爱这个集体,很无私。二是希望要很热情,对文艺生活要很热情,他只有热情才有好奇心,才愿意付出。三是希望他很负责。从负责来讲,我们曹真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志愿者,而且她能力很强,她就是做执行主编的料。
主持人:把支援者这块工作当做自己生活中很重要一部分了,你觉得这件事情给你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米拉拉:没时间睡觉了,开始熬夜了。
曹真:有一个集体,你可以进入到一个集体,从大学毕业进入一个工作岗位,跟这个干的不一样,你平时可能比较利益方面的关系,但是这里大家纯粹像朋友一样的相处,但是各自还有有各自的责任,感觉跟一般的集体不一样。
米拉拉:大家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归属感的地方。有一段地方不见就会想念对方。
主持人:现在一百多人的团队,来源或者是?
曹真:差不多一半是大学生,另一半是25—30岁左右的白领或者工作人员,各个行业都有。
主持人:大部分通过网络进行招募?
曹真:还有我们认识的一些朋友,他们觉得这个组织不错就进来了口口相传。
米拉拉:我是学管理的,我们这个杂志不像那种很管理性很强的,好像不是很专业的团队,但是我反而觉得在这种气氛下更适合做文艺类的杂志,而且实际上对志愿者的话,我管理还是挺严格的,我对他们要求非常严格的。我老管他们叫孩子,就是很小的孩子,比我小很多岁,我和他同岁,我们大部分志愿者22、23岁,24、25岁,还有90后,我觉得他们非常成熟,非常有责任心,而且很宽容。他们没有觉得我是支援者你没有权利管我,没有权利支持我做什么事情,他们都是很懂事的,我真的很开心。
主持人:具体的运作模式是怎样的?
曹真:你指招募过程?
主持人:招募以及招募过来以后,要不要做培训以及后期的管理?
曹真:我们内部划分非常明细,记者就是负责记者,写评论就是写评论,大家先进行汇集到一起,我进行初步的分类,分到下一层,他们有各自的考核标准,根据你的专业、兴趣。
主持人:因为这本杂志对内容质量管理很重要的一部分,我每次看你们杂志的时候都有一种感觉,这个杂志太专业了,非常不像大家自发在网络上去做的,因为视觉效果比多在市面上出售的还要好,怎样保证这个质量的?
米拉拉:美编来讲是很资深的美编,他很辛苦,他经常通宵通宵熬夜,我非常谢谢美编,美编是成都人叫原野。我觉得现在网络很强大,可以做任何事情,也算是低成本的运作。内容上来讲,我们都不是很专业,我觉得做杂志来讲,专业不是唯一的标准,我觉得热情或者我们够不够努力这是最大的因素。
曹真:不是同一个专业的看的更广一些。
米拉拉:我觉得跨界反而做的更好,这是我感觉更深一点。我觉得质量还有待提高,但是我很幸运请到一些很好专栏作者,他们自己写作水平和对文艺触角很敏锐的,我觉得功劳应该归于他们。
主持人:从2010年到现在进行的四期志愿者招募,到现在还会发展下去吗?
曹真:现在开始第一次尝试全国招募,瞬间就爆满了
米拉拉:每次招募非常多,我们群装不下只能进行筛选。
曹真:人越来越精,数量不一定越来越多。
米拉拉:对于杂志社来讲,我们核心很辛苦了,因为大家磨合很好,都没有问题。下面志愿者,其他几十上百个志愿者更多要靠缘分和大家的磨合,真正磨合好的,我们也希望团队越来越壮大,我觉得精还是第一位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都感到非常惊奇,原本大家对网络认识,如果我们单纯通过互联网来组织干一件事情,甚至像你们刚才说的都没有真实面对面,觉得这件事情会很松散,这是大家原来对于网络的印象,现在比如说像wiki这样的技术,你觉得通过你们的亲身实践这种模式可以被广泛的推广开来吗?
米拉拉:做成这个模式,你首先要很无知,知道太多,反而做事情会畏首畏尾,找到一个适合团队的模式去磨合去碰,我真的很幸运碰到她,我跟她在网络上沟通八个月,她当时在比利时,我在北京。我们之间没有见过隔着这么远,我们是八个月之后见了第一次面,见了之后很熟悉,没有什么问题。我觉得真的要懂一点管理,不可能很松散,自己本身也不能很松散,做事情看似很乱,但是很有条理。
主持人:如果有年轻人想办类似的事业,采用网络上招募,作为过来人有什么可以给他们提的意见吗?
曹真:招募需谨慎,不一定碰到什么样的人,可能比我们运气还好,但是也不一定。
米拉拉:志愿者这三个字怎么理解,我们对于志愿者的概念,很多人都会误解,以为免费使用劳动力。如果你是这样一个感觉的话,你的志愿者只能是很流水,所谓的志愿者我一直在想,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够成为在《文艺生活周刊》里面,不仅得到归属感和团队的感觉,我觉得每个人都能够有所成长和收获,这个收获我可能暂时没有办法给他们金钱的回报,但是我希望他们找到自己的快乐或者潜力,或者将来想从事媒体这一行的,希望他们真正有实践经验的积累。我觉得抱着心态的话,时间久了,大家会有心灵相通的感觉,就会互相信任,需要沟通,需要真正的心灵传导。
主持人:曹真已经做到执行主编,想对我们志愿者说什么?
曹真:不要担心自己什么都不会,大家一开始都不太懂,但是会有人跟你一起走,但是要有责任心。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在这方面比较弱一点,需要培养。
米拉拉:要持之以恒,在大家锻炼都是一个坚持,我的志愿者可能中途想放弃了,我就会跟谈谈,我觉得他是很好的苗子,我就会跟他谈,很多事情需要互相鼓励,互相拉着一把的。有的时候我真是特别累了,去年某一个时间特别累,压力特别大,我跟曹真说我不想干了,不想管了。曹真没有马上说去鼓励我你不能不干,这么多人跟着你,我们坚持这么久了,他会说你去休息休息,没关系我们会继续做,等你休息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做。我觉得真的挺好的,大家需要互相鼓励和拉扯。
主持人:简直像梦一样把杂志办起来了。到现在周刊马上一周岁了,大家对周刊未来有更多的打算,今年4月份正式注册公司,是不是意味着将来商业上有考虑?
米拉拉:我要说没考虑的话,肯定很多人会失望,肯定有考虑,我希望有这个良性的运转,其实非盈利要建在盈利基础上,我们还是希望杂志质量要上去的话,因为地基打好了,质量往上走要有更多更专业的人才进来,我们还有很多资源去拓展,我觉得盈利肯定要去考虑的。注册公司,注册的时候也没想好怎么盈利的,我还是很挺幸运的,一步一步都有起色,具体未来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抱一个美好的心态,我觉得未来一定很美好。
主持人:很多年轻人投入到网络实现自己的梦想,投入杂志这方面,你觉得未来前景光明吗?
米拉拉:坦白讲还是先苦几年,我之所以能做起来,是因为我有一些年的管理经验,真的需要管理。而且我花的是以前的积蓄,所以你要先攒积蓄。如果你刚毕业做这本杂志的话,你长时间一年赚不到钱的话,你一定会着急,着急的话一定会妥协或者会放弃,这是必然的。我之所以淡定做到现在,我还好,我还可以生活下去,而且还没有那么艰苦,先积蓄,先积累。
主持人:对于类似这样的杂志,如果想要进行良性的运转,还需要做哪些准备?或者未来有什么打算?
米拉拉:想好你的定位,如果说做杂志来看的话,我觉得不要太多去模仿别人,很多事情这个时代是需要个性化的,不需要你懂很多东西,你想要做就去做,你觉得你有这个前景,你觉得自己能够坚持下去,而且能够坚持几年的话,你就去做,找到自己的个性所在,找到自己为什么做这件事情的原动力就好了,千万不要模仿别人,我觉得杂志细分化好一点,做综合类的,你凭什么能够做,凭什么超越或者争取自己的读者群。
主持人:杂志还会继续在网络平台吗?如果比较细分的市场,又不是非常商业化运作的话,网络还是更适合生存?
米拉拉:网络找不好盈利点的话,同样可以倒下的。做哪方面盈利模式肯定要找的,其实这个事情不是网络和纸质的问题,关键是怎么整合你的资源,这里面有许多故事,需要智慧、经验积累、运气。做杂志的话,你的人脉行业资源特别重要的。我们执行力要非常强,我们做这本杂志的时候,我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的人,我们团队都是没有任何资源的人。包括我们第一位采访者是胡军,胡军是我们志愿者帮助约到的,是国家大剧院的志愿者。一开始很稚嫩的时候,只能用这种方式,包括很多时候不要怕约到一个专栏,或者越到一个很有名气的人,我们害怕跟他讲,不用害怕,顶多会被拒绝,拒绝几次就习惯了,但是很多人被我们打动,被我们杂志很纯粹的东西所打动,珍惜每一次采访机会跟被访者建立很好的关系,我觉得这样的资源是要很敏锐的捕捉到。多利用网络的平台我们叫"勾搭",各种"勾搭","勾搭"一切跟我们杂志气味相投的人。
主持人:曾经"勾搭"多很重要的资源是马?
米拉拉:很多了,如果这个杂志没有这些资源的话,光有很好的文笔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主持人:最后咱们谈一谈对这本杂志未来的希望和期许吧?
曹真:前几天还在吃饭,我会在这里干一辈子。
米拉拉:我压力好大。
曹真:跟你一块走,我们没有非常明确的方向,但是杂志会怎么样,但是我们这些人会在一起。
米拉拉:可能将来不做杂志,可能会做跟杂志相关的内容,可能会做一些公关活动什么的,但是杂志永远是我们平台。这个杂志本身上所有的东西,这些字的背后会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做,对于它的期许和希望来讲。我希望让大家都不后悔吧,能够加入我们这个组织,因为这些志愿者付出的热情和坚持努力太珍贵了,我不希望将来有一天我杂志做不好,让他们很失望,将来就不会付出任何事情给任何组织了。我希望能够让帮助我参与我其中的人都不后悔,可能就达到我的目的了。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这本杂志能够长久办下去,提供给我们这么多优质方面的文艺方面的资讯和意见,今天非常谢谢米拉拉和曹真能够做客我们这里,谢谢!
米拉拉:谢谢!
曹真:谢谢!

主持人:谈谈咱们办杂志的时候有没有有意思的经历?
曹真:我讲讲我过生日,我过生日的时候不在国内,当时大家都聚到一起,我是第一个人集体为我办生日,以后就有了这个习惯。因为我有时差的原因,最开始没有收到,第二天就是铺天盖地都是对我的祝福。
米拉拉:他的网民改成路痴生日快乐,所有王名都改成路痴生日快乐。
曹真:但是我没有在他们身边,但是温暖是一样的。
米拉拉:我们志愿者还是有福利的,我们还是有很多话剧、音乐,可以现场提供给大家免费票去看的,经常会在一起聚,会很开心。但是曹真在比利时,但是什么福利享受不到,但是我们每次聚会的时候都会为路痴干一杯,然后把她PS上去。我的生日非常让我惊讶的,我特别忙,可能也没有想到过,我是一个特别害怕过生日的人,我也没想到我的生日会被大家这样去过,之前真的非常风平浪静,我过生日的时候,没有任何人透露一点生日的信息,我是11月6号过生日,我生日之前有一个杂志叫艺术剧社,当时11月5号的时候,我那天迟到了,我最大毛病是爱迟到,我迟到的时候,剧社社长给我打电话,我说先开始吧。我们位于方家胡同里面热力猫俱乐部,进了热力猫俱乐部,大家开始一人拿着一个单子围成一圈,有二三十人左右,围着一全,大家一人拿着一张纸开始唱歌,那个歌我进去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他们干吗,念台词还是干吗,越来越不对劲,后来好像跟我生日有关,每个人表情很淡定,都很开心的朗诵,我当时特别感动。我当时就说我上一次过生日就是我18岁,真的过了十年之后又是这样的一个状况。一圈人都在讲祝我生日快乐,这个歌曲到最后我也没有拿到词,我觉得这个词编的特别好,他们临时编出来,每个人分配,真是齐心协力的感觉,完了之后一个大蛋糕送上来,每个人送我礼物,我就跟每个人拥抱,很开心,后来剧社的活动,很多人专门为了我的生日赶过来一下,可能还有别的事情,从很远的地方,从海淀、上地、北苑那些地方赶过来,还有的人发烧赶过来。还有的人找到我的博客,把我的博客做成很厚的书,我每篇在成都美编,他压力其实很大了,但是他还通宵赶出我的博客设计。我真的特别感动,我想做过我的博客,把我的博客做成一本书,我感觉压力太大了。她是一个起头者对吧?
曹真:我忘了,我干什么的。但是我们是分工的,尽量不让你知道。
米拉拉:我后来生日前几天不知道的时候,甚至还在责怪他们其中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你这个稿子不写,因为什么事,好像最近工作怠慢了,有点不高兴,后来才知道她帮我这件事情,我后来特别歉疚,后来他们送给我一张光盘,第二天的时候在家里把光盘放在电脑里,戴上耳机听,之后半个小时眼泪一直往下掉。我们有一个网络电视台的合作方,他们用了半个小时核心志愿者对我的祝福说的话,录在半个小时里面,做成光盘在网络里面放,对我各种祝福和表达,我就不行了。真的是很有爱的集体,后来我觉得好像我真的付出了这一切的努力真的很值得,其实这个团队,他们对我的表达是很认真,很真诚的。他们没有理由说去讨好我或者我是一个组织,真的是一个公司,我是一个老板,他们怎么去讨好我,升职加薪没有他们,他们真的很爱我,很爱这个集体。

(责任编辑:李鹏)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