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频道 > 口述传媒

《中国铝业报》副总编周志懿:做有良心的传媒人

2011年11月11日15:42
来源:搜狐传媒
《中国铝业报》副总编周志懿先生应邀来到搜狐传媒会客厅 李鹏/摄影
《中国铝业报》副总编周志懿先生应邀来到搜狐传媒会客厅 李鹏/摄影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走进搜狐传媒人物访谈,今天来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传媒业界都非常熟悉的周志懿老师。欢迎您。周总,能和我们分享一下近半年来您在《中国铝业报》的工作心得和体会吗?

  周志懿:非常高兴来到搜狐接受访谈。我既在都市类媒体工作过,又在专业类媒体工作过,而现在又进入了一个企业行业媒体。感谢大家的关心和关注。现在我工作的《中国铝业报》,是中央重点管理的骨干企业的机关报。这个报纸跟以往我服务的媒体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虽然同样在传统媒体,但比较起来,企业媒体和其他媒体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企业的报纸首先要立足企业,然后要服务于企业。当然,如果要在业界办出有影响力的媒体,还得跳出企业。符合我原来提出的一个观点,就是“跳出媒体办媒体”的观点和思路。

  第二,我发现现在企业,特别是在国际上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也非常需要以新闻的形式,借助平台和载体来发出声音、统一思想、融入社会、推介平台。这是很有必要的。

  第三,我意识到,任何企业组织如果没有强大的官方传播机构,就意味着有可能失去话语权。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奥运火炬在欧洲传递的时候,当时西方媒体一片哗然,对国内的情况指指点点。当时国内的媒体也在据理力争,但是从中西方媒体的力量对比来看,西方的一些声音明显占优势。这说明强大的媒体占有话语权。这个例子也给我们一个指导,任何组织和声音,特别是央企,没有强大的官方媒体平台的建设,我们就在传播中很可能处于被动的境地。所以现在《中国铝业报》也是中国铝业公司为了适应新的社会形势,建设主流官方传播平台的重大举措。现在,《中国铝业报》在今年六月进行了一次比较大的改版,紧跟中国铝业公司党组的意图,服务中国铝业公司的发展,应该说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和很好的作用,当然我们继续在努力。

  主持人:您之前在《传媒》杂志担任常务副社长的时候,将杂志做的有声有色,还提出了“跳出媒体办媒体”的观点。现在调入《中国铝业报》是不是对老本行还继续有研究呢?

  周志懿:那是肯定的。因为我从事媒体工作已经有十多年,传媒这个行业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我的神经随时的在随着传媒行业的变化而跳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和天性了。

  主持人:您现在重点关注哪个领域?

  周志懿:虽然我现在在企业媒体,但是对整个传媒行业的大视角、大趋势、大背景还是关注的,因为企业媒体也属于传媒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媒体人,你不了解媒体的形势和方法,你自己的媒体也有可能落伍。现在我关注的有这样几个大的方面:第一,转企改制。前不久刚刚举行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专门把推动文化大发展作为一个主题,以决定的形式向全党和全社会进行公布。非实政类媒体的改组在今年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也有一个时间表。转企改制会面临哪些现实的困难?推进的情况如何?是真改还是假改?从学术的角度来讲,我会关注这个话题。我的娘家《传媒》杂志最近也进行了改制,整体划归到中国书籍出版社的体系,也衷心祝愿娘家借转企改制的东风越办越好。

  第二,我关注媒体融合中的“化学反应”问题。在传播学理论里面也有这样的理论,当传媒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媒体的形态进一步丰富,媒体会出现同质化的特征。现在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在微博上经常看到全国的都市报头版头条基本上是统一的,甚至大部分标题都一样。他们关注某一个事件,这样客观上造成了一种媒体的同质化现象,某种程度上会导致资源的浪费,也没有体现各个地区、各个媒体自身的特点。大型的传媒集团通过各种不同的媒体形式来传播,但是他们的内容和形式也是一样的。这是化学融合不够的问题,也是一个简单的物理的捆绑,因此,我关注这个话题,如何在国内组建大型传媒集团的过程中,用不同的媒体形式根据不同的传播规律来运作,从而发挥不同的作用。真正达到互相传播补充的作用,形成合力。

  第三,现在重点关注的就是,现在正在配合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做的“传媒社会责任”课题的研究。这是一个新领域,目前还是一个空白点,我正在积极的研究。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王淼)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