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观察 > 2012新闻背后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2012年度记者采访手记——刘志明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郭小荷、杨晨康

  刘志明,1978年出生于河南濮阳,天蝎座。本科经济学,大学毕业后开始做记者。先广州,后北京,曾在《南风窗》、《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南都周刊》、《瞭望东方周刊》、《经济观察报》等媒体做记者,现为《东方周报》主笔。2012年代表新闻作品:《重庆病人》、《青年王立军》。

  主要作品:《重庆病人》、《青年王立军》、《唐山"逃犯副局长"之死》、《杨佳之母王静梅:你怎懂得我伤悲》、《对话程维高》,2011年曾独立调查"723"温州动车事件。

  "你知道万圣书店吗?就在你们学校南门,去万圣谈吧。"

  10月16日晚上,第一次见到记者刘志明。两周前,我微博私信他说要采访,暂定在十一假期后,他最后把采访地点定在了万圣书店。

  我提前到了二十分钟,在书店二楼的咖啡厅找座位。一想到要在这个贺卫方、刘瑜等学者经常聚会的地方采访一个比我大十岁的调查记者,我有点紧张,心里开始犯嘀咕——"看他微博也没那么文艺啊,约在万圣是要谈书谈理想么……"

  我找了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不一会儿,一个带着黑色半框眼镜的长相斯文的人朝我这边走过来。我感觉很意外,一边寒暄打招呼一边打量这个人:穿着红白格子衬衫,外面套一件蓝色休闲西服,牛仔裤,背着一个单肩黑色笔记本电脑包。面色白净,皮肤很好,看不出一点岁月风霜的痕迹,倒是一脸书卷气。

  "你想知道什么?"他喝了一口茶问道。

  "你今年的报道经历,当记者的一些感受和想法之类的。你今年那篇《重庆病人》是王立军出事后媒体的第一篇报道,我想了解你采写过程中的一些故事……"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是王克勤对刘志明2012年2月发出的那篇《重庆病人》的评价,王克勤在他的新浪微博上贴出了文章链接,并称此文为"经典报道"。2月9号,外交部第一次对外表示,王立军曾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此前,微博上已经传言满天飞,但尚无媒体全面报道相关信息,似乎大家都默认:这样的政治敏感事件,是不可能允许媒体插手的。但就在这种观望中,第二天,《经济观察报》刊发了一篇由刘志明和两位同事合写的近五千字的《重庆病人》,梳理了王立军在铁岭、重庆等地的往事。文章发出的当天,《经济观察报》脱销,文章上线后也被大量转载,还有不少网友拍下报纸上传到微博……此后,媒体对王立军的报道开始逐渐增多,并在2012年底达到高潮。

  报道始末

  2012年11月22号,我和杨晨康、摄像小白(杨胤晖)、张嘉运在《东方周报》报社会议室采访刘志明。他找出自己在王立军老家采访期间写的日记、在当地花300元买到的王立军传记《东北虎传奇》和完整版的《青年王立军》资料拿给我们看,一会儿招呼我们坐,一会儿和领导、同事低声解释,"来了几个学生,要做一个采访"。

  我感觉他既想分享又有点紧张,同去的晨康同学则趁刘不注意时和我低声说:"天哪,你不是说他比你大十岁嘛,他怎么看着这么年轻?!"

  刚摆好机位,刘志明突然喊停,出去拿了包面巾纸又坐回来,"我比较容易出汗。"他干笑了两声,"这好像是我第三次面对摄像机,还是不习惯。""对了,我有点咽炎,会过一会儿就咳一咳,这个没关系吧?"

  我后来反省那天的采访,发现自己的一个大失误就是没和摄像提前沟通好,一坐下来并意识到摄影机存在的刘志明比我们闲谈时紧张了一些,我还欠揍地对着镜头来了句:"好了吗?那咱们开始!"

  一上来第一个问题先问的是报道始末。我想尽量先让他从"讲故事"开始,希望这样带入当时的采访过程,既方便梳理逻辑,也能帮他相对轻松地开始叙述……

  "当时因为微博上消息特别多,一直在关注,一直在想,说能不能去做,像这么敏感的内容一般有可能是不能做的。"刘志明略一沉思,开始讲述做《重庆病人》报道的始末。

  他在万圣聊天那晚告诉我,当时他观望这个事情已经有段时间了,因为他09年在《瞭望东方周刊》工作时,曾写过一篇《打黑局长王立军》报道,所以"对王立军和重庆那边的事情有一定了解了,完成这样一篇报道,应该是没问题的",在和《经济观察报》深度报道部负责人王克勤交流后,后者也鼓励他"去做吧",于是,刘志明和同事们兵分三路,一个在重庆搜集资料,一个在北京等最新情况,他则马上去了王立军发迹的地方——辽宁铁岭。

  问: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操作的?

  "时间很紧嘛,2月8号,晚上,我从北京坐火车去沈阳,再从沈阳坐动车去铁岭,我记得是上午十点,十点多种到的铁岭,然后就开始操作这个采访。我直接去铁法的当时他发迹的一个派出所,叫晓南派出所,然后在那里采访干警、群众……"

  问:为什么选择铁法市的晓南镇作为切入点?

  "因为晓南镇是他履历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他真正开始知名就是晓南镇当派出所副所长开始的,他在那里留下了很多名望,全国优秀警察这个荣誉的获得就是在晓南开始的。"

  一想到面前这个记者带着关于王立军的一串疑问跑到了铁岭,我就格外好奇在那里的人们会怎么面对一个陌生人谈这个话题。他会不会被有关部分阻挠采访,或者被王当地的亲友视为"落井下石"……一想到这些,我在采访提纲里写了下面这个问题——当你去到他发迹的晓南镇的时候,跟人们说你是来采访王立军的,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你还记得他们当时的表情吗?

  "晓南镇我当时去的话,当时有一个老年活动中心,就在晓南派出所的对面。然后我就到活动中心找了一些老人,我一说我是过来了解王立军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说王立军,印象很深啊,都会提到他的一些往事,但是大部分都是对他的一些夸赞。应该说王立军在当地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晓南镇是一个矿区,那里有一个煤矿就叫晓南煤矿,当年是非常非常混乱的地方,治安非常不好,王立军过去以后,手段非常硬嘛,然后力度也非常大,就把一些所谓的坏势力就压下去了。当地老百姓还有矿上的工人都记忆非常深刻。对他也非常感谢吧。"

  刘志明说,他去晓南镇时,发现那里多数人对王立军被调查的新闻一无所知,"可能存在一个新闻传播上的问题吧,那里的老百姓还不知道消息。"而谈及在类似调查报道中如何获得被采访者的信任,刘志明笑了笑说"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容易获得人家信任的吧,长得一脸老实相。"

  离开《经济观察报》

  在万圣第一次预采访时,谈到自己印象最深的调查报道,刘志明说,印象最深的往往都是没有发表出来的。他说,在《重庆病人》报道发出后,他没有直接回京,而是赶到了内蒙古的阿尔山,想寻找更多青年王立军成长阶段的故事,随后写了一篇《青年王立军》,"但那篇文章没有发出来,后来就不好发了。""现在挺多调查记者都转行了,大环境不是很好。"

  刘志明说,2012年,《经济观察报》连着发了几篇"很猛"的调查报道,下半年一篇关于北京暴雨的报道发出后,《经济观察报》被摘了牌子。

  问:"当时网上传言说是因为这篇报道被摘了牌子,但后来又有部门出来辟谣,所以真实情况是?"

  "那篇报道给我们报社惹了大麻烦,你看,现在牌子都没有。"刘志明给我看了他手机里的一张照片——一扇玻璃门上,只有"经观信成"几个大字。

  "经观的深度调查部已经解散了,把我分到了一个区划部,写深度报道,不过我可能会离开吧,还是想做调查报道。"就在我们聊天时,他收到了一个同事的短信,"冯军去《新京报》了,你知道他吗?好像和你差不多年龄。"冯军,就是报道那篇北京暴雨的记者。

  采写《青年王立军》

  一个多月后,当我带着摄像去采访刘志明时,他已经从经观辞职,成了《东方周报》的主笔。这份报纸在2012年的秋天创刊,尚未发行印刷版,总编辑姜军在首次编采会上提出"不撒谎,不抄袭,不敲诈"。一时间,"三不"原则在微博上引起热议。

  而令刘志明开心的是,他原来发不出的那篇《青年王立军》,即将在《东方周报》第一期作为重点文章推出,并在报纸官方微博上预告报道内容。

  刘志明曾说,《重庆病人》赢在发表时间,"但其实很多采写还不够,就先发出来了,现在看,还是很单薄的。如果能把《青年王立军》的东西加进去,就好了。"

  还没接触刘本人时,我曾以为政治新闻多半得是很有人脉的记者才会拿到猛料,但听刘志明讲述自己的采写过程,感觉这更像是一个老实人在用"笨办法",秉持着最基本的原则,慢慢抵达要寻找的故事。

  我问他是怎么找到王立军成长的小镇,又是怎么找到那些和王的生命有过交集的人,他回忆自己的采访过程——"那是我第一次去内蒙古,特别是冬天去,那边气温很低。只有零下三十多度,我就在铁岭买了帽子啊,很多的保暖设施,袜子啊包括一些手套啊什么。我就去了,坐火车,花了好长时间,到那里,然后那个地方非常小,当时那个镇叫伊尔施镇。在去之前,在铁岭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天池镇,我说王立军是不是你们天池人啊,我在网上查信息嘛,只知道他是阿尔山人,不知道他是具体哪个村的。冬天能不能进得去,那时候大雪封山的时候,我确认了一下,镇政府告诉我,的确是我们天池镇的,而且是在林场。在森林公园里的一个林场,叫天池林场,我说,能不能进得去嘛,他说能进得去,然后我就放心了。我就坐火车去了阿尔山,之后我就想到怎么样先到林场里面去嘛,我就包了个车去的,到那以后,果然找到了好多他早年的故事。"

  问:就这么简单?天池镇政府这么轻易就告诉你了?(可能是过去看到了太多地方政府拒绝采访、不待见媒体的报道,刘志明的经历在我看来有点过于"顺利"了。)

  "他就直接告诉我,王是他们那里人。我估计他可能还没看到新闻,觉得自己那里出个名人嘛,也顺便宣传一把。"

  在阿尔山,刘志明采访到了王立军小时候的玩伴、邻居和把他带入警察队伍的王海洲……一个青年王立军的成长过程,得以慢慢还原。

  "像他打老婆耳光的细节,就是我在他们一个村民家,看着他们打麻将,他们玩着玩着就说出来了。"

  多数时间在沉默

  2012年12月初,我和摄像杨帆万里拿着"公款"去重庆采访刘志明。此前,刘志明先于我们一周到达,说至少会呆个几周,"挖掘更多打黑的报道"。

  在飞机上,我和杨帆一边看片子一边讨论刘志明的性格特点,一致认为这是一个话不多、既谨慎又内敛的人。"那你得逼他,甚至拿一些他报道中你觉得不好的犀利问题逼他!"杨帆替我出招儿,我俩一起角色扮演着刘听到哪个问题可能会怎么回答,然后我们再接着怎么问……而后来的采访事实告诉我们:刘的回答超越了我们之前的各种设想。尤其是对一些我们还有点"自我感觉良好"的问题设计,他憋了半天往往以一句"这个问题……呵呵,就不要谈了吧"作结,我们后来不得不放弃了之前的采访提纲。

  飞机上和我们坐在一排的是个中年男子,西装笔挺,听到我们在谈王立军,微笑着加入了讨论。后来闲聊中得知他是一家央企重庆分公司的员工,一路上给我们讲了很多他眼中的薄王时代的重庆民企,包括他亲历的打黑唱红。

  下飞机后赶到宾馆和刘志明会合,晚上他提议请我们吃火锅,在去火锅店的路上,他一眼撇到路边的报摊上有本《薄熙来大揭秘》的出版物,笑着指给我俩看:"非法出版物啊。"这种观察力在饭桌上也有所体现,吃火锅吃到一半,他突然低声让我们注意不远处一个桌的姑娘:"你们看,那个女孩从进来到现在,照镜子不下五六次,但一直没有点菜。"吃完饭,他说自己要见一个重要的采访对象,不方便带我们同去,我们则要求和他同往,但只在外围活动,保证不打扰。刚上车不一会儿,他突然语气随意地问出租车司机:"师傅,唱过红吗?"

  那一刻,我觉得眼前的这个"多数时间都沉默"的人,接近我印象中调查记者的形象了。

  多搜集和记录,谨慎下结论

  在刘的宾馆房间,他给我们看过一叠他买的文革时期"与台湾有关人员"的登记表,"这都是好东西啊,不过也犯愁,这么多,怎么带回北京啊,我家里也有很多和文革有关的书。"

  在万圣第一次见面时,刘就说自己的兴趣是研究文革和各种政治运动。他的新浪微博标签里,有一项是"文革史"。但对这个兴趣,他并没有过多展开,他曾提到自己关注过一个广州人出版的日记,记录了文革期间每一天的生活琐事。"这些能记录下来,都是非常好的历史交代。"他自己曾经采访过一些当年的文革造反派,"这些人现在都慢慢老了,有的都不在了,但是我们的研究还没有深入展开,一旦错过了,真的很遗憾。"

  采访期间,他看到摄像杨帆的小DV,兴奋地问杨帆哪里买的,价位多少。"我将来想采访很多老人,请他们做口述,到时候我就把DV往架子上一搁,录下来好好保存,多方便。"而相对于他对记录的兴奋,对下结论的事情,他则持谨慎态度。

  12月份的重庆,各路记者云集,大家都在挖更多的重庆故事,从李庄到王立军、薄熙来……各种反映薄王时代重庆的文章开始陆续发表。

  面对这种情况,刘志明起初很淡定,后来也逐渐开始纠结,他不喜欢扎堆式的采访,但也担心自己扎实得过了头会错失时效性。

  "我来重庆的时候,我们报社领导也想让我写一下李庄。但我觉得关于他的东西已经有很多了,没必要再扎堆写。我还是想重点写打黑基地这块儿。那天在立法院大厅那边,李庄让我去,我以为就几个记者,结果围了一圈,把李庄围得像个明星一样。"

  在重庆市公安局门口,刘志明感慨风云变换太快了,又感叹说,现在采访、报道薄王的记者很多,但目前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拿到薄或王对这段历史的讲述。"他们毕竟也是重要的信源,如果能加入他们对同样事件的看法、叙述,我觉得,就算是对历史一份很好的交代。"

  低调还是高调

  在重庆采访的几天,刘志明随时随地拿着手机刷微博,饭桌上、轻轨上、聊天的间隙,他时刻注意着来自微博的最新消息。

  而我对他微博的第一印象与对他本人的感觉相去甚远。他的微博几乎全是关于新闻、爆料,极少转发,多以原创者身份发布信息。

  在万圣第一次见面时,他曾提到自己的粉丝数暴增是在723动车事故期间,"那时我去了现场,做了很多采访,发了一些现场的消息,所以被转载的很多。""我觉得,只要用心经营,粉丝数会升的挺快的。我以后会好好经营我这个微博。"

  在重庆第一晚聚餐时,他谈及圈内一些记者通过微博反腐的炒作嫌疑,称对方把自己打造成了新闻当事人,更像一个"爆料者"而非记者,"但是人家的粉丝数一夜之间涨到了几十万啊,赶上了王克勤老师的数量。"

  刘志明说,他不认可记者把自己弄成新闻当事人的做法,他提及自己也曾遭遇过采访被扣,但对方把他放走后,"为了能接着做报道,我就不会再去追究。像有的记者遇到这种情况,就跑到网上去说‘我被打了’‘我被抓了’,就会引起很多关注,自己就成了新闻当事人了。"

  相比于生活中的沉默和谨慎,刘志明在微博上要高调得多,或持续关注网络反腐、或现场报道公共事件……他的多数微博,转发量都在三、四位数,有的在被李开复等大V转发后甚至过万。但他也有几个微博习惯——

  "我关注的人都是我的粉丝里的,如果对方没关注我,我不会关注他。"

  "我这条微博怎么转发这么少……"下一个动作是:删掉。

  问:那对方的微博如果对你很有价值,恰好又没关注你,你怎么办?

  "反正我不会关注没关注我的人,我还有个小号,可以用那个关注一些。"

  刘志明提到的小号被他伪装的像个女生账号,头像是汤唯,毕业院校写的是北大,和他的认证微博"记者刘向南"发言特点呈严重分裂状。前者会卖萌发个小兔子照片说晚安、转发星座运势或偶尔转一个黄笑话,后者则"正襟危坐",有种大义凛然的彪悍。

    "讨厌提‘转型’"

  有次走在重庆街头,刘志明突然说起朋友聚会大家谈记者"转型问题"。

  "有个朋友,说,中年了,关键是要转型。"

  问:那你怎么想的?

  "我想,这是一个多么庸常的男人。"

  刘志明曾若干次表示,他理想的记者状态,是一直在路上。"即便等我做到了一定的负责人的位置,遇到我感兴趣的选题,我还是想去现场。"

  第二次在万圣见面,他带了一个朋友,对方正在从纸媒准备转行做网络媒体,聊天时,"转型"的问题又一次被提起,刘志明表示不理解,对朋友说:"你比我还年轻,小孩儿,转什么型。"对方则觉得他应该有所转变:"你都多大了,36了吧,等你有了孩子还要在一线跑?"刘志明正色纠正道:"怎么就36了,我34!"

  元旦后见面,我将剪辑好的采访片子拷贝给他,他正参加腾讯举办的调查记者交流会。饭桌上,刘志明说,怎么大家都在提转型,"最讨厌提转型!"

  前段时间新浪微博更新网页设置,新添加了感情状况描述,刘志明给自己添加了"单身"状态。

  而刘志明最新的几条微博,是举报"辽宁东港市80后女副市长"提拔过程涉嫌违规,他正以【每日一转】的方式,等待有关部门向公众做出答复。

  采访者:郭小荷(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杨晨康(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学院)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31107/n389740733.shtml report 8108 刘志明,1978年出生于河南濮阳,天蝎座。本科经济学,大学毕业后开始做记者。先广州,后北京,曾在《南风窗》、《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姜超)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