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行业观察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微博图片话语真相何存

来源:大众网-青年记者 作者:  陈 兰

  “话语”不是一个单纯的语言学概念,它更主要的是一个关于意识形态再生产方式的实践概念;话语实践与各种权力关系相互交织。在这个宣称“有图有真相”的时代,为了避免落入“有图无真相”的骗局,我们更需谨慎思考:“有图有真相”是否属实?所谓的“真相”又是谁的真相?

  话语与话语权

  话语本是一个语言学的概念,指比语言小、比句子更大的语言结构,它具体地指实际语言运用中具有一定交际目的和内容及形式上的完整性的口语或书面语句单位。随着印刷媒介和电子媒介的传播方式超越人际交流,话语概念在20世纪逐渐从语言学领域扩展到其他领域,在更广泛的意义上指称用符号表达的具有特定知识价值和历史实践功能的思想客体。①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说:“诚然,话语是由符号构成的,但是,话语所做的,不止是使用这些符号以确指事物。正是这个‘不止’才是我们应该加以显示和描述的。”②从这个层面上研究话语就是不再把话语仅仅当作符号的整体来研究,而是把话语作为系统地形成这些话语所言及的对象的实践来研究。话语不仅是简单的“说”,还是一系列的事件,这些事件是在特定的社会文化条件下,由一群特定的说或写的人,就一个或几个特定的问题,围绕特定的目的,采取特定的形式、手段而向特定的对象,说或写出的“言谈”或“言语”。其中包含着相关的认知过程、相关的社会关系、特定的思想形式,特别是包含着环绕着它的一系列社会力量及其相互争斗。

  谈到话语自然会涉及到“话语权”的问题,话语权是目前文化与传媒研究中出现频率甚高的一个词。正如福柯所言,“话语即权力”,话语与权力结盟,话语实践构成了一种特定的权力实践的方式,任何话语本身便拥有权力,并反映话语背后隐藏的权力。

  图片话语的欺骗性

  1.“有图有真相”的两个理据。之所以说“有图有真相”,这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理据一是相机和照片的属性;微博上上传的照片大多是相机拍摄的,而人们普遍相信相机是一种内在地具有客观性的表征媒介,“相机眼”被认为像是一面展示自然的镜子。因相机而生的成品——相片被认为具有作为证据或根据的特殊价值,它们是某种非个人化的合法证据,是事物的客观表象和单纯记录,具有纯粹的信息价值。理据二是相片所提供的一种在场性证明——即时视证;“人们构造了这样的观念,一张照片的纪实本质,因它与其作者的个人真实经验有关而增加了力量。由‘就在那里’的感觉得到的可靠性,赋予照片一种特有的真值。”③这两者合力推动了微博“有图有真相”局面的形成。

  2.图片纪实性的探讨——对理据一的否定。相机和照片的纪实性存在着两种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人们普遍以为的客观表象的纪实。照片被认为是以纯信息的方式表现有关事物的,“相机眼”机械过程所产生的各种形象的普遍性和暗含的客观,赋予纪实风格以一种真实感。第二个层次是客观事实加主观解释的纪实,这种纪实才是微博所谓的真相。微博上的图片所记录的事件或事物本身大多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个人观点介入了整个客观事实的信息价值,因而此类照片成了一种情感和信息的混合物。

  3.在场性的虚构——对理据二的抨击。微博图片所引以为豪的在场性也可以虚构。如今精湛的PS技术让这种在场性肆意泛滥,照片合成手段可以让普通人出现在任何场合、与任何人物高谈阔论。这种以在场性为理由的真相变得似是而非,也就是说,从照片拍成到上传的这个过程不是一气呵成的,中间插入了带着作者目的性的技术手段。另外,照片所记录的事件也可以并不是真实发生的,想要表现某个主题可以布置所需的道具背景,真人演绎然后拍成;更有甚者,借助PS手段东拼西凑制造出子虚乌有的“真相”。

  图片话语背后的权力网

  1.不同阶层的不同话语构成体——范式。微博作为一个开放性的社交平台,其呈现的内容可谓“鱼龙混杂”。虽说在微博上每个人可以各抒己见,不受现实的过多束缚,但是微博虚幻平台上所有的话语仍旧摆脱不了现实境况的“镣铐”,这种现实境况也就是话语关系网。

  每个阶层都隶属于某种话语关系网,在其中受某种范式的支配。“范式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它包含了一种世界观,一套陈述,这套陈述确定了其题材,”④“不同的范式”相当于福柯的“不同的话语构成体”。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价值观,从而形成不同的话语题材和表征范式。也就是说,对于图片记录的事件,不同阶层选题范围不同,拍摄的手法角度也不尽相同,他们的个人动机渗入了对题材的选择,并渗入了一种方法,此种方法把特定的意义和价值编入图片形式的内容。

  在微博这个看似“百花齐放”的平台上,似乎所有的话语都被赋予了一席之地。实则不然,这一席之地仍旧置身于“百家争鸣”的争夺中,不同的话语构成体或范式在其中为争夺话语支配权而斗争。因此,所言及的图片的真相就成了争得支配性话语权阶层的真相。

  2.微博主个人的话语权。微博上的纪实照片从本质上来说是解释性的,这种解释具有双重性。拍照者首先选择某些事件或题材置于其照相机镜头前,然后对其所选择的事件或题材进行选择性解释而生产出各种表象。前者通过选择和构造某些特定的形象或事物来对某一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存在做解释,从而使人关注这一时空的人物或发生的事件。这一时空的事物本来并没有机会或主动权去展示自身,拍照者给予它们直接“登台”的机会,这是拍照者初次行使话语权。后者则把特定时空事件的某一特定时刻定格,把这一时刻从它们原有顺序和叙事语境中挑选出来,从而与某条微博的文字内容“配套”,这种特定的选择性突出和解释正是拍照者再次行使话语权的明证。

  3.微博关注者“共享”微博主的话语权。微博主与关注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信息传播与交流,关注者积极作用于微博主,甚至与微博主“融于一身”。话语权应该放到传播过程中来考虑,意见和观点的传播必须有受众才有存在的意义。每个微博作者并不是简单地发布信息与图片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感,更多的是要寻求一种存在感与认同感,而这种存在感与认同感来自于受众或观众。微博主希望自己的图片“展品”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观”,因此,对某个现实的图片记录不是单纯地说出整个事件或事物看起来像什么,更会注意观看者的感觉如何,也就是说,拍照人的眼睛成了观者的眼睛,作者的话语权与观者“共享”。

  结 语

  如果把微博看成一个特殊的话语场域,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每个在场域中的主体都在图谋获得话语权中的支配性位置。福柯说:“话语意味着一个社会团体依据某些成规将其意义传播于社会之中,以此确立社会地位,并为其他团体所认识的过程。”微博这个众声喧哗的“大集市”并不是微博主展示个人图片作品的简单场合,它体现了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和这背后的价值、心理等各种不同层面上的文化认同。由此可见,微博上的图片话语本身就无法表现客观真实性,因而所谓的“真相”实则是“陷阱”。

media.sohu.com false 大众网-青年记者 http://www.qnjz.com/qnjzs/201311/t20131114_9180789.htm report 3057 “话语”不是一个单纯的语言学概念,它更主要的是一个关于意识形态再生产方式的实践概念;话语实践与各种权力关系相互交织。在这个宣称“有图有真相”的时代,为了避免落入
(责任编辑:薛姗姗) 原标题:微博图片话语真相何存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