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新闻·资讯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王天定: 灾害报道的媒体通道

来源:搜狐传媒
第3页 :专业媒体再出发

  文/王天定

  三、灾害中的自媒体与公民自治。传统媒体报道灾难主要的功能是告知信息、提供分析、讲述故事。而新媒体具有分享、协调、动员,所以在重大的灾害事件之后,新媒体平台能发挥无组织的组织力量,唤醒公民的自治意识,比如北京大雨。北京7月21日晚上8点,我们看到网民发的图,有很多像鸭子在街上戏水,老外在街上游泳,调侃的比较多。但是到9点我们看到大量的求助信息就出现,求者呼救者应的情况也很快表现出来。比如有网友把自己公司所在位置详细讲出来,然后明确讲我公司里边有水,有什么东西,欢迎当地的人可以过来避难。整个那天线上到线下,有人动员,有人形动,有人协调,持续时间长达十个多小时,大规模的救援活动,最后也实现无缝对接,非常有秩序、有效率,而类似这样一种民间救援没有中心,完全是去中心化的方式在开展,是无组织的力量在发挥作用。参加的人的身份我觉得也是五花八门的,从北京相声学徒演员到上海的资深专家,大家都在做这样的事。后来有媒体让我写一篇分析文章的时候,我说这是一个借助自媒体平台形成的想象的共同体,它是虚拟的,也是实在的,其实原本就是,我觉得它是我们中国老百姓,本来我们在中国社会生存,在民间生生不息的传统。我们民间自治传统其实是有的,只不过我们后来对社会消解,把自治能力铲除了。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些多年来被呼吁,遭冷遇甚至被抑制,在不经意间当一场天灾或人祸来临的时候,当政府猝不及防的那一瞬间,它总会尽情绽放,如夏花一般灿烂。我感觉社会的自治能够借助新媒体这个平台,能够瞬间把它发挥出来,这也非常好。

  我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以下是自由提问

  邵龙豪:你刚才说新旧媒体的转换,我觉得我听了感觉是你的基本结论是现在新旧媒体的转换,或者新媒体的崛起给了灾害报道新的希望,或者是看到了公民自治新的阳光。我觉得不是说否定新媒体,到底真正新旧媒体转型的问题有多严重,是不是会有受骗,甚至比如大家说微信公众好,自媒体的力量很伟大,但是真实的数据是,真正赚钱的微信有几个?或者都说传统媒体被边缘化。我突然间在想,也不是说承认他被边缘化。其实我发现是这样的,一个社会是面向,假如新媒体是面的术语,专业行为是一个纵向的,面向和纵向一直都在加深,现在面向加深的速度远远大于纵深的加深速度,这很好理解,因为艺术技术是平面化的,任何纵向专业化的行为都是要花大力气花长时间积淀挖掘,这种面的数据远远大于纵向挖深的数据的,给人看来好像新媒体要取代旧媒体,其实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因为你看就会发现这个深度还在慢慢挖掘,只不过挖掘太慢,这样带来一种幻觉。第二个更说明,不是传统媒体在里边不需要专业化,而是说要专业化,只是跟不上专业化的速度。第三,面向速度大于纵向速度之后,先不去价值判断,从大环境来看,这个历史节点,可能在这块是悲观的,媒体人是改变不了大现状的,面的速度也不管。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可能不用着急,在这个阶段传统的媒体人在深度上已经挖掘了,新的媒体,在新时代,在原住民这代新的东西,它会天然形成一种,深度是有的,还会承接,这边又无缝对接广度,这样可能会更有未来。

  王天定:我也觉得不用太着急,但是看到的结果,可能感受到压力过大以后就很着急,很着急的结果就是乱了方寸。前几年我觉得应该坚守的一些价值的东西,我看华人报,有一些专业规范是做得比较好的才分开,这样就很好。甚至可以在报纸上以新闻的形式给自己做广告,这样做我觉得像我们自己把自己做成这个样子,那就没法再边缘化,我觉得咱们国家,传统媒体边缘化,可能真是有很大的一个原因还是在自身的问题上。很多人也感觉,在国外感觉传统媒体在发生重大灾难之后还是在替代。

  邵龙豪:我的意思是有这个现象,我有一个朋友原来搞互联网,他说你认不认识出版的人,他想买传统媒体。我说你们前几年不是在说未来是互联网吗?他说为什么前几年喊,因为当时知道自己不行,比不过传统媒体。他说我现在已经成功了,当然我就要来收购你们,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戴玉:我有一个不同意的,现在自媒体的深度有时候比传统媒体更好,不能说新媒体就是浅的,传统媒体就做得深。

  王天定:我感觉有些自媒体是专业的,自媒体和专业可能不是一个对立的东西。

  宋志标:像上午交流的,我为了描述方便会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但是什么是传统媒体,什么是新媒体,什么是自媒体,这些概念是需要厘清的,过去说不厘清有好处,但是我觉得现在需要对它们的界限做一个划分。比如到底什么叫自媒体?就是自媒体的三个字我们天天都在谈,但是在新的环境里面,它有没有比较准确的界定?

  王天定:自媒体我的理解就是相对于机构化的媒体。

  宋志标:我们原来有一个概念叫公民记者,我觉得跟公民记者其实在本质上应该是有点近似的,只不过公民记者注重进入现场,自媒体可能限制所在没有办法做更多的事情。比如在博客时代,泛博客时代,其实出现了很多公民记者的东西,公民记者在微博兴起之后这个词拴住了它,但是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自媒体承接了公民记者这个东西。

  王天定:对,比如做一个公众号,如果是一个传播机构做的东西,我觉得很难叫做自媒体。

  宋志标:自媒体在灾害报道中的作用,有没有假想或者设想中的方式?或者说语式可以让自媒体进入灾害报道,可以设想。

  王天定:这个问题我真没有考虑过,我也关心这个。

  马健:您刚才聊到界定的时候,王老师讲到机构化,以微信公众号为例,微博的情况特殊一点,微信公众号认证的自媒体都是机构,没有个人,就是你公司可以一个人,但是是一个机构,所以这就很混乱。因为有些机构媒体实际上也设了公众帐号,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他是自媒体吗?党管的叫媒体,自媒体是指商业机构,我们可能是这样区分的。我个人用非常粗暴的方法可以解决基础性的事情,就是简单来说党管的就是媒体。

  萧锐:现在大陆媒体不能私营,我们私营传播的就叫自媒体,党管的就是媒体。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0427/n411945613.shtml report 8195 渠道多样化文/王天定感谢壹起社会研究中心,让我有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做交流,当时他们跟我说的时候,我有一点大意,以为是跟志愿者或者跟公益组织之间的交流,我没想到是
(责任编辑:予嘉) 原标题:王天定: 灾害报道的媒体通道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