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新闻·资讯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记者卧底替考争议:逼仄现实中无话找话的写照?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齐东东
  • 手机看新闻

  记者卧底替考争议:逼仄现实中无话找话的写照?

  整理\齐东东

  6月7日上午至晚上,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的稿件,让众多媒体人的微信圈至少连续两拨交替刷屏。一则是报道内容:举国大考中挖出一个跨多省替考组织,且在高考进行中发出,爆点十足。

  事件大致是这样:2015年高考第一天上午10点49分,南都在官方微信公号上推出《重磅!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 此刻正在南昌参加高考》。南都记者历时数月,与高考"枪手"组织接触,并成功卧底成为一名替考者。

  另一个则是这则消息的生产过程。一两个小时间,报道点击量已超十万,关于南都团队在暗访中是否违背新闻伦理甚至法律法规的讨论,热度俨然不逊事件本身。

  点赞型

  大多媒体人,在转发报道时不吝赞美之词,赞扬南都记者的担当和勇气。有人将其比成电影《无间道》,讲述梁朝伟扮演的警察打入黑道内部揭黑的故事。

 

  与此同时,南都深度部主任王莹不停接着来自媒体同行的电话。有的是打听还在考场的卧底记者是谁,想约访记者本人;有的则想了解这件事的幕后操作过程。

  在笔者的朋友圈里,普遍点赞的媒体人中,绝大多数还是坚持在新闻采访一线的采编人员,社会记者、调查记者、编辑等等。我的几名前同事的日常工作就是暗访报道。这是一种同一工种的认同感。

   分析型:

  很快,针对南都卧底事件,出现了质疑声。

  财新法治新闻编辑陈宝成在微信朋友圈说道:惊闻南都记者此时正在卧底替考组织,惊闻众多同行为此新闻纷纷点赞,我深感不安。第一,记者干了警察的活。依照目前法律规定,只有在毒品犯罪中,经过严格的法定程序,警察才可以实施"控制下交付",即侦查诱惑,其他犯罪则无法律明确。在科场舞弊案中由记者行使警察权,闻所未闻。

  第二,记者卧底替考组织参加高考,同样涉嫌犯罪,如伪造国家机关公章等;即使记者报案,也不能成为免责理由,但可以从轻处罚,毕竟,目的的合法性不能替代行为的合法性和结果的合法性。

  第三,提高新闻从业者的法律素养刻不容缓。

  第四,公权力渎职甚至腐败的危害性远远高于记者卧底,必须严惩。

  中国法律媒体人段宏庆发表《记者卧底的法律与伦理思考》:

  1、"记者卧底"这一行为不能笼统起来讨论。记者报道的权利基础其实是公民的知情权,知情权肯定不是绝对的(事实上任何权利也都不是绝对的,权利越大义务也越重)。

  所以作为一种新闻采访方法,讨论"记者卧底"应该结合具体报道就事论事,将事情无限扩大的"雪崩式"讨论,或者以偏概全的抓住某一问题"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讨论方式,我个人觉得都不正确,也不是理性地讨论问题的方法。

  2,由此,具体到南都这篇报道,我个人持支持态度。因为记者的替考行为相较其揭发的事情的恶劣程度而言,危害性几乎是为零的(这个记者不去替考,替考组织仍然会找另外一个人去替考),而记者卧底完成全部过程之后,能够提供完整证据链,这是有意义的。

  还要说明的是,替考本身是违纪行为,组织替考,制造假文件等才是犯罪行为,记者参与替考是用自身冒险涉嫌违纪来揭发犯罪,法理上也是可豁免的。这也是记者不能参与卧底贩毒、杀人的道理所在,参与犯罪本身就不能豁免。

  3、对于"记者为什么不先去报案"的说法,我觉得十分可笑。前者显然是只看新闻开播等不看社会现实的,替考组织的存在如此明目张胆,造假背后完全是有公安和教育部门人士参与(否则无法顺利制造假身份证和准考证),没有完整证据情况下报案有多大作用?

  4、至于"记者抢了警察的活"说法则更加荒谬。记者的活是什么?我前面已经说了,记者权利来源于公民权利,在行为特点上其实是"法不禁止即可为";这和警察的公权力来源于法定,"法无授权不可为"。

  但中国人往往搞反这二者的内涵,记者受制于萱萱,常常只能按规定的宣传方向去报道,反倒是警察等权力部门,无法无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如最近的长江客轮沉没事件,官方有什么权力可以封锁、控制家属不让接受采访?但国人似乎觉得很正常,反倒来骂记者"添乱"。

  回到记者卧底替考这事,更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无刑侦专业背景的记者都能轻易联系上替考组织,并掌握诸多证据,那些专业的警察干嘛去了?如果警察能更主动些破获相关组织,记者犯得着去卧底吗?

  5、最后,还是开头那句话,卧底采访不过是一种新闻方法,不可求全责备,但也不可无限制使用。社会的进步需要公权力与公民权利的良好互动来实现,而不是正好相反。

  这场论战并没有停止。

 

  微博中,关于是否违法的说法各有支持者。参与者有大学教授、记者、法律人士等等。    从伦理到依照发条,一条一条对比,以印证各自观点。

  公共号刺猬公社整合微博上媒体人及学者的说法,标题为"南都暗访报道值得肯定"。

  剐蹭型:

  昨天媒体圈里广泛流传的另外一篇稿件,是财经作家吴晓波所写文章《最后一个"看门狗"也走了》,用以感叹第一财经日报前总编辑秦朔的去职,后者被誉为"最后的看门狗"。

  这篇文章也被卷了卧底事件的争论中,议题有所改变。那就是"看门狗还在不在"?

  吴晓波的文章说:可是,这个本来就无比野蛮的商业世界,再也没有愤怒而尽职的"看门狗"了。就在最近的半年里,资本肆意横行,监管严重空缺,那么多的可疑事件层出不穷,那么多的操纵行为令人发指,若放之于两年前,早已被调查个底朝天,然而今天,你看啊,这一派喜乐祥和,真宛若无度原始的丛林盛宴。

  如果说十个月前的沈颢事件直接导致了彪悍的"二十一系"的实质性倒塌,那么,此次秦朔的离去,在某种程度上便意味着一个传媒黄金时代的终结,它既是互联网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必然结局,同时更是社会性共谋的结果。

  昨日,前南都深度记者孙旭阳,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中发表《看门狗为谁看门,又为谁卧底》一文。文章称,不少刚看过吴晓波先生刷屏文的网友马上指出:看,"看门狗"仍在坚持战斗。以此表示反对"最后一个‘看门狗’"的说法。

  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士生导师陈杰人也发文表示反对意见。文章名为《死了张屠户 不吃有毛肉——和吴晓波商榷》。

  陈杰人文章称,再从媒体的性质看,我就更不能同意吴晓波先生的论断了。在中国,真正的良知媒体人和媒体守望者是谁?不是财经类媒体,而是几年来此起彼伏的都市报和政经媒体,从《南方周末》到《新京报》再到《华商报》、南都,这些,才是真正的良心所在。至于说胡舒立女士所领导的《财经》团队,那也是作为一个"政经媒体"的角色定位时才表现出最大的良知。………………………………秦朔的离去,或许让中国媒体圈少了一位名人。但中国有句俗话,"死了张屠户,不吃有毛肉。"意思是说,这个地球少了某人照样要转,既然中国一半的良知在媒体圈,只要媒体还在,这个良知必然被包括很多财经媒体在内的一代代媒体人守候和传递,即便秦朔离去,也会涌现更多有良知的媒体人。

  两篇报道恰好同天发出,有媒体人发表评论称,南都记者的卧底稿件,用事实告诉吴先生,看门狗是否还存在。

  感叹型:

  @石扉客2014  微博中称,对卧底事件的争论发出感叹:我对记者卧底高考一事没有一丁点评论的欲望。既高度佩服南都同行们的职业精神,又高度伤感于时代的逡巡与行业的凋敝。这是一个多么古老的方式和多么陈旧的话题啊,市场化媒体十多年前就已经完全解决了的报道技术与伦理问题,现在还能被业界学界煞有其事的刷屏讨论,恰是逼仄现实中无话找话的写照。

 

  对于法律争议,也有媒体人如是感叹。@大鹏看天下 媒体人: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揭开江西省大规模替考惊人内幕。有人质疑:记者非法采访!中国没有《新闻法》,何来"非法采访"?记者不卧底,如何得到证据真相?警方如果有人去卧底,记者自然犯不着这么干了。警察卧底贩毒组织,参与吸毒、贩毒,这笔账又怎么算呢?记者不易,请珍惜!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0608/n414642518.shtml report 4918 记者卧底替考争议:逼仄现实中无话找话的写照?整理\齐东东6月7日上午至晚上,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的稿件,让众多媒体人的微信圈至少连续两拨交替刷屏。一则是报道内容
(责任编辑:mxc)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