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声音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党媒的字里行间,你能索引到多少真相?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韩福东
  • 手机看新闻

  文/韩福东

  海外的中国观察者最近有些手忙脚乱,很多事情变得不再那么容易看得明白。一些既往的规律已被打破,而新的规则似乎还未完整建立。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传统的党媒平台不再具有那么严丝合缝上情下达的喉舌作用,很多事例证明,它的部分报道其实是处于状况外——譬如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等人被纪委抓捕的当天,地方党报还在头版显著位置报道其此前的政务行程。

  如果将时间上溯四十年前,观察者是可以通过某个官员在党媒平台是否出现,来判断他的官场境况的,其结果通常准确。改革开放之后,情况虽有变化,但党媒一般不会犯万庆良案的类似错误——换句话说,宣传系统和纪检系统是有紧密联动性的,党媒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落马官员的命运。有的时候,官员尚未被正式抓捕,但相关官网上已经去除了他的照片和简历。近几年,情况才有所改变。

  如果将层级差别考虑到内,问题就显得更为复杂。如果一个地方官员,获得上级党媒的正面报道,对他就具有一定到加持和保护作用,如果做此报道的是中央级权威媒体的权威栏目,效果最佳。如果这个报道,还表达出他与某个重要项目的关联度,并且这个项目获得某个重要奖项,有重要人物的首肯或颁奖,情况就更不一样。通常的官场理解是,这个官员被笼上了金钟罩,轻易不会出事,他出事就意味着这个项目乃至为其颁奖或对其首肯的重要人物蒙上污点。这是一种颇为曲折的推导逻辑,但现实中却很有效。不仅官僚如此想像,民间人物在遭遇危机后,如果突获奖励,由重要人物颁奖,他也会立刻觉得恍若安全落地。

  知晓了这种心理的由来,再来看烟台原副市长王国群的落马轨迹,就不会觉得奇怪。昨日媒体曝光了他的忏悔信,其中提到:"2005年10月,烟台市政府荣获联合国人居奖,我作为代表去现场参加了颁奖仪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曾为此专访过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有了骄傲情绪。"这个情节很生动,被各大门户提取到标题中,它证明了权威奖项和权威媒体对一个官僚的加持作用,而王国群的敛财据说也大抵自此开始。一个官员的贪腐,有很多的激励因素,很难说权威奖项与权威媒体的报道在其中起到多大比例作用,但这种安全感的心理暗示获得,不能不说是一桩颇为有中国特色的景象。

  现在各地的官员,仍多看重权威党媒的报道。但事实上, 党媒仍然充当喉舌的角色,但它所吞吐的话语,不再具有那么微妙的与中枢思维的一致性。某种意义上,这是不同机构权力行使的分立使然。不同的部门之间,有些加大了合作的力度,有些则不再具有那么紧密的通气机制。在涉及官僚升降的报道上,尚且如此,其他领域的报道则有更多的媒体从业者自身个性发挥成分。就后者而言,它是市场化冲击的一种后果。对于一些不涉及政治大是大非的话题,有些党媒也会接受地方党政部门乃至企业的公关要求。一段时间以来,那些在市场上表现不佳的个别党媒,甚至以此作为维持生存的重要支撑。

  这种改变的正面意义是,我们将更少从不甚相干的党媒字里行间中推导可能的事件真相,中国观察者中的索引派将不再那么主流。但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问题是,祛除浮想联翩的索引之后,我们还需建立更为透明的信息传播机制。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0709/n416447340.shtml report 1485 文/韩福东海外的中国观察者最近有些手忙脚乱,很多事情变得不再那么容易看得明白。一些既往的规律已被打破,而新的规则似乎还未完整建立。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传统的党媒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