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人物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独家|周轶君:国际报道要告别插旗时代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张耀升
  • 手机看新闻
 

搜狐传媒独家报道,未经许可谢绝转载,违者必究。转载申请请联系微信公号传媒狐(Media-fox)

  8月3日凌晨,端传媒在香港正式上线,作为面向广大华人的新媒体,知名记者周轶君如何在漩涡般的国际报道中,走出自己的路?

  文/张耀升

  8月3日凌晨12点,端传媒(theinitium.com)上线。这个面向整个华人市场的新媒体机构,迅速引起大陆、香港和台湾许多媒体人的关注。——记者的微信朋友圈便被执行主编张洁平撰写的发刊词《漩涡里的人,有责任说出漩涡的样子》刷屏了。

  这是又一家立足香港同时标榜客观中立的新媒体。除了涉及香港特首,艾未未等敏感话题的文章之外,几篇国际报道也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缅甸蹲大牢的前一刻,他们自由了》,《新时代的北韩年轻人》、《最远方的家:黄金、疟疾和大猩猩》等几篇结合了音视频的多媒体报道,尤其精彩。

  跟过去新媒体讲求快速的风格不同,端传媒在国际新闻的报道上很深入,并且用了许多可视化元素进行辅助,不但围绕热点话题,而且贴近中国人的国际利益路径,在故事和画面感之中,呈现出相当开阔的视野。——只是文章较长,一些讲求效率的读者,可能会缺乏耐心。

  这组报道的负责人,是知名记者周轶君,她也是端传媒的国际报道总监。

  周轶君最早是新华社驻以巴地区的记者,报道中东局势,并且将中东的所见所闻写在了《离上帝最近——女记者的中东故事》一书当中,2006年,他加入了香港凤凰卫视,开始了在香港的旅程。在传媒狐记者的采访中,周轶君说道今日的国际局势,已不是各自独立,而是一环扣着一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漩涡,你和我的命运都紧密相连。

  而现在,周轶君和她的同事们立志将端传媒的国际报道打造成与华人命运共同体息息相关的新媒体,一个中立客观的新媒体。

  "我们大家身处这样一个又一个漩涡当中,应该要能描绘它的样子"周轶君在访问中说着。——她想做的,就是把这个漩涡的样子告诉我们。

端传媒新闻App 

  华人共同体的国际报道

  传媒狐:我看了今天端传媒在国际新闻的几篇报道,都很精彩,但重头报道都与中国利益有关系。

  周轶君:不应该说是中国利益,而是华人共同体,因为我们本身都是华人,你说香港台湾大陆的读者真的想看同一种新闻吗?未必,他们关切的点都不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他们对于跟华人共同体命运和利益相关的东西,大家都会感兴趣,所以说我们不该说是从中国利益出发,而是说我们本身就在这个利益当中,不可能完全摆脱它去看新闻,但是我们要告诉自己不可以用狭隘的眼光去看,我们要关注华人这个群体,但也不仅仅是华人,还有更多未来趋势。

  传媒狐:那么请问端传媒国际报道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周轶君:我们的核心理念从内容上来讲,分三个同心圆的圈,第一个小圈是华人世界,我们关注的不只是大陆,包括香港、台湾和海外华人,只要有华人的地方都是我们所关注的。第二个圆就是世界,它也许跟华人没有太多直接关系,但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我们还是会用比较开阔的思路的看它,第三个就是整个人类,这说得比较大一点,因为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我会特别关注一些跟未来趋势相关的东西,这个东西不光包括政治的趋势,经济的趋势,科技的趋势,只要是未来会把我们带向某个地方的趋势,我们会特别敏感地去捕捉它。

  传媒狐:这听起来非常的有野心,端传媒又如何和其他带有母国意识形态的媒体,如新华社、CNN和BBC等做出差异化?

  周轶君:其实坦白说,只要你是做媒体,你就不是真空的,不可能是没有立场的,对我们来说,立场就是尽量准确、客观和中立,应该说所有的媒体都在尽可能的去接近真相,如果你问我说我们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不能去说别人是什么样子,我只能说我们是不带有预设概念的,尽量做到客观公正,双方的声音都听,这个是我们不断告诉自己要做到的,其实这也是一个专业的基本理念,但是真的要做到这一点的路真的是很长。

  香港还是做新闻首选

  传媒狐:一种舆论认为,香港的国际地位正不断下降,为什么你和你的团队还是想在香港做新闻,做国际新闻?你认为香港跟台湾和大陆比,有什么样的优势?

  周轶君:其实我们当时在香港说要做国际新闻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你听过一个寓言吗?就是说一个人去卖鞋子,后来才发现那个国家的人根本就不穿鞋子,因为香港人本身对于国际新闻的阅读是比较少的,你要做一个很好的国际新闻,然后才发现当地的读者根本不看,这很糟糕,但是我也做了一些调查,跟当地很多传媒和智库去聊,我们发现并不完全是这样子的,香港的菁英阶层对于国际新闻的需求还是很大的,他们很多人有能力直接从英文去看。香港的交融程度、对国际的认识程度跟大陆或台湾相比都是最高的,简单来说,台湾的护照免签证国家比香港来得少,大陆可能慢慢在放松,但还没有做到这点,香港人跟外面世界的接触早就开始了,所以他们的相容度其实最高。

  我一直觉得(国际新闻)这块在香港本地没有做好,慢慢没有人做,但不代表说我们做了一定没有市场,香港好像是多年前召回了最后一批驻美国的记者,之后国际报道就相对比较弱,所以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尝试,看说这里做国际新闻是不是会有市场,目前上线收到的反馈还不错,而且香港媒体的自由度跟其他地方比还是比较高一些,我们对于资讯的捕捉,人员的派出都会比较便利,所以在香港做国际新闻的环境优势还是有的。

  传媒狐:在香港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认为香港媒体在报道关于大陆相关的国际新闻时,有些怎么样的特别的观点?

  周轶君:你也知道香港的媒体是比较多元化的,不同媒体的立场有时候可以相差非常远,但是如果单讲国际新闻这一块,说实话因为他们自己的记者去的比较少,所以抄外电的情况会多一些,最近我听到一些比较不倾大陆的一些媒体当出现跟华人有关的国际新闻时,新闻会在头条很久,就算新闻里没有香港人,他们也会关心非常长的时间,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大家对这样跟华人相关的内容还是会感兴趣的,跟大陆的国际新闻比较起来,香港毕竟资讯的流通更加畅通,所以不管他们从哪个角度去看问题,资讯的丰富程度都会更多一些。

  香港还有个特别可以讲的就是它的免费报纸,免费报纸在大陆没有做起来,但是在香港是相当活跃的,活跃到国际新闻都还会派记者出去,有一些话题他们也会做,所以对于他们不断在尝试新的方式,我还满钦佩的。

端传媒新闻App首页 

  没有投入就没有高质量

  传媒狐:端传媒想做国际报道就必须有很多驻外记者,目前端传媒在国外有驻点的国家有那些?与国外媒体合作情况如何?

  周轶君:我们才刚刚起步,我们昨天晚上十二点才上线,之前的筹备期也不是特别的长。我自己接手大概是从四月份开始,我们目前是以特约撰稿人的形式会比较多,我们常驻记者也有,我们在东南亚有,在美国也有,还有在日本,其他地方主要形式是特约撰稿人,我们会约一些比较优秀的写手来帮我们写,他们多数是在当地的华人,好处是我们会比较灵活地发现谁是写某个题目比较适合的人,但是也有个弊端,就是寻找撰写国际报道的写手不是特别容易,所以最大的困难是我希望找到更多人手来做更好的报道。跟其他媒体的合作我们可能是后一步才会慢慢展开,我们之前也有跟一些媒体打过招呼,但媒体之间你也知道,可能就某个特定项目有合作的机会比较大一些。

  传媒狐:除了国际记者的成本之外,整个国际采访的成本其实是很大的,端传媒如何克服成本问题?

  周轶君:成本的确很大,但我们目前主要的形式是文字,但有些重要的内容也会出视频,像昨天上线中国工人在缅甸的新闻就是有视频的,当时我们就是从香港调了两批人过去,然后我们还有关于朝鲜的报道,当中也配了音频,所以我们是尽量用一些多媒体的东西来做,这当中成本肯定会比较高的,而且你也看到我们投入会比较大。我们的投入比较高,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当你做了那么久的新闻你会明白,没有投入就没有高质量,这方面是不能去妥协的。

  传媒狐:我常常在网上看你的报道,你长期专注中东情势,从前一阵子的阿拉伯之春的报道中,你认为对你报道生涯有什么样的影响?

  周轶君:其实我最早不是做国际报道,而是做国内新闻的对外报道,已经是很早的事情了,后来2002年开始去驻外,从那时开始接触国际报道,这当中的确是不断重塑我的世界观,刚开始觉得能够出去,能够看见东西就很开心,这就是我说的华语报道的初级阶段,就是你到了你写什么都会很高兴,你的读者也会觉得很新奇,但是慢慢的你要开始去理解这些事情,而且当你越多去理解时,你会发现很多事情是相通的。

  阿拉伯之春我当时也跟很多人一样,以为是局限于中东的一个事件,它可能跟中东过去很多的冲突是一样的,像是石油利益,大国纷争等,但当你把视野放大反过来看时,你会发现这是全世界的新变化,就是中产阶级的兴起带来了更多的政治诉求,所以对我来说这些报道是不断在拓宽我的视野,但是当中也会不断修正我自己。

  关于国际新闻这边,我要再补充一点,我特别希望让别人看见,因为只有让别人看见了,你才有一个让别人去理解的出发点,不然就全部是道听涂说,所以我就希望可以把不同的人拉在一起,相互去看见,包括我们在国际报道和深度报道在写作上面,我都希望更多的是讲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当地是怎么样的,就是让不同立场的人相互看见。

  正式告别插旗时代

  传媒狐:你希望可以用更广的视野来理解这个世界,那你希望端传媒能为国际报道带来怎么样的影响?

  周轶君:首先说一下我对华语国际报道的一些判断,因为我自己在大陆传媒和香港传媒做的比较多一些,我认为华语的国际报道正在走出所谓的插旗时代,什么叫插旗?就是插一根旗子,在过去我们常常希望去参与国际报道,但整个华人参与国际报道的时间也不是特别的长,我们参与的第一步,就是保证我们有人在那里,有人在那个地方来宣示我这个媒体到了,过去我们看到以这样一个标准来做事情比较多,虽然是形式上看起来很热闹,但是在内容和深度上都还是很欠缺,但我看到大家现在都慢慢在走出这样的初级阶段,在进入下个阶段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很多优质的华语国际报道,不光是告诉大家我们人去了,也告诉大家我们带回来了什么,我们带回来这个东西又试图改变什么,这个是我最想要做到的。

  传媒狐:我注意到这几年新媒体出现追求速度或标题党的问题,造成内容品质下降,你怎么看这个事?

  周轶君:我很认同,就像我过去写国际评论,但我已经不写很长一段时间,当中一个原因就是怕这个样子,有的时候出了事情,别人跟你约稿,叫你要快点给,但你也知道你不可能这么快知道这么多东西,除非你在这个领域很专业,但赶在那个时间点上,它可能传播的会比较广。但我有时也会问自己,这真的是我要的东西吗?我不觉得他会带给我愉悦的感觉,可能会带给我小小的虚荣感,但可能不是我长期想要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怎么把内容和营销结合好,这是比较困难的,虽然比例一直在变,但我还是觉得内容更重要,当然,我们也在摸索更适合传播的体量和选题的痛感度。

  传媒狐:我很早就在关注端传媒的网站,我注意到张洁平撰写的发刊词不断提到,"漩涡里的人 有责任说出漩涡的样子",这对你们的团队来说有什么样的涵义?

  周轶君:我过去常常认为一个报道是要告诉我们一个座标,这件事情在哪里发生,为什么发生,用纵横座标去规划它,我们自己身处于什么地方,但是我们现在更倾向认为,事件的发生是以一种漩涡的方式,就是说我们看到各个地方在发生不同的事情,这些事情并不是孤立的,它们是向一个漩涡一样不断在交织,我们现在对于国际局势的判断也是这样,就是各种的事情会搅在一起,我们大家身处这样一个漩涡当中,应该要能描绘它的样子,这也是我们在发刊词里面讲到的,就是说我们应该用一种更开阔的视野来告诉大家我们身处于怎么样的漩涡当中。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0804/n418133644.shtml report 6874 搜狐传媒独家报道,未经许可谢绝转载,违者必究。转载申请请联系微信公号传媒狐(Media-fox)8月3日凌晨,端传媒在香港正式上线,作为面向广大华人的新媒体,知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