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声音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北京青年报:收视率造假为什么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收视率造假为什么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前天,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集包括央视、北京、湖南、上海、江苏、浙江、天津、山东、安徽等卫视相关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议,研讨制定“反对唯收视率论、规范电视剧购播行为”的自律公约。据透露,出席会议的电视台代表签署了拒绝收视对赌协议的相关文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总局对于收视率的整治早已超过了三遍,怎见得这次出手一定成功?

  2011年10月,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明确提出“三不”,“不得搞节目收视率排名,不得单纯以收视率搞末位淘汰制,不得单纯以收视率排名衡量播出机构和电视节目的优劣”;2014年7月,国内首个收视率国标《电视收视率调查准则》出台,规定“数据提供方必须对样本户资料严格保密,数据使用方也应遵守职业道德,不得采用不正当手段与同行业竞争”;2014年10月,电视剧界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上,总局副局长田进表示,关于收视率数据的问题,已经着手进一步加强收视率调查……至今,收视率国标实行刚好一年,广电总局又在开会反对唯收视率—一次次雷霆风暴过后,收视率造假竟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今年开始“一剧两星”,卫视播放的剧目增多,收视竞争更加激烈,“收视率对赌”是为了应对竞争放出的险招—你的剧收视率不达标,我就要从片款中扣钱弥补自己的“精神损失”。网易报道称,浙江卫视播出的《聊斋新编》,收视率没达标,片款被电视台扣到了0,片方颗粒无收。不过,不要以为制作公司是唯一的弱势群体,电视台也要和广告商对赌,完不成指标,同样受罚。广告商在一个收视率不坚挺的平台上投放广告,达不到宣传效果,也影响业绩—总局可以要求电视台签订拒绝收视对赌协议,但怎么要求广告商不和电视台进行对赌?收视率的一个点对应数千万的利益,谁敢不看收视的眼色行事?所以你看,电视台为什么从不追查哪家影视公司购买了收视?广告公司为什么从不指出对电视台收视数据有所怀疑?影视公司为什么对收视作假避而不谈?国内收视率的唯一缔造者索福瑞为什么也宣称自己是造假的受害者?指出收视率造假的为什么从来都是行业外人士?

  真正可悲的还另有其事—在当今视频网站兴起、大众口味分流的情况下,收视率的价值正在被迅速摊薄。据了解,目前在千万级的城市中,索福瑞拥有的样本户不过400个,全国样本户总数是6.1万个,而时任索福瑞副总经理郑维东所著的《大视频时代》显示,2013年中国电视用户为12.87亿人。把样本户按人头的比例乘以3,也不过18.3万人,18.3万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12.87亿人?

  更何况视频网站的点击率已经成为考核影视剧和节目的重要指标,但这个指标却迟迟没有被纳入收视率调查系统。这倒不是索福瑞办事拖拉,而是视频网站、百度、新浪微博根本不愿意对它开放数据库,第一人家没义务,第二,1亿的点击率换算成收视率是百分之几?谁能提供标准?两项加起来其实是一句话—新媒体们家家都有大数据系统,自己就能把电视剧、节目统计得妥妥的,何必带你收视率玩,况且你数据这么少、方法这么老、毛病这么多。所以,现在的尴尬是,假的收视率无法成为影视剧、节目和电视台的成绩单,真的收视率同样无法成为有价值的体检表。

  所以,总局面临的难题不是如何打死小强,而是如何组建新媒体环境下的收视率调查系统,这注定是部长篇小说,以目前的进度看,这部小说连正题还没进入。

media.sohu.com true 北京青年报 http://media.sohu.com/20150807/n418352489.shtml report 1447 原标题:收视率造假为什么成了打不死的小强前天,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集包括央视、北京、湖南、上海、江苏、浙江、天津、山东、安徽等卫视相关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议,研讨制
(责任编辑:JC)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