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声音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一点晨光丨涉性新闻怎么做?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吴晨光

  文/吴晨光

  先提两个小问题:

  1、1980年代,中国尚处在“谈性色变”的阶段。《南方周末》开先河,请著名性学家潘绥铭在其文化版开了专栏,每周一篇科普“性”文章。此专栏争议甚多,甚至有人扬言要叫停之。南周创始人、老主编左方及时出手,保住了这个专栏。如果你曾经是《南方周末》的忠实读者,还记得他用了啥小阴招?

  2、2000年之后,一夜情开始在中国流行(真的是拜互联网聊天室所赐)。《中国新闻周刊》做了一封面报道——《一夜性情》。如果是你,会在封面上配什么图片?

  思考10分钟后,请看下文:

  

  坐在广州大道中的一家咖啡馆里,左方正在和我痛说“革命家史”。这位“文革”造反派出身的报业巨子,一手创办了《南方周末》,并把它做成了一纸风行二十年的百万大报。

  “不是有人说我们办的性科学专栏是黄色下流吗?我就在作者潘绥铭的名字前面,加了一个他的抬头: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员(一点晨光实在是记不清潘教授当年的抬头了,有性趣的同学可以查查1980年代的《南方周末》),”老左得意地说,“把下三路的新闻往上三路做,晨光小子,你记住了!”

  答案2:配图是____再思考10分钟后,看下文。

  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是俗手,肯定配上(一)男(一)女Make love 的图了。

  

  互联网的发明,让线上的性和线下的性全都蓬勃发展起来。因为“一点晨光”是个非常严肃、非常学术的公号,所以这里所谈的“线上的性”不是网上约炮,而是涉性报道。

  首先,不管是在搜狐网、凤凰网,还是在一点资讯,哪怕是新华网、人民网,如果排出每天新闻的浏览量前10名,涉性新闻一定占比不少,甚至名列前茅。道理很简单,食色性也,这是人最基本的需求,符合新闻“贴近性”原则。

  其次,这些新闻里的绝大多数,真的是比下三路还下三路。低俗的内容、露骨的标题,还配上暧昧的图片……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少男来说,应该是可以接受;但家长们一定受不了:这不是在毒害祖国的花千朵吗!

  第三,也正因为涉性新闻是吸引流量的第一利器(第二为公鸡生蛋、藏獒咬死老虎等奇闻怪事,反正是上不了桌面),故受到了网络小bian们的高度青睐,所以,此类新闻充斥着互联网也不足为怪。

  于是,有一天,晨光君(跟个大流,现在网上的君很多,只缺少细君了)终于忍不住了,对一点资讯的编辑们怒吼道:亲,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下,涉性新闻怎么做,好叭?

  

  编辑们很快交了作业。据说,在完成这个作业时,消耗了不少雄性或者雌性荷尔蒙。总体而言,目前,涉性新闻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

  1.健康资讯。主要涉及一些修身养性、XXOO时的技巧;

  2.情感资讯。主要是各种各样的口述……

  3.社会新闻。包括扫黄现场、性骚扰、开房、偷拍、变性等。

  其中,两个方面特别突出:

  1.标题里会经常出现大尺度词汇(在这篇严肃的学术论文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不过点进去一看,内容倒是真没啥(你点过多少次)。

  2.配图尺度非常大——会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基本接近于三级片水平

  而处理涉性新闻最难的点:涉性新闻的尺度究竟在哪里?

  

  晨光小子之所以佩服左老前辈的原因,是他的很多经典理论,至今仍不过时。比如那句“把下三路的新闻往上三路做”的名言,就是对怎么做涉性报道最好的解释。当然,类似的名言还有很多,比如让敏感的人说不敏感的话,让不敏感的人说敏感的话……老左的思想闪金光!

  现在流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K,那就把这句话再说一遍,加上前面的两遍,够数了。处理涉性新闻的总体原则:把下三路的新闻往上三路做。

  具体操作的葵花宝典如下:

  1.不描述细节,而是尽量上升到社会现象

  案例A:我刚到搜狐工作时,遇到了这么一个选题:一位80岁的老先生找了一个62岁的性工作者。两人正在进行“交易”时,警察破门而入……我让“点击今日”栏目做了一个报道:谁来关心老年人的性健康?因为研究指出,除了某些特殊疾病之外,高龄男子可以将性生活保持到70甚至80岁,60岁以上的男子有性欲者超过90%,其中54.7% 有较为强烈的性要求。

  搜狐新闻在编者按上写道:当网络热衷于此间的离奇、八卦,当大量的评论嘲笑“80后”的老不正经时,一个严肃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老年人,尤其是鳏寡孤独者的性问题如何解决?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老奶奶会成为性工作者?

  案例B:在一次交流中,有位童鞋问:如何“优雅地”采访性工作者?我说优雅不是装B,是要看到真问题。我在《南方周末》当编辑时,曾经布置过一个选题:谁来保证性工作者的生存权?因为我们发现,性工作者被打、被抢、被强奸的事情很多,而发生这类事情之后,受身份的影响,她们又不敢去报案,于是导致了此类事件越来越多。但她们也是人,是中国公民,有安全生存的基本权利。于是,南周记者深入东莞,调查围绕这个主题展开。

  2.可以普及性知识,但不能使用文学性语言大量描述场面和技巧

  这个其实很好理解,就如同中国卫计部门拍摄的婚前性教育的科普片与日本AV的区别。前者是知识的普及,而后者是纯场面的刺激。

  以下几个案例,都是偏科普类的相关资讯:

  (1)关于身体(某些部位)的健康问题,比如《男人尺寸太小,究竟如何治疗》。

  (2)关于性病、艾滋病的防治,比如《艾滋病传播主途径:从卖血到性交感染》。

  (3)关于生理卫生,比如《青春期自慰应该禁止吗》。

  (4)关于技巧问题——这个最需要注意,距离黄色小说只有一步之遥。还是那句话——不描述性场景以及性行为,从运动、医学、食物等方面讲解如何提高质量和能力。

  而这一点,《南方周末》在潘绥铭专栏里做得非常到位。用潘教授的抬头包装专栏只是规避风险的答案之一,另一个技巧就是严格科普。如果触犯了这个底线,你用玉皇大帝的抬头来包装都没用。

  3.把标题做得更高、大、上

  在这种涉性新闻中,网络编辑把标题党发挥到了极致,特别喜欢把其中的某一个细节放大做题目,如同A片。其实,这是一种很笨的行为——标题是吸引用户来看文章的。而涉性新闻本身已经具备很好的关注度,根本不需要火上浇油。正如同美国的《花花公子》完胜英国《阁楼》,媒体的B格就是从这里显示出来的。

  4.配图

  这个不说了,直接配张图给大家看!这就是第二题的答案。

    注:由于年代略久远,彼时《中国新闻周刊》封面报道《一夜性情》的原图已难觅踪迹。上图可视为一次场景重现:一次性纸杯,一次性。 

  5.节奏

  我很欣赏辛弃疾的一句词:况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翻译过来就是说:涉性新闻不能没有,但如果你在一个页面上连续放10条,谁都受不了。掌握节奏,把握比例,亲,懂了吧?

  最后,预祝这篇文章能够通过层层审核,顺利发出来——这可是绝对的正能量!

  (转自“一点晨光”微信公号)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1113/n426317765.shtml report 4045 文/吴晨光先提两个小问题:1、1980年代,中国尚处在“谈性色变”的阶段。《南方周末》开先河,请著名性学家潘绥铭在其文化版开了专栏,每周一篇科普“性”文章。此专
(责任编辑:JC)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