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声音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亲,你被自媒体黑过吗?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吴晨光
  • 手机看新闻

  文/吴晨光

  最近,两个自媒体(人)火了,因为黑别人。一个叫“顶尖企业家思维”,一个叫“周末干嘛”。前者因为捏造王健林的言论,被万达起诉索赔1000万元;后者涉嫌发文侮辱艺人黄圣依,被黄的宣传团队泼了满脸果汁。

  几天过去了,黄圣依的事情还在争吵之中,但万达起诉之事已有了结果。“顶尖企业家思维”公开道歉:可能是因为我对偶像王健林的盲目崇拜,才犯了如此大的错误……我的人生又是一片黑暗,我感觉好害怕,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么大的事情。真怕这辈子就这么毁了,我还没结婚,没有女朋友,这辈子会不会就这么完了……我甚至不敢出门,如果一辈子不够还(钱),我愿意十辈子慢慢还……

  瞬间看吐了。“顶尖企业家思维”真应该改名为“顶尖不要脸思维”。同是自媒体公号,真为与你为伍感到丢人!

  颠覆“三审制”

  “黑人”这种事情,在机构媒体时代就屡见不鲜。像首富王健林,还有黄圣依这样的明星,因为他们的名人效应首当其冲。

  最黑的地方则是在山西——因为这里产煤,而且矿上经常死人。有一批记者甚至是媒体机构,每天就琢磨着怎么趁机写负面收黑钱。我在《南方周末》工作时,有次去山西采访,当地一位朋友问:你有记者证吗?我说有啊。他说你发财了!某某地方正好发生一起矿难,你带着记者证过去,直接找老板领钱就行了……

  后来,《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文章,首次披露无良记者(不是我!)在山西矿难收黑钱的内幕,标题是《金元宝岂能遮住新闻眼》。

  但相对自媒体,在传统媒体发稿还算严苛,一般需要过三关:

  1.编辑审核。比如在《南方周末》,编辑是稿件的第一把关人。记而优则编,这是当时南周编辑选拔的重要制度。有一次,我写了一篇三千多字的稿子,我的编辑张捷——现任《人物》杂志主编,给我写了四千多字的修改意见。每一个细节,都要求我核实甚至提交证据。有如此专业而认真的编辑把关,别说故意黑人的文章,就连模糊的信息源都会被清除掉。

  2.副总编审核。编辑签字后的稿件,按流程呈交副主编。每个副主编分管一个部门,比如新闻、财经、文化等等。在这些专业领域的积累,会让他们对稿件里的问题——比如涉嫌有偿宣传或者违背常识——非常敏感。

  3.总编辑审核。针对封面报道及专题、调查等重要版面报道,总编辑也会一个字一个字盯。没有老总最终签字,你的文章不可能印在报纸上!

  优秀纸媒的记者,其职业素养也值得称道。一篇1500字的稿子,需要有3个以上信息源,且信源之间必须互不干扰。对敏感问题——特别是援引采访对象的话,需要有录音保留。我至今还保留着若干重要采访的录音,它们已经封存了十多年。因为我怕采访对象有天反悔,出来找我打官司。

  现在,自媒体时代来了,人人都是记者,“黑人”根本不需要记者证了。自媒体彻底颠覆了传统媒体“三审制”的规矩:从“先审后发”到“先发后审”。也正因为是自媒体,所以没有把关人,自己对自己负责。遇到像“顶尖企业家思维”这么不要脸的公号,还能咋办?

  而互联网“秒报”的特征,让传播变得非常粗糙。为了抢看点,大量不经核实的消息甚至是故意编造的谣言,充斥网络。所以,新浪网前总编辑陈彤有句名言:互联网正变得越来越不堪入目。这也是他离开新浪的重要原因。

  黑色一条龙

  正如黄圣依的宣传团队所言,不良自媒体已经形成了“黑人”的一个套路,通常如下操作:

  1.注册一个传媒公司。今天,做这样的事情几乎是零成本。

  2.在微信平台上申请若干公共账号,美其名曰“矩阵”。找到若干写手,炮制若干高点击率文章——耸人听闻的标题,子虚乌有的事件(反正也没人审稿),非常暴露的图片,这些手段必不可少。之所以使用矩阵模式,一个是影响面更广;另外各个公号之间,还可以互推。

  3.入驻各类自媒体平台,如搜狐自媒体、百度百家等,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一点资讯和今日头条更是他们的重要选择——诸多自媒体人评估:一点和头条带来的展示量、点击量及精准分发,远非其它自媒体平台可比!

  4.锁定目标人群,比如企业家和明星(关注度高且有钱)。一位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公关总监告诉我,有些自媒体账号会费尽心机,在他的老板面前展示各种“负面新闻”。偏巧公司的老板又很爱面子,只要看到负面,就下令让公关总监删除。想删吗?给钱吧!这就是所谓的合作费用,通过公司走账,最后进了个人腰包。

  看了上述手段,你可能会觉得:这个也没啥难的。确实,从技术含量上说,比写一篇调查报道要容易100倍。但必须有一点特殊能力:脸皮够厚,节操放弃。

  维权成本有多高

  与制造“黑色文章”的低成本相比,被黑者维权的高成本让很多人不得不放弃。胡说八道易,有理有据难。造成影响易,消除影响难。这就是今天互联网传播的特征之一。所以,万达这次的起诉,可谓有勇气有意义。而其判决结果,可能会成为影响以后类似官司的参考案例。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成为万达。打过官司吗,亲?请律师、准备证据、立案、开庭、判决,对方不服判决上诉,二审开庭……就算你赢了,执行还是个问题,现在“老赖”太多了。正如“顶尖企业家思维”所说:十辈子我也赔不起(当然王健林同学也不差钱儿),遇到这种无赖,你咋办?

  所以,黄圣依的团队才会选择简单粗暴的方式:泼果汁。这种方式见效快而且解恨,但同步产生的负面效应也很大——这种“以暴制暴”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结果也是如此:有一群人跳出来支持黄圣依,另一群人则强烈质疑。双方一炒,结果之前那些八卦绯闻又被拉出来重新说了一遍,不知道这事的人都知道了。

  向主管部门投诉?在万达的声明中,有称“已经向国家网信办举报”。然而,在目前的管理体系中,主管部门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国家信息安全。这一点,不用深说,我想大家都懂的。但随着类似事件的增加,对自媒体的管理应该成为互联网管理的重要课题——毕竟,目前中国的微信公共账号已经超过1000万个;而在类似很多媒体平台,自媒体提供的文章数量已经超过40%,阅读比例超过了60%。

  那么,对于这种“黑人”的账号,就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了吗?

  1.在相关平台上及时投诉。在微信、在百度、在一点资讯等等平台上,管理者对于举报还是非常重视的。只要投诉人能提供相关的证据及身份证明,一般而言,在12小时内能够处理完毕。

  2.自媒体平台——比如说一点资讯,已经认识到这种垃圾账号带来的负面影响。作为“水源计划”的一部分,我们一方面邀约优质自媒体入驻,另一方面把这种黑色账号清除。即使做一个搬运工,也要做个有态度的搬运工。毒品,你当然不能搬。

  3.还记得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食品安全成为中国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现在也是)。牛奶里掺着三聚氰胺,肯德基里有苏丹红,多宝鱼是用避孕药养大的,肥猪吃的是垃圾和瘦肉精……于是,种菜的人不吃自己种的菜,养猪的人不吃自己杀的猪,奶农们不喝自己挤的奶。

  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不吃猪肉但吃了多宝鱼,不吃蔬菜但喝了毒奶。于是有一天,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大家还是自我约束一下吧!如果继续这样干下去,把彼此都毒死了。

  在网络“黑人”也是如此。互联网的交互、平等、自由、共享适用于每个环节——你赞美我,我也可以赞美你;你黑我,我也可以黑你。如果形成了这样一个循环或者互相报复的恶劣环境,最后的结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期待着某天所有人都能意识到这一点,网络环境才能真的变得清朗起来。

  (转自“一点晨光”微信公号)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1126/n428238184.shtml report 3663 文/吴晨光最近,两个自媒体(人)火了,因为黑别人。一个叫“顶尖企业家思维”,一个叫“周末干嘛”。前者因为捏造王健林的言论,被万达起诉索赔1000万元;后者涉嫌发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