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声音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回眸2015:当你面对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吴晨光

  文/吴晨光

  7年前的这个时刻,恐怕是温家宝最为感伤之时。这位中国前总理曾用“多难兴邦”形容2008,从南方雪灾到汶川地震,从瓮安事件到三聚氰胺——2008,重大突发事件几乎贯穿全年。

  那年3月,我从《南方周末》广州编辑部回京,出任《中国新闻周刊》副主编,分管社会新闻。我见证了所有灾难的发生,并深度参与到对它们的报道中。让人无法忘掉的一个细节是:周刊一位女记者从汶川震中归来,一下子抱住我说:晨光老师,活着真好!

  我和我的团队凭借着瓮安事件调查,以及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调查等报道,3次获得了“南方周末年度传媒致敬”——这个奖项一度被誉为“中国的普利策新闻奖”。但当拿到印有报道名字的报纸时,我总是心如深潭:每一篇优秀作品的背后,都是无数的生离死别。

  但作为职业媒体人,我们又必须深入探讨重大突发事件的处理模式。好在,与多难的2008相比,2015年的大事件偏少。但也仍有一些动人心魄的事件,永远留存在我们的报道中。

  一

  在解析重大突发事件处理的专业技巧之前,先讲讲互联网的工作原则。金庸先生在小说里,多次提到一个想成为绝世高手的必经之路(不是欲练神功……这个,只在《笑傲江湖》里说了一次)——打通“任督二脉”。

  在我的理解中,任脉指“主路径”。所谓主路径,用一句话解释:用户集中的地方,或者说读者第一眼能看到的地方。相对于《人民日报》第20版右下角,它的头版头条就是主路径;相对于央视13套凌晨1点播出的节目,《新闻联播》就是主路径;相对于一点资讯社会频道的第五屏第三条,我们的首页流(推荐流)就是主路径。

  换而言之,经营好你的首页、头条,工作就做对了80%。

  督脉,就是今天要讲的重大突发事件。事件越重大,用户关注度就越高,流量就会越高。无论是在凤凰网、搜狐网,包括一点资讯这样的非新闻类客户端,每一个重大事件到来之时,流量都会有一个飙升。2015年,借助对长江沉船、周永康事件的内容运营,一点资讯两次创造了DAU的新纪录。而当我们重点报道了优衣库事件后,一点当日DAU首次突破1000万。而这种规律反应在微信、微博上,就是刷屏。

  “一点资讯”是一个千人千面App,它根据你的兴趣推送文章,但为什么还要强调重大突发事件处理?因为事件越大,个性与共性越相同。当没有大事件的时候,每个人都关注自己那点事;但当重大突发事件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瞩目这一点。在一点资讯的内容运营逻辑是:特大事件编辑全干预;重大事编辑强干预;普通事件编辑不干预。

  二

  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究竟什么算是重大?

  曾经有人讲过:衡量一个时政报道的重要性,是看它对政策的影响大小;衡量一个财经报道的重要性,是看它对资本影响的大小。但我认为,衡量一切新闻的重要与否,只有一个标准:对人影响的大小。因为一切新闻都是关于人的新闻。而对重大事件处理的核心,也是对人的命运的关注。

  这个标准分为三个层次:

  1.影响了多少人。影响10万人事件和影响10个人的事件,量级肯定是不一样的。按照中国安全生产事故分级标准,9个人是一个坎儿,29个人是一个坎儿——如果一起矿难死亡了30人,就属于特别重大安全生产事故了。

  2.影响了什么人。生命无高低贵贱之分,但是一个事件影响了7个普通人和影响了“那7个人”,重要性肯定不一样。从媒体的角度说,新华社的《动态清样》发行量寥寥无几,但影响力巨大,就是这个道理。

  3.影响到什么程度。拿SARS和埃博拉病毒相比,前者死亡率是10%,而后者死亡率几乎是100%,如果它们开始流行,你当然知道哪个影响更大。

  所以,总的来讲,判断一个新闻重要的核心就是四个字——以人为本。

  第二个问题:“突发”是什么?

  最简单的解释:不可预测。如果地震可以预测,那么汶川不至于死亡6万多人;如果空难可以预测,那么没人会登上MH370航班。如果用打仗来形容,突发事件是一场媒体人的遭遇战。

  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要放弃对重大突发事件的报道准备。凤凰网CEO刘爽有一句名言:要把遭遇战打成阵地战。也就是说,要把无准备之战打成有准备的战争。在重大突发的处理过程中,有很多规律可以探讨、总结。

  三

  我在搜狐工作时,发动新闻中心六十多名编辑记者,对2000年—2013年所有重大突发事件进行总结,其分为九类四级。其中九类包括自然灾害(如地震、台风、海啸、泥石流)、安全生产事故(如矿难、空难、海难)、食品药品安全、群体性事件、环境污染事件(雾霾)等。而四级分别为三级、二级、一级、特级,每一级的应对方式不同。这在《超越门户》一书中已经有详细论述,不再啰嗦。

   下面一张简图,是站在更深维度上的思考:究竟哪类突发事件应该投入更多精力、更大规模进行报道?

  图的纵轴是死亡人数,这是个绝对值,判断相对简单;而横轴是事件类型:一般而言,人祸的关注度要大于天灾;公共领域发生的事故(如空难)的关注度,要大于专业领域(如矿难)。此外,一个事件背后的延展性,也应该纳入考量范围: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死亡人数的量级相同(都是上百人),而天津港大爆炸的关注度远远大于长江沉船。

  从上述几个维度判断,2015年排行前三位的重大突发事件应为:

  1.雾霾。由央视前名记柴静制作,直指北京最痛点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在朋友圈空前刷屏。因为贴近性和名人效应,连我家的保姆都在谈论此事。

  2.爆炸。天津港滨海大爆炸,引出了一个新话题——危险品工厂与居民区的关系。在中国生活的你,身边的“定时炸弹”还有多少?

  3.暴恐。导致上百人死亡的巴黎暴恐事件是标志性的,它牵连出国际恐怖组织ISIS,甚至将一年前的MH17失事重新定义为恐怖袭击。也正因为中国新疆暴恐事件多发,所以这一类事件的关注极高。

  分级、分类其实很简单,因为这叫事后诸葛亮。难的是在事件发生后极短的时间内——此时甚至伤亡数字不明朗的前提下,作出判断。这真的是一场战斗,如果判断失误,比如把一个不重要的新闻做大了,甚至使用推送手段强奸用户的眼球,那么你的App就会面临被卸载的危险。所以说,在衡量一个新闻人素养和能力的时候,对选题的判断是第一要义。特别是网站、App的值班编辑,要求以秒为单位的反应以及正确的判断、分析。

  四

  当给出一个合理的判断之后,重大灾难报道的一般步骤为:

  1.死亡人数:这是核心信息,自始至终。

  2.现场细节:点击率极高的报道。

  3.救援状况:涉及到生命的挽回,很有悬念,可以使用直播手段。

  4.事故原因:天灾还是人祸?个案还是共性?

  5.追问责任:谁应该对死者负责?处分乃至量刑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还是以人为本。这个人不是官员,而是死者——也包括死者家属。但很多媒体的稿子是拍马屁的——比如报道领导很重视、“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云云。在面对生命逝去的那一刻,能发出这样的东西,也是跪了。

  而在每个事件中,都有一些特殊的“点”需要拎出来。拿天津港爆炸举个例子,其背后有几个角度和问题值得深揪:

  第一,危险品为什么会距离居民楼不足1公里的距离?第二,瑞海国际的背后究竟是谁?第三,究竟谁指令消防员进入危险的爆炸现场?第四,此次爆炸的次生灾害——比如空气污染,究竟有多严重?第五,天津市政府及企业应如何面对媒体?

  另外,反思和总结永远比煽情更重要,监督公权力是媒体的责任。

  澎湃新闻可谓一家优秀媒体,但在处理长江沉船事件中,发表了一篇文章《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而被公众诟病。但在天津爆炸事件中,也有媒体报道了那些逆火而上的消防员——这却被认为是不错的报道之一。逆水逆火,效果不同。为什么?因为前者是职务行为,是事后的搜索,潜水员面临的危险不大;后者虽然也是职务行为,但消防战士用性命去搜索,后来有数十名消防员在此次爆炸中牺牲。两者相较,高下立现。

  五

  2009年,当我在《中国新闻周刊》任职时,已经在布局全媒体采访模式。当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不仅仅限于杂志的深度报道,还包括微博快讯、网站消息、杂志深度,重要的事件要有视频。到了搜狐网完成媒体融合之后,我建立了全媒体采访部,处理重大突发事件的步骤如下:

  1.迅速派出记者前往现场。

  2.后方直播间同步启动。在记者未能发出独家报道前,使用新华社、人民网等合作媒体消息作为信息源。

  3.记者抵达现场或拿到素材之后,与后方直播统筹主编、直播图文编辑进行沟通,发回现场文字、图片、短视频,特别是音频——因其不受带宽限制且现场感极强,在全媒体直播里很受网友欢迎。

  4.在直播进行中,收集优质素材,形成消息稿。

  5.寻找最有价值的新闻点进行纵深,形成深度报道。

  6.找到核心当事人,请其到搜狐直播间进行访谈,同步栏目《新闻当事人》。

  7.收集优质视频素材,制作新闻视频专题片。

  8.以上内容争取在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搜狐网、搜狐微门户同步展示。

  这种全媒体采访模式,目前已经被很多媒体采用。今年的尼泊尔地震,搜狐新闻还派出了无人机进行现场播报。

  而职业记者存在的意义,也在于重大突发事件。中国目前有1200万个自媒体公号,其中90%以上,是个人自媒体。他们有垂直的内容、灵动的标题、活泼的文风,但面对重大突发事件时,与职业媒体人根本无法相比。还拿天津港爆炸作为案例:新京报、无界、澎拜、界面、财新的发力,才让真相逐步呈现。

  在这个平面媒体断崖式下滑乃至纷纷死亡的岁末,我们应该为这些职业记者致敬——当网民的人肉搜索、当自媒体的标题党失效时,真相由你们揭开,王牌依然在你们手里。

  六

  最后,用天津港爆炸时我写的一篇文章作为本文的结尾。更专业的报道、更深度的业务总结,不仅仅是为媒体人遭遇战的胜利。

  天津大爆炸头七祭:七秒·七天

  据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而在新闻层出不穷的移动互联时代,人的记忆只有7天。

  8天前被炒得火热的释永信事件,你还记得吗?

  正因为8月12日的天津瑞海国际爆炸事件,让所有注意力转向了这场特大安全生产事故,之前的很多新闻被瞬间淡化。

  转眼又是7天。今天,是大爆炸114名死者的“头七”祭日。在中国的习俗中,这是死者魂魄回家的日子。家人应该在魂魄归来之前,准备好他生前最喜欢的食物,以作诀别。而在明天,魂魄会飘向西方,“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某人的离开而停止转动,这个国家也不会像有些人描述的那样——这次的爆炸,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否则,我们的时代,已经被终结过成百上千次了。

  但我们不应该像鱼那样,只有短暂的记忆,或者只是借机在网上发泄自己的情绪。某个新闻可以被更新、更劲爆的消息替代,但很多东西,应该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关于死亡人数,至今仍未明了。七天了,那57名“失联者”(8月18日官方数字)今安在?关于事故原因,至今仍未明了。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场灭顶之灾?

  关于责任人,媒体的报道已经让瑞海国际的“带头大哥”——于学伟浮出水面。但这个神秘人物的背后,又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操控,以至于能让这样的炸弹置于居民区旁边不足1公里处,并能储存700吨剧毒物质?

  ……

  还有更深层次的思考:

  比如居民区周边的化工厂。这是个案,还是像“重庆钉子户”一样的普遍现象?中国还有多少颗“定时炸弹”威胁着我们的生命?

  比如牺牲的数十名无编制消防员。今天,“临时工”(有些报道说是“合同工”)已经成了一个专有名词,他们可以没有任何社会保障,可以在官方机构遇到麻烦时出来“顶包”,可以在最危险的时候充当机器人直扑一线——在中国,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比如政企关系问题。在这场事故中,地方政府与原本隶属部委的企业反复博弈,就如同周冠五时代的北京市和首钢总公司。当一个企业背靠大山而成为“独立王国”、失去监管之时,出事一定是必然。

  再如舆情应对。有媒体认为:天津市政府面对灾难的态度——特别是几场新闻发布会,如同“火上浇油”。发布会上“不知道救援总指挥是谁”的回答,暴露了更深层次的体制问题。

  感谢财新的一位记者,他冒着危险,在今天这个我们可能即将遗忘大爆炸的日子,写下这样一段给人刺痛的文字:

  8月18日,天津。

  上午首次降雨,记者在雨中观察到路面出现大量异常白色泡沫。记者随即出现不同症状的反应:面部嘴唇处有灼烧感,胳膊处感觉“辣辣的”;左手关节处热痒……

  但愿这种刺痛,成为天津港大爆炸“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转自“一点晨光”微信公号)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51222/n432239032.shtml report 6850 文/吴晨光7年前的这个时刻,恐怕是温家宝最为感伤之时。这位中国前总理曾用“多难兴邦”形容2008,从南方雪灾到汶川地震,从瓮安事件到三聚氰胺——2008,重大突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