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声音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你们都误会“小编”了!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吴晨光
  • 手机看新闻

  我很讨厌互联网编辑自称“小编”——这是自卑和推脱责任的称谓。你掌握着重大的舆论工具,你是可以影响这个社会和国家的人。

  2005年——我30岁的时候,背着并不沉重的行囊,辞别北京,只身来到广州。我被南方周末编辑部任命为调查、民生两个版的责任编辑,从此开始了“改稿子”的生涯。

  已有7年记者经历的我,对这个职务非常向往。否则,也不会背井离乡。鼎盛时期的南周记者均被外界视为神话,但真正处于报社核心的,还是编辑。在南周有一句话:记而优则编。

  所以,如果你认为编辑的工作仅仅是改改文字,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我此后7年的纸媒编辑生涯中,我对编辑职责的理解,大概包括几个层面:

  1.确认选题及角度;

  2.为记者拿到核心信息提供帮助;

  3.对稿件进行修订及包装;

  4.给你所负责的版面定位。

  而在这四点之中,第一、第四才是编辑的核心工作。而第四点,也是编辑和记者工作最大的差别:记者对文章负责,编辑对版面或分管领域负责。

  没有好的选题,之后所做的一切工作——包括采访、写作、包装,全部是南辕北辙。所以,编辑才能在南方周末被誉为“中场发动机”。而衡量一个选题的重要性、该不该做,是编辑最重要的素质。

  那么,什么样的选题值得深挖?有人说,衡量一个时政选题的重要性,是在其对政策影响的大小;衡量一个财经选题的重要性,是在于它对财富流动影响的大小。这些都没有问题,但归根及底,判断一个选题的重要性包括三个方面:

  1.它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多少人;

  2.它影响(或者可能影响)什么人;

  3.它影响到什么程度。

  因为一切新闻都是关于人的新闻。不管是时政、社会、财经、科技,最终会归结到人身上。

  选题判断还有一些基本逻辑——比如人情味、贴近性、矛盾与冲突等等。也正因为有了这些标准,我的版面上出现了不少名篇:比如《山西黑砖窑事件调查》《神雕之死》《飞索求学》《寻找血肉钢板的下落》等。今天,当我和这些文章的作者聊起当年的作品,依然有种骄傲的感觉。

  但我对南方周末最大的贡献,是对版面定位的创新。《调查》《观察》是南周的名版,其影响力仅次于头版。在这个版面上,我做的工作更多是继承。而《民生》在创立之初,责任编辑曹西弘所给出的定位是“消费广场”(民生版的前身就叫消费广场),直指市场提供的假冒伪劣产品,以及类似中国电信这样的垄断企业。它和央视的“3.15晚会”很像。当我接手后,发现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完善,假冒伪劣产品和垄断虽然还是存在,但比上世纪90年代好很多。而另一个问题逐渐暴露出来——政府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在一些方面差强人意。

  每个月,我们的工资都是要扣税的;你想开饭馆,也要上税。这些税收上交到国家和地方,然后用于看病、上学、修路、公交……这就是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所以,民生版从主打市场提供的产品服务,转移到政府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上。在这个定位下,我们又进行了细分。作为一张纸媒,没有互联网的大数据统计,与读者的沟通只有一封封来信和电子邮件。我和几个实习生使用人工统计,分析出读者的痛点在哪里——比如曾经连续5个月,教育乱收费问题成为读者来信的第一大投诉热点。

  后来,我们在《民生》版开辟了“纳税人烦恼”的栏目,通过案例、统计分析,包括漫画等手段,呈现版面的定位。这种定位,在某种程度上又唤醒了纳税人意识——而这正是当代中国所缺少的。

  2008年,当我离开报社时,把民生版的定位进行了整理,发给了同事们。7年以后,一位南周的同事看到了我出版的《超越门户:搜狐新媒体操作手册》后给我打电话说:早就料到你会出书,因为你是最懂得经营版面的编辑。

  《超越门户》是我和搜狐新闻中心全体编辑用了3年积累而成的作品。2012年,我到了搜狐工作之后,发现网络编辑的工作更加聚焦,可以用两个环节概括:

  1.发现好文章并把它呈现在版面上;

  2.对其进行包装,特别是改标题。

  但由于互联网和阅读特点,以及考核标准的问题,网络编辑在这两件事情的处理上往往走极端:

  1.下三路或者“黄赌毒”的文章被呈现的可能性最高;

  2.标题党满眼都是,而好标题和标题党的界限模糊。

  所以,在《搜狐新闻采编规范》中,我使用了两个章节来矫正这些不好的习惯。其中一章是《新闻判断与遴选》,另一章是《只做好标题,不搞标题党》。而在《超越门户》一书中,有一章专门描述了要闻版面处理的规则:《五大哨所,和而不同》。

  值班编辑例会上,我经常表达一个观点,不管是平媒还是网媒,作为值班编辑,你是有责任的。作为网编,你的责任更大,因为你影响的人更多。鼎盛时期的南方周末,发行量不过百万,而在搜狐、一点资讯,用户都是千万乃至上亿量级。所以,我很讨厌互联网编辑自称“小编”——这是自卑和推脱责任的称谓。你掌握着重大的舆论工具,你是可以影响这个社会和国家的人。

  等到了一点资讯之后,对编辑的要求就更高了。因为在这款千人千面的APP上,编辑无法像在搜狐一样控制整个首页,所以,对稿源的把控、与算法的沟通就成为最重要的工作。我用武侠里的概念形容一点资讯编辑的工作——稿源是倚天剑,算法是屠龙刀。但只有具备深厚内功的人,才能驱动这两个利器。而内力,就是多年培养的对新闻的判断能力、对文章质量的鉴别能力。

  还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一点资讯的内容主要靠抓取,那么,编辑如何输出自己的价值观?我的回答是:第一,抓什么不抓什么,是由编辑来判断和决定的;第二,虽然一点资讯没有自己的记者团队,但一切优秀的原创者都可能成为我们的记者。如果你有信心和能力,你可以做天下最优秀的编辑。

  (作者系一点资讯副总裁、总编辑)

  (转自"一点晨光"微信公号)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60427/n446358010.shtml report 2863 我很讨厌互联网编辑自称“小编”——这是自卑和推脱责任的称谓。你掌握着重大的舆论工具,你是可以影响这个社会和国家的人。2005年——我30岁的时候,背着并不沉重的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