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新闻·资讯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中国记者用洪水调侃NBA球队被指"丢人丢到了国外"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张耀升
  • 手机看新闻

  (提要)几位常年在一线采访的资深媒体人谈新闻采访的边界和底线。

  采访、整理|张耀升

 

  因为一次采访意外,一名驻NBA的中国记者被指“丢人丢到了国外”。

  “我有一个有趣的问题。"

  这名驻站NBA的记者的英文带了些中国口音。

  “去年你们来休斯敦打客场,第三场因为休斯敦有洪水,你们就赢了,但是第四场休斯敦没有洪水,你们却输了。”

  略显颤抖的语调,已经感觉到了记者一丝丝的紧张。

  “今年你们又来休斯敦打客场,第三场休斯敦有洪水,你们却输了,第四场没有洪水,你们赢了…"

  问题还没说完,被受访的NBA球星格林打断了,他双手交叉,脸上露出明显不悦的表情。

  “兄弟,上次练习你也问了关于洪水的问题,我当时说我会为整个休斯顿祈祷,因为你不会想看到任何人经历这一切。”格林毫不客气地把声音音调提高。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想在三分球上做文章,还是希望制造一些争议言论,但你不会得逞的,因为我为休斯敦的人们感到难过。”

 

  记者会陷入了沉默,但格林话还没说完。

  “人们失去他们的房子、汽车、生命还有他们所爱的一切,而你却只想从三分球的问题上,试着让我去制造争议性的言论,我知道你很想得逞,但你绝对不会成功的,这糟糕透顶。"

  “如果我老家在休斯敦,我会做任何事来帮助这个城市,我也很确信很多人正在进行这样的工作,你那天也看到捐款活动了,所以别再问这种问题了,一点都不酷。"

  怕这名记者还是不懂,格林把身子向前倾,又重复了一遍。

  “你一直问我关于洪水的老问题,但是人们却在失去生命和家园,你最好别再问我,这问题一点都不厉害,你也不会从我口中得到你要的,最好给我适可而止。”

  这名来自中国的某门户网站NBA记者,在记者会后被美国网友群起攻击,认为他消费了洪灾,消费了格林,只为了赚读者的眼球,在国内,甚至有网友认为他丢了中国人的脸,扬言将他人肉出来。

  该记者最终被取消了NBA的采访权,记者会所提到的休斯敦洪灾,已经发生超过几个月,夺走至少七条人命,经济损失高达50亿美金,重创了休斯敦。

  这件事情迅速在传媒圈内发酵,很多人都在谈论采访的原则和边界。某门户网站前驻NBA记者黎双富表示,事件也凸显了中国记者在NBA的窘境,不管是网站还是纸媒,因为预算所限,在当地报道体育的全职记者较少,遂聘用了不少当地的留学生作为兼职记者,这些兼职记者大多没有受过专业的记者培训。

  传媒狐(微信号:media-fox)针对这起事件,对几位资深媒体人进行了采访,谈谈他们眼中的采访边界和底线。

  前NBA记者黎双富:该骂,但我觉得还是有可以理解的一面

 

  我曾在美国当了五年的NBA驻站记者,这个问题不能只是看到表面,要看到其中的问题。

  记者这么问问题确实该骂。这次的事引起这么大范围的传播,是因为在任何国家都不该去调侃大灾难,确实是触碰到了道德底线,记者对于价值观的判断有所缺失。

  除了共通的一些底线不能触及,另外,在国外采访的时候还要注意中外文化差异。我自己曾体会过,有些记者问了NBA球员你喜欢吃狗肉吗,狗在西方地位挺高的,尤其在美国,问这种问题等于在质疑他的人格,对他们来说,这是不需要问的问题,

  大环境也是个问题,当年姚明还在的时候,中国各大媒体光是休斯敦就派了二十几个记者,当时最颠峰的时期,四大门户在姚明身边肯定都是有人的,还有许多的传统媒体,像是姚明故乡上海的《新民晚报》等。

  跟以前相比,现在报纸杂志已经很少派记者去美国了,所以现在往往到美国的,都是些新媒体和自媒体,但也因为这样,体育新闻往往流于口水和平面化,这样的环境驱使记者本能去猎奇,我就能想象当时这个记者提这个问题,就只是为了一个好玩的标题。

  大环境让这些记者既没有经验,也没有培训,猎奇的最终结果就是碰到了底线,虽然有人说这是丢了中国人的脸,但我觉得还是有可以理解的一面,因为这些口水新闻,比起正规新闻,更能吸引流量。

  搜狐新闻中心采访部主编王辰:合格记者,首先要是一个有修养有礼貌的人

 

  从这位记者的英文口语能力来看,两个字概括:蹩脚,不夸张地说,中国一个英文表达比较好的高中生都可以赢他。另一个是奇怪的文化差异问题:“三分雨”(指三分球像雨一样多)和“洪灾”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中国人能理解这种生硬的语法玩笑,美国人则很难理解。

  体育新闻报道中出现这种因文化差异而导致的矛盾并不鲜见。年龄代际的差异也会产生问题。我个人印象比较深的是,大概十年前,一位报道CBA的年轻记者写老帅蒋兴权时用了“骨灰级教练”。蒋兴权认为记者在诅咒他早死,大骂记者:“看看咱们谁先死!”

  在互联网的语境里,“骨灰级”意味着资格非常老,然而在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眼中,这就是诅咒。

  仔细看了视频,我大概能够推测出这位提问记者的心理——他希望自己的提问更尖锐更幽默更有挑战性,希望提问能够引发受访者的思考,甚至能够引发全场掌声……

  然而,他收到了相反的效果。他的错误在于,一个合格的记者,首先要是一个有修养有礼貌的人。

  一个优秀的记者在提问之前至少应该掌握以下常识:

  1、问题可以尖锐,但切记:(除监督性报道外),你的提问是为了让对方的回答更精彩,而不是让对方尴尬。

  反面例子:

  意大利超级杯在鸟巢举行,国际米兰1比2不敌拉齐奥。中国记者提出尖锐问题:穆里尼奥你一再抱怨鸟巢草皮不好。为什么同样的场地条件,拉齐奥取得了胜利?

  穆里尼奥暴怒:“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中国足球就是不行了!你们的足球记者提问太业余了!”

  2、受访对象往往只能记住你问题中最后两句话。尽量用简练的语言把问题陈述清楚。

  反面例子:

  2016年两会,澳洲新快报记者:老朋友就是有关照,谢谢。我现在是澳洲《新快报》的记者,我代表澳洲《新快报》提问。我在大陆的时候是中国教育电视台的老记者,我的摄像在哪儿,把镜头给我。我这个提问对发言人非常重要,傅莹女士在90年代的时候在澳大利亚做过一届全权大使,我到澳洲的时候她离开已经很久很久了,但是现在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政府官员还有海峡两岸的华人对她那一届任上都有极高的评价,我要转达这些人对你的问候。好,傅莹你好……

  傅莹:“这就是你的问题吗?”

  3、少做宏大(笼统)式提问,少做预设背景式问题。

  反面例子:本文当事人。

  记者提问的目的是给受访者更多发言空间,记者不要成为主角。

  一方面,记者的问题不能过于笼统(例:你对这场比赛感受如何?)。一方面,也不能像这位中国记者一样做了那么离谱的预设背景。这会让受访者不知所措,有一种“被人设计”的感觉。

  4、尊重受访对象,认同普世价值

  反面例子1:本文当事人——任何天灾都是悲剧,容不得一丝调侃。

  反面例子2:冬日娜对史冬鹏的一系列“践踏式”提问

  “全场观众给你的掌声和刘翔一样多,你作何感想?”

  “没有刘翔陪伴,你有压力吗?刘翔给你鼓励了吗?”

  “你有没有信心得亚军?因为冠军已经是刘翔了。”

  “你觉得和刘翔在同一个时代是不是很悲哀?”

  ………………………………………………

  我理解每一个同行想搞个大新闻的理想和追求,然而,并不是谁都有机会和能力与外国的华莱士谈笑风声的,在那之前,还是要先夯实自己的业务能力。

  《智族GQ》总主笔何瑫:不要把受访对象当工具

 

  也不是要避开对方觉得敏感的地方,因为敏感的问题往往也是重要的问题,也是公众感兴趣的问题。

  但是这个记者的问题相当糟糕,因为它不是个问题,这个是要尽量避免的,新闻发布会时间是有限的,提问的次数也是,这样等于是浪费采访对象和公众沟通的机会。

  当然也不能因为对方不舒服,就放弃深入询问的意愿,有时候问的问题内容是一样的,但是用不同的问法,对方的反应可能会是完全不同,这需要相当的采访技巧,才不会让对方感受到冒犯,甚至可以激发对方的表达欲,让他平时没机会跟外界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举个具体例子,有些采访对象被别人很尖锐地批评,当这个批评客观存在时,我们就可以让对方去回应这些批评,这种时候就需要问问题的艺术,当我们过于直接时,对方会觉得你不怀好意,他可能会愤而拒绝。

  在这次NBA事件中,让受访人感到你来采访我,不是真的想沟通,甚至是把我当成工具,希望我去制造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这个时候对方就会很生气。我们要避免冒犯发生,虽然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弥补,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资深国际记者吴梦启:过分追求新闻娱乐性,违背了新闻伦理

 

  我觉得事关伦理道德的肯定不能问,把灾难与人的不幸经历,把人不愿提起的往事和隐私拿出来做类比,这是很不道德的。

  过去在俄罗斯别斯兰学校事件中,国内某家电视台在直播时,竟然推出了有奖竞猜的活动,猜测这起事件的死亡人数,这个是极为不道德的行为,休斯敦洪水跟有奖竞猜其实是相同的,虽然你做了这个新闻很有娱乐性,但这违背了新闻伦理道德,所以他遭受到惩罚是很自然的。

  激怒是一种有必要的采访手段,但是不能用这种方式激怒。我举个例子,很多年前法拉奇采访基辛格,看了采访报道你会发现,当基辛格不愿意回答问题时,法拉奇会说,假如我手上拿了一把枪,这把枪对准你的额头,你会不会说出我想要的答案,她没用非常强烈的手段要求回答问题或暴露隐私,而是用比较形象的比喻,来比喻当下的采访场景。

  我们可以对采访对象提出激烈的话语,但不要让他不高兴或恶心。又比如说现在采访陈冠希,除非他愿意面对他以前的事,不然我们就不要提,或是轻轻一笔带过,有敏感问题的话,最好也先获得对方谅解。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60427/n446445426.shtml report 7202 (提要)几位常年在一线采访的资深媒体人谈新闻采访的边界和底线。采访、整理|张耀升因为一次采访意外,一名驻NBA的中国记者被指“丢人丢到了国外”。“我有一个有趣的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