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新闻·资讯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专访魏则西事件背后的发掘引爆者:人都有正义感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周佩雅
  • 手机看新闻

  (提要)五一小长假,“魏则西事件”成为公众舆论焦点。孔璞和詹涓,两位女性媒体人,一个自己被百度骗过,一个亲朋好友因癌症去世,对这种疗法产生了怀疑。因此,她们最先对此发声。

  采访、整理 | 周佩雅

  五一小长假,“魏则西事件”成为公众舆论焦点。

  一个涉及百度的企业道德、网络广告竞价排名、部队医院外包经营、莆田系等众多社会问题的事件,能够在互联网上层层发酵,引起热议,靠了两位女性媒体人。

  较早关注这一事件的,是微博一个叫做@孔狐狸的账号。该账号的主人是前《新京报》调查记者孔璞。现在她已经离职,在一家叫做“什么值得买”的互联网公司做内容总监。但她的微博实名认证依然是“报社记者 孔璞”。

  4月27日早上6点14分,她发布了一条微博:“逛知乎,看到这个叫魏泽西男生的患癌帖子,又追到他父亲发布他去世的消息。然后百度了这个疾病,那家竞价排名的医院依旧在首位。好希望那些科技自媒体人写写这个,而不是享受了百度的迪拜游回来后,帮百度卖贴吧写洗地文。”帖子还配上了相关的知乎和百度搜索截图。该条微博转发迅速过万。

  孔璞的微博大概算是舆论发酵的伊始,小长假的第二天,一篇自媒体公号文章刷爆朋友圈,这才令“魏则西事件”演变为公共事件。

  5月1日早上6点44分,微信公众号“有槽”发布了一篇文章《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迅速获得了10万+的浏览量,在朋友圈引起一波“刷屏”。该公众号的创始人叫做詹涓,是资深媒体人,拥有多个媒体工作的经历。

  可以说,正是经过了微博和微信公众平台这两次发酵,魏则西事件才真正受到舆论广泛的关注。而孔璞和詹涓这两位媒体人,一个自己被百度骗过,一个亲朋好友因癌症去世,对这种疗法产生了怀疑。因此,她们迅速注意到魏则西事件的新闻价值和背后复杂的利益链条,并对此进行及时曝光,促成了公众对此的广泛讨论。

  传媒狐(微信号:media-fox)采访了两位媒体人,聊了聊她们是如何捕捉到新闻中的社会热点,又是如何将其进行传播的。

  孔璞:在我发微博之后,一波由医生带动的转发很关键

  传媒狐:为什么会关注该事件?

  孔璞:我是在浏览知乎的时候看到了魏则西生前的回答,一直追着看到了他父亲的回答,也是很唏嘘。

  我是媒体人,我的习惯是边看边搜索。我把他提到的病名又搜索了一遍,很惊讶,发现他当时就诊的医院还被百度推广放在第一位,就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发到了微博上。

  我对这个事情比较熟悉,很多人看到武警二院会觉得就是三甲医院什么的。我自己就是军医家庭出身,我对这种军队医院对外承包的事情比较了解,几乎一眼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加上我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对百度搜索的各种功能、如何优化百度搜索结果之类的比较了解。

  传媒狐:有没有想过会引起热议?

  孔璞:我觉得会受到大家的热议。因为这件事有戏剧性、有话题度。所以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在微博也发了一个。但是朋友圈大家对这种议题都没有多大兴趣。也没有人评论,我就删掉了。

  发到微博之后,一开始没有人评论,后来有医生群体的转发之后才受到关注。第一个转我的叫做是@希波克拉底门徒。他转发之后就有很多人转发了。

  我觉得医生群体发挥了很大作用,因为我一个非专业人士发微博可能大家对我不是很信任。医生群体集体转发了之后能让这件事变得非常清晰,包括外包是怎么回事,疗法究竟有没有效果,对此有没有专业的文献等等。百度第一份声明出来之后,医生群体的发声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传媒狐:是什么促使你把这条消息发布出来?

  孔璞:我本来是医生家庭出身的,我一直对医疗领域的乱象有关注,之前血友病贴吧事件也一直在转发。是个人都有正义感。

  我自己也被百度骗过。我之前想买热水器,就在百度搜索万和热水器,然后被一个山寨万和热水器的公司骗了,因为它的搜索结果排在万和官网前面。我被骗了几百块钱之后就去找了厂家,万和说他们出不起这个钱,所以只能让山寨网站排在前面。

  我当时发了个朋友圈抱怨了一下,没想到朋友圈里几个记者朋友都说,我也是买的万和,也是被骗子公司骗了。我的朋友圈就这么大,都能遇到朋友来吐槽,可以想象被骗的人不在少数。

2016年5月2日“万和热水器”搜索结果,排在官网前面的是百度推广的广告
2016年5月2日“万和热水器”搜索结果,排在官网前面的是百度推广的广告

  每一个搜索引擎都要靠搜索竞价排名挣钱的,但是是否应该对医疗公司开放,还有待讨论。我对比了一下360搜索和搜狗搜索,广告都没有百度这么夸张。百度灰色的“推广”两个字做得很不明显。

  我买万和热水器的时候还在媒体工作,我自己搜索消息也会注意辨别真假,结果还是被骗子公司骗了。

  传媒狐:百度对你进行公关了吗?

  孔璞:他们的公关找过我,但只是跟我沟通这个问题,让我不要有误会,没有让我删帖。

孔璞自己对微博“被删除”的解释
孔璞自己对微博“被删除”的解释

  詹涓:如果每篇文章能帮助到一两个人,我就觉得有意义

  传媒狐:你是如何发现线索的?

  詹涓:上周二、周三刷微博的时候,发现很多人转发@孔狐狸的一条微博,讲了受害者魏则西在知乎的回答以及他父亲发布的死讯。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心想又是这样一件事情。后来我发现,随后两天相关的转发并未减少,就想着试试看。因为不知道能查到哪一步,就先查到百度上面的这家医院的网页,然后再查各种各样的ICP备案,很快就查到了幕后的主管方是哪里。

  传媒狐:你从写作到发表,大概耗时多久?

  詹涓:耗时不长。我在周五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后,就开始调查整个事情,包括搜集各种在线搜索、一个电话采访,加上因为疗法方面内容比较高深,就咨询了几位身边的肿瘤科的大夫。整个调查过程大概花了一天,写用了半天。

  传媒狐:你有没有担心会有什么风险?

  詹涓:当然特别担心有危险。这个事情整个我觉得我都没有写透。因为很多东西,包括军队医院、肿瘤的疗法,可能会牵动国内大多数开展这个业务的三甲医院。另外还涉及监管方面。任何一个方面追究下来我觉得都挺吓人的,可能号都没有了。

  不过我最怕的是逻辑有纰漏,事实不准确,好在应该没有硬伤。

  传媒狐:背后推动你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什么?

  詹涓:原因之一是我一直关注民营医院,尤其是莆田系和百度竞价这方面。我的公号以前也写过这方面的文章。另外也有我个人的原因,我的爸爸是因为肺癌去世,前年我的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也是高中同学因为肿瘤去世,去世前两个月他也接受过这种疗法。我对这种治疗特别特别怀疑,我搜各种文献,都没有证实可靠性。我的同学把命押在这方面,最后阶段借了钱做了两个疗程,但做完两个疗程后高烧一周后还是去世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纯粹就是希望有一个人看到就好了,这篇文章就有意义了。

  传媒狐:有没有想过文章会如此火爆?

  詹涓:完全没想到。因为我的公号自认为是一个“小微公众号”。结果四个小时就到了10万+,到10万后被微信删了一次,我申诉之后又恢复了。我特别生气,当时并未指望能恢复。我以为是惹到某些机构了。我做申诉时,发了一张我做这篇文章时整理的资料照片,就是对着屏幕拍了一张。三个小时后,文章恢复了。但取消了打赏键,我特别郁闷。

  微信删了之后我在朋友圈分享了预览版,一个没有见过面的新浪网友,一个媒体同行,帮我做了不同版本的图片版。预览版的阅读量三小时也过了10万。我觉得这个数字对微信平台起到了一点作用。(希望腾讯微信不要因此取消这一功能)。

詹涓的申诉页面和调查资料
詹涓的申诉页面和调查资料

  传媒狐:你是传统媒体人出生,但这次是你的自媒体文章产生了很大的威力,对你自己有没有产生什么冲击?

  詹涓:我觉得说明传统媒体出生的记者在这个时代照样棒棒哒。不过话说回来,我挺过意不去的。不管怎么样,对我供职的媒体可能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影响。尤其涉事的公司机构如果可能会觉得这个公号不是我个人,而是我的媒体在背后授意,其实并没有啦,都是我一个人在做这个事情。不像机构媒体,我一个人做,受到的阻力小,不会被毙稿。

  传媒狐:经营这个公号,希望它承载些什么么?

  詹涓:我没有什么具体的期待,就想自己写得爽。调查报道拆解谜题的过程极其有趣,如果每篇文章能帮助一两个人,那就是锦上添花。所以这个号不可能频繁更新,工作和生活最重要,有自己感觉必须写的东西就好好写。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60502/n447286632.shtml report 6714 (提要)五一小长假,“魏则西事件”成为公众舆论焦点。孔璞和詹涓,两位女性媒体人,一个自己被百度骗过,一个亲朋好友因癌症去世,对这种疗法产生了怀疑。因此,她们最先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