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新闻·资讯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新华社记者10年前文章刷爆朋友圈:说明关注度不够

来源:搜狐传媒 作者:张耀升
  • 手机看新闻

  (提要)10年后看到自己的稿子依然刷爆朋友圈,《瞭望东方周刊》的记者朱国栋说,莆田游医的问题,无论是个人还是监管机关,关注度都不够。

  文 | 张耀升

  福建莆田东庄镇。

  这是个富裕的村庄,许多农民的房子都有五、六层高。

  街道上没什么成年男子,青壮年都到外地做医疗事业了。

  10年前的2006年曾亲自探访莆田东庄的前《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朱国栋对传媒狐(微信号:media-fox)这么回忆着,10年后的今天,人们转发着他当年采写的关于福建莆田游医控制民营医院的系列报道,依然被认为是目前为止对莆田游医最深入的一组报道。《瞭望东方周刊》是一本新闻杂志,由新华社主管。

  文章的标题是《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内容分为了两篇。作为最早调查莆田系的记者之一,朱国栋系统梳理了脉络,做成了当时对莆田系最全面的调查稿,当年即引发了舆论对于莆田系的关注。

  10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吊诡的是,朱国栋的调查报道发表10年后,莆田游医反而发展得越来越壮大;而朱国栋本人则在2010年离开新闻业,从事农业。

  “10年了,但这个问题获得的关注度一直都不够。”朱国栋说。

  谈10年的报道: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并没有引起什么变化

  传媒狐:你是如何获得莆田系问题线索的?

  朱国栋:我们的报道是06年出来的,有这个线索应该是在03、04年,当时有个契机,有个做这一问题的电视节目被停播,这个节目负责人的朋友是个博士生,把这个问题转交给我们,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做了深入采访。另外我们《瞭望东方周刊》在2004年就报道过北京新兴医院的事,他们跟莆田系也是差不多操作手法,但他们的老板是江苏人,当时我们杂志就对医疗方面问题非常关注。

  传媒狐:你探访过的莆田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朱国栋:我到过莆田的东庄镇,因为我也很久没去看那个报道了,我印象中那个地方非常富裕,很多农民的住宅都有五层、六层,甚至更高,占有的土地面积也都相当大,另外在不是春节的时候,他们的乡镇上很少见到成年的男子,甚至女人也很少,基本上以老人、孩子为主,当时听当地的人说,当地青壮年的人力都出去做医疗行业了。

  传媒狐:10年前的莆田系是什么样子?

  朱国栋:这10年莆田系有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我很难讲,他们当时主要的作法是在一些公立医院承包一些科室,甚至承包整个医院,或是自己兴建,创办一些民营的医疗机构,通过对皮肤病、不孕、不育等疾病,用些夸大的诊断,让消费者源源不断地为这些疾病买单。但是据我所知,最近这几年他们已经从皮肤病,慢慢扩张到治疗癌症等,患者不一定有毛病,小毛病就把它形容成严重的大疾病。再来就是根据患者的经济能力,尽可能地压榨患者的每一分钱,他们也知道,城市里知识文化比较高的患者,他们是不会去这些医院的,所以基本上还是集中在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或是刚刚进大学校门的学生等,换句话说,就是知识文化比较不高或者没经验的人群。

  传媒狐:采访过程中,遇到过莆田系的拦阻吗?

  朱国栋:我觉得还好,虽然采访各个机构都没有真正的回应,但事实上我在采访从业人士的时候,真的没有多少阻拦跟刁难,当然有很多人跟我介绍了内情,但前提是不暴露他们的身份。另外一个就是整个莆田系统的前辈,陈德良非常坦率地接受了我们比较长时间的采访,其他莆田系做得比较大的企业家,也透过一些私人场合,或是朋友的介绍下,也跟我有过接触。

  传媒狐:被称为莆田游医“鼻祖”的陈德良是个怎么样的人?

  朱国栋:这个很难讲,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吧,我们不是很深入的朋友,自从我们采访之后,我也没再跟他联系过,比起其他莆田系做医疗的商人,能更有一些更多的反思,这点我觉得是可以确定的。

  传媒狐:当时你的报道有引起社会对莆田系的关注吗?

  朱国栋:对当时媒体圈、卫生系统、患者来说,这个报道是有一定的影响的,当时某个门户网站就给我做过专访,报道还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评选最有影响力的舆论监督报道之一,虽然说有一定影响力,但是肯定没有这次全民讨论的氛围这么强。

  传媒狐:当时监管机关有进行什么动作吗?

  朱国栋:当时这个报道出来之后,我个人感觉,并没有引起大的变化,应该说,我也没去注意监管机关有什么作为。

  谈稿子在10年后刷爆朋友圈:个人和监管机关对事情的关注度不够

  传媒狐:你怎么看待10年前做的报道又再次在朋友圈转发?

  朱国栋:还是说这件事引起了大家很大关注,个人也好,监管机关也好,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度不够多,或者说不够系统。

  传媒狐:做莆田系问题的记者很多,为什么到现在才爆发呢?

  朱国栋:比较早的是那个打假的王海,更早还有《南方周末》,甚至连当地媒体都报道过这个事情,《瞭望东方周刊》算是比较系统地去做了一个报道,可能采访也比较深入,但我觉得还是现代的传播手段跟传播方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没有微信,也没有微博,连互联网的普及率也没现在这么高,所以没能引起太多反响。而且最早莆田系的宗旨是谋财不害命,但这次却是连人都死了,所以这个性质也有点不一样,我想是这两个原因吧。

  传媒狐:你现在都怎么选看病的医院?

  朱国栋:我自己包括我家人,最近几年也经常去医院,我们会非常精挑细选,一般来说肯定是公立医院,尽可能在全国排名前百强的医院,如果在一个医院得到结果呢,我可能还会到其他医院再去看看,不只听信一家医院的结论,单纯的三甲医院我都不能放心,现在去看个皮肤病,都要到全国前五强的医院去。

  传媒狐:你怎么看中国未来民营医院的前景?

  朱国栋:我倒觉得不是经营体制的问题,医疗机构能不能市场化,这个问题不管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劣势和优势,但是有一点,市场化的进程肯定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们的监管肯定要到位的,除了一些医疗事故或问题,基本上很多是裁判跟运动员都是一家人,很多卫生主管部门,他们既是这些医院的主管单位,甚至医院是他们下属的事业单位,当发生了医疗事故之后呢,他们又是评价的主管部门,这种运动员兼裁判的局面,我觉得不是太合适。

  谈离开传媒业转型:做调查报道对改变社会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传媒狐:为什么选择离开媒体行业?

  朱国栋:其实我07年就已经从《瞭望东方周刊》离开了,去了新华社的另外一个报刊,其实从那个时候起,我基本上就已经很少做调查或舆论监督类的新闻了,而转做我的专业,因为我本身是经济系的,相当于是做财经报道。我觉得从《瞭望东方周刊》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有过转型的想法,当时我觉得做舆论监督或是调查报道,事实上对改变这个社会很多问题,并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多帮助,我反而想去做一些最基础的事情,尝试能不能把事情做好。

  传媒狐:这10年间,有人认为莆田系日益壮大,而你却退出媒体圈,你怎么看这样的比较?

  朱国栋:他们是一个商业机构,我是一个个人,我去做农业有我的发展前景,和我个人的意愿,那个报道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多负面作用,这不是谁走得好一点,谁走得差一点的问题,是个人选择的问题。

  传媒狐:你离开记者岗位后,有继续关注莆田系问题吗?

  朱国栋:我是10年离开记者岗位的,我其实一直有在关注,但也没有非常刻意,我离开媒体之后先去做了投资,接着又去做了农业,所以这个跟我的行业关系也不大,但是跟莆田系的人偶尔还有一些联系,也知道他们的动态,一般就是QQ或是短信,也不太会吃饭了,因为离得比较远了,也不是朋友。

  传媒狐:你怎么看那些长期默默关注社会议题的记者?

  朱国栋:也不一定是默默地关注,也可能有公开报道,在他们自己的公众号上可能也有体现,在一些公共事件当中,他们也会透过平面或公共论坛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之前,2004年就已经发生过一次大头娃娃事件,那次事件也是由劣质奶粉造成的,那次劣质奶粉的生产源头,也是我最早做一个系统报道的,但是2004年这次引起社会很大反响的事件,最终也没能阻止三聚氰案事件的发生,所以我觉得社会进步还是需要过程吧。

media.sohu.com true 搜狐传媒 http://media.sohu.com/20160503/n447466556.shtml report 4484 (提要)10年后看到自己的稿子依然刷爆朋友圈,《瞭望东方周刊》的记者朱国栋说,莆田游医的问题,无论是个人还是监管机关,关注度都不够。文|张耀升福建莆田东庄镇。这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