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热搜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连创刊10年的日本时尚杂志也倒下了

来源:传媒狐 作者:白佳慧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日本是著名的“杂志大国”。公开信息曾说,日本共有4299家出版社。但随着电子化以及智能手机的普及,哪怕是杂志大国也不可避免地进入了寒冬。

  出版制作人山田顺分析现状时说道,“现在智能手机一天的平均使用时间中学以下还只有一小时左右,而到了高中男生平均4.1小时,女生平均则高达7.1小时,20-40岁左右已经步入社会的人每天也会使用3~4小时,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时间读纸质的杂志和书籍了。”

  人们信息消费方式的变化,使得出版行业也不得不被卷入变革。而不能适应时代变化,顺应读者要求的杂志就会被时代淘汰。

  不过总是有人在不断地强化纸质的存在。有人就说,“正是因为处在IT的力量为世界带来‘便利‘的时代中,通过纸质书为世界带来’充实‘才更有意义。”

  文 | 白佳慧

  十年杂志,一夜停刊,这在日本已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上周,创刊十载的日本时尚杂志《AneCan》发出12月的停刊号,正式宣布停刊。

  《AneCan》于2007年3月作为月刊杂志创刊,“创刊以来捕获了众多积极向上的30岁左右的女性粉丝,成长为全国知名杂志,但随着当今读者需求以及广告环境的急剧变化,我们只能诚恳的接受这一现状,决定停止发行月刊。”杂志社的停刊声明如是说。

12月停刊号封面,封面字样:“十年,谢谢大家”
12月停刊号封面,封面字样:“十年,谢谢大家”

  《AneCan》停刊背后,是日本出版行业萎缩的时代背景。

  日本全国出版协会出版科学研究所发布的《2014出版指标年报》显示,日本书籍,月刊和周刊杂志销售额近年来都呈现持续缩水的低迷态势。

日本出版销售额急遽下滑
日本出版销售额急遽下滑

  其中,月刊和周刊杂志都是以1997年为峰值,已经连续16年负增长;零售和广告状况都不理想;新增停刊数超过创刊数,杂志种类数量已经连续7年减少;读者年龄层上升现象显著,已经集中在30-40岁年龄层。以较高年龄层为目标对象的杂志依旧坚挺,而能够吸引年轻读者的杂志还没有兴起。

  《AneCan》的停刊原因也许也在此。蛯原友里、高垣丽子等模特曾一度获得读者青睐,领跑时尚杂志,但随着读者年龄提升,《AneCan》没能很好地吸引年轻读者而销量大大受挫。

  周刊杂志的现状更为严峻。随着互联网和移动智能手机的普及,人们可以第一时间获取信息,这对重视速报性质的周刊杂志是一个巨大的冲击。综合杂志中只有一些明星八卦杂志和成人特刊能够维持销售量,但总体发行册数还是呈现缩水趋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每个月都能听闻很多杂志停刊。

 

  “创刊22载的用PC制作的数字音乐《DTM杂志》停刊,宣布‘结束了纸媒的使命’”

  “《小学二年级》停刊,因为无法应对读者兴趣的多样化,仅保留《小学一年级》”

  “讲谈社宣布《杂志SPECIAL》停刊”

  “岩波书店的《文学》杂志11月停刊”

  ……

  从时尚娱乐杂志,到漫画、音乐、学刊、文学杂志各种类型、面向不同人群的杂志都没能抵挡出版业不景气的时代洪流,纷纷败下阵来,其中不乏创刊二十余年曾经风靡一时的老牌杂志。

  杂志纷纷停刊原因何在?

  再说《AneCan》停刊声明中提到的“读者需求及广告环境的急剧变化”,这是影响杂志行业的主要原因,而其后更大的背景是科技进步推动的互联网及移动智能手机的普及。

  Livedoor 新闻的自由撰稿人永江一石提到,日本的周刊杂志有两种大的类型。最近流行的事情(包括新闻和潮流)以及帮助读者解决问题的杂志(指南,入门书等)。

  潮流型的杂志与没有时间和场所限制的移动端互联网相比实效性就显得很差。选题,审稿,校对,印刷需要很长的周期,而网络上的信息相比极为迅速,很多热点在周刊出来之前在网上就早已热议的差不多了。而帮助读者解决问题的一般性杂志,因为网络上也有众多的自媒体和自由撰稿人,强大的检索功能也能满足读者随时获取所需信息的需要。因此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

  互联网和移动端的发展也大大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以及生活方式。

  LINE的上级执行委员田端信太郎在2015年市场科技展销会的演讲中提到,出版行业低迷的原因是“年轻一代的脱离XX”的倾向,一时引起了网上的大讨论。

  当代日本的年轻人被称作是具有“脱离”一切事物的倾向的一代,而其中“脱离活字”是最显著的现象之一。

  从90年代日本出版行业进入低迷期开始,日本阅读纸质书籍的人越来越少,在年轻人中尤为显著。

  读卖新闻2006年的调查显示,学生群体读书量显著减少,1985年的不读书率只有10%,而到了2005年这一数字上升到了将近40%。而且每月读4本书以上的学生从40%减少到了20%。

  对此,有观点认为是因为由于日本大学升学率的提高和大学入学考试的难度降低导致的学生学力低下,但不可否认这样的调查结果恰恰也反映了利用网络和移动设备阅读和获取信息的人群的壮大。

  出版制作人山田顺分析现状时说道,“现在智能手机一天的平均使用时间中学以下还只有一小时左右,而到了高中男生平均4.1小时,女生平均则高达7.1小时,20-40岁左右已经步入社会的人每天也会使用3~4小时,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时间读纸质的杂志和书籍了。”

  人们信息消费方式的变化,使得出版行业也不得不被卷入变革。而不能适应时代变化,顺应读者要求的杂志就会被时代淘汰。

  为此,出版行业内部也有很多反思的声音。

  随着获取信息途径的多样化,从前读者只能依赖大报社的时代不再,输出式的杂志已经不能满足读者胃口。出版新闻社代表清田义昭在给每日新闻的投稿中指出:“杂志不振的原因在于‘更快,更深,更准确‘的做杂志的基本理念正在崩溃,我们要重新认识到能被读者喜欢的杂志才能存在下去。杂志永远与读者同在。”

  而作家丸谷才一在朝日新闻发稿指出:“综合杂志的原点应该在于其文学性,有一些杂志缺少这样的眼光,限定了读者的范围,结果使得综合杂志变得狭窄化,失去了原有的魅力”。在手机轻小说盛行的时代,失去文学性的综合杂志和报告文学的前途堪忧。

  杂志的读者减少自然导致广告收入和资本投入的减少,而这又加剧了杂志生存困难,形成恶性循环。

  首先是销售途径的减少。出版销售行业人士称,“由于书店数量的减少,很多杂志销售都只能依赖便利店,但最近便利店的杂志售卖区也在逐渐缩小,形势不容乐观”。

  电子杂志逐渐替代纸质杂志的趋势也加剧了收入的减少。特别是在漫画行业,电子漫画的销量早已超过了漫画杂志和漫画单行本,而且电子版的销量越高就使得纸质版的销量越低。但是电子版的利润要远低于纸质版,使得书店,出版社越来越不景气,加剧了出版行业的低迷。

  新媒体的兴起也对传统杂志形成极大冲击。日本资深媒体人,自由作家野岛刚在不久前接受传媒狐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日本也正在进行着传统媒体向新媒体的转型,但是新媒体的稿费却远低于传统媒体,作为自由记者和作家生存压力也越来越大。

  LINE的上级执行委员田端信太郎更是大胆地预测了今后资本的动向。他说,按现在读者的消费时间的比例来算,纸质媒体只占到7%的市场,但是现在却接受着25%的广告投资。而占据着消费者10%的时间的移动端,在2011、2012年却只获得了1%的广告费。

  由此,他预测今后移动媒体至少会有10倍的收益增长,而随着移动端消费时间的逐渐增加这一倍数只会越来越高。因此现在的纸质新闻和杂志会陆续停刊,移动端领域则会催生很多新兴创业企业。

  这一预测也许有些过于“大胆”,但传统纸媒的停刊和新兴移动媒体的兴起确实每日都在上演。我们也许最终可以找到纸媒不可被替代的价值,但是却无法阻挡其主流地位失去的洪流。

  杂志纷纷停刊影响如何?

  杂志纷纷停刊,带来的影响可不只是几家杂志社解散这么简单。

  “2008年是对于纪实报道记者来说无法忘记的一年。”报告文学作家佐野真一在产经新闻说道。这一年以讲谈社的月刊《现代》为首,朝日新闻的《讲座》和集英社的《PLAYBOY日本版》等严肃纪实报道的月刊杂志相继作出停刊决定。

  众所周知,做严肃的政治、经济、学术等相关的纪实报道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财力以及时间,积累丰富的实地采访记录,千辛万苦地收集大量一手材料才能写出有深度有价值的报道。而随着这几家纪实报道月刊的停刊,纪实记者投稿的舞台进一步缩小,能够获得足够支持去做调查的记者也会越来越少,对日本新闻出版行业来讲无疑是一大不幸。

  而漫画杂志的不景气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地影响了日本整个动漫产业链条的发展。

  日本动漫产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而完整的链条。最普遍的模式是从漫画杂志开始。首先,杂志面向广泛的漫画作家征集漫画,被选中的漫画就在漫画杂志上开始连载,每一期杂志都会有读者问卷,征求读者对全书漫画的意见,如果新的漫画不受欢迎,在连载10期左右后就会被终止连载,换新的漫画上来。如果广受读者欢迎,就会被长期连载,如果能吸引赞助商注目就有机会被拍成动漫,如果动漫大获胜利,单行本就会大卖,甚至可能被拍成电影或者制作成同名游戏。2014年公开的电影有一半都是以漫画为原型改编的,《浪客剑心》、《海月姬》、《死亡笔记》等知名电影也都出自漫画改编。

  这样的产业链条从漫画杂志开始一路带动了动漫电影市场的发展,也使日本的动漫文化走向世界在海外也吸粉无数。而作为产业链条起点的漫画杂志则给了无数新人发表作品的机会,在竞争中也不断促进漫画创作的升级。然而漫画杂志的销售低迷使得新人无法得到发表的机会,漫画社只得发行有名作家的单行本来赢得广告收入,资本向为数不多的几个有名作家集中,无疑不利于漫画的创新,影响整个漫画产业的良性发展。

  以杂志为首的纸质出版物的锐减也许不会给年轻读者带来太大影响,而却是老年群体不愿意看到的。

  日本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而对年轻时没有接触过互联网的老人来说,对于急剧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不难免会感到陌生和不便。很多人比起用不惯的智能手机,还是更青睐报纸和杂志。而当今纸媒的锐减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灾难。

  但杂志停刊也并非只有不利影响。

  随着新媒体在日本的兴起,现在日本也新兴了很多“网络自由写手”。他们通过运营“联营公司网站”,通过写稿件吸引读者,连接读者和企业赞助商来获得受益。随着杂志社的相继倒闭,无数专业的撰稿人开始加入到这一行业中来,在消费者“用脚投票”中,真正能够写出好稿件的作者自然受到欢迎,也促进网络信息环境良性发展,文章品质不断提高。这也是网络用户的福音。

  夹缝生存,焉知非福?

  在杂志产业激烈变革的时代,日本杂志也不断探索新的出路。

  比如音乐杂志《DTM杂志》停刊声明中虽然说道:“结束了纸质杂志的使命”,但今后也会在YouTube上用比纸媒更便于理解的方式制作内容视频。

  《AneCan》也表明今后会继续利用品牌的力量和经验,探讨适合当代读者生活方式的新型商业模式,并且继续运营网站“AneCan.TV”。

 

  1990年创刊的培训学校信息杂志《练习和学习》停刊,同公司的资格考试专门杂志《能赚钱的资格》,通信讲座综合信息杂志《通信讲座大事典》也同时停刊,准备着力建设网站“练习和学习.net”,致力于建成集资格考试、培训学习相关媒体信息于一体的垂直网站。

  讲谈社从全世界1500家媒体选取精华稿件进行编译的月刊杂志《COURRiER Japon》于2016年2月25日宣布休刊,着力建设电子版,并且引入收费会员服务制,还计划引入促进会员间交流和用户可以自行点播感兴趣稿件的功能。

  在曾经的纸质杂志进行革新的同时,还有一些公司不畏纸质杂志市场的颓势,勇敢推出新刊,为杂志界带来新风。

  幻冬舍于10月27日发行文艺杂志《小説幻冬》实现了公司1993年成立以来的夙愿。

 

  “一定会有人说我们是在出版行业不景气的时代里逆时代而行”,有马大树主编说道。“但正是因为处在IT的力量为世界带来‘便利‘的时代中,通过纸质书为世界带来’充实‘才更有意义。”这一想法打破了娱乐小说与纯文学的界限。

  《小説幻冬》以“我最喜欢书”为大标题,筹备时间耗时1年,汇集了来自众多著名作家、艺人、演员等多彩而豪华作者阵容的稿件,获得了广泛好评,11月1日决定再版。

  “我们只想做有更多读者想读的文艺杂志”,有马大树说道。

  也许今后的杂志行业,不仅需要向新媒体的转型,也需要这种对纸质的坚持。

media.sohu.com true 传媒狐 http://media.sohu.com/20161121/n473710342.shtml report 7867 编者按:日本是著名的“杂志大国”。公开信息曾说,日本共有4299家出版社。但随着电子化以及智能手机的普及,哪怕是杂志大国也不可避免地进入了寒冬。出版制作人山田顺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