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热搜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看媒体人在罗尔事件上如何分裂

来源:传媒狐 作者:白佳慧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罗尔发布《罗尔说“罗尔事件”》使事件进一步发酵。

  罗尔究竟是把儿子、房子、自己养老看得比女儿生命还重要的“不配为人父”者,还是只是救女心切,没能料到事情发展的值得同情之人呢?

  我们是应该坚决鞭挞,还是应该尝试站在罗尔的立场上理解他的苦衷,或是以大善之念原谅小恶呢?

  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媒体人在罗尔事件上如何分裂。

  整理|白佳慧

  上周,罗尔的“卖文救女”“带血营销”事件被炒的沸沸扬扬。而本周二随着罗尔在公众号发表《罗尔说“罗尔事件”》一文,事件进一步发酵,多家媒体纷纷发文陈述观点。

  虽然依旧是骂声一片,但随着罗尔采访视频的公布,罗尔对事情经过的解释以及众多记者媒体的调查,事件真相的逐渐清晰,骂声开始指向不同方向,也出现了对罗尔立场表示一定理解的声音,媒体人在罗尔事件上的观点开始呈现一定分裂之势。

  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媒体人在罗尔事件上如何分裂。

  从事件爆发直至今天,央视评论员,调查记者王志安一直在深扒罗尔事件。

  12月7日撰写《罗尔事件后传》对“社保”、“三套房”、罗尔的文章和解释声明中的不实之处和逻辑的问题之处等进行了调查求证。指出了事件的诸多疑点以及真相。

  “罗尔的这篇文章诚意不够,公众纠结于罗尔的房产,其实并不是非要求他在卖房后才可以求助,而在于他在系列文章中描述的种种全力以赴,和现实中的所作所为相差太大。罗尔在文章中依然没有公布捐款总额,没有说明捐款将怎么使用,更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要在文章中虚构治疗费用以及社保报销比例,获得捐款总数误导公众。”

  详实的调查也得到了网友的好评。收获了128万+的阅读量,4120次转发,1631个评论以及2681个赞。

 
 
 
 

  王志安还一直关注其他媒体的报道。如果说王志安的质疑和观点代表了大多数网友的态度,那么邓飞和中青报则代表了另外一种声音,却也因为这不同的声音站到了网友评论的风口浪尖。

 

  邓飞是原《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中国乡村儿童联合公益发起人。王志安所说的邓飞的文章,是12月8日刊登在南方周末的名为《复盘“罗尔事件”》一文。全文复盘了罗尔事件的全过程,但因为只对罗尔和刘侠风进行了采访,整篇文章跟罗尔个人公众号发表的声明很像,情感的渲染也多于客观调查结果的阐述。

 

  作为前媒体人和公益人,邓飞认为罗尔事件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案例。在接受媒记记者的采访时,他表示觉得罗尔并不是一开始就想要诈捐的恶人,这件事情的发展很曲折,也很多元,是新媒体时代人们如何求助,如何做公益的一种表现。他想要把这件事详细地记录下来。为了还原刷屏那一晚当事人的心路历程和反应,他们采访了处于舆论漩涡中的罗尔和刘侠风。

  但这篇复盘稿在南方周末上发布之后,引起了很多批评和质疑,包括大量采信了当事人的说法,将不具有可信度的解释转化为第三方描述;没有提供新的增量事实;作为个人文章没问题,但由南方周末发布欠妥等。

  网友对邓飞这篇文章也基本是批评声音居多,也有很多曾经的粉丝表示对邓飞“很失望”。

 
 

  王志安在微博上转发该文时,表示“写的蛮好”的同时,尖锐地对几处细节提出了疑问:

 

  邓飞表示他很佩服王志安在这过程中不断地质疑,而且很多质疑方向也恰好符合事件后续的进展。

  财经媒体人罗昌平对此文也提出了自己的几点看法:

  大家都在谈论这篇报道,通读之后几个观点:第一,邓飞没有体现江湖传说的调查能力,至少大数据可以更全;第二,在中欧学的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等综合分析工具,没有得以运用体现;第三,邓飞自己可以发表,毕竟作为父亲、公益人士而非调查记者,但南方周末的刊发存在双重背书,编辑失责。总体来看,此事没有跳出龙志所说的:“没有可靠、连贯而系统的事实,每一个人看到的都是一个面,随之产出的评论、批评和做各类逻辑推演都可能是不准确的,不仅没有解决问题,还可能制造新的对立和撕裂。”

  但也有人开始反驳凭什么罗尔一定要先卖房子,才能向社会求助。很多人也从罗尔想到了自己——有两三套房子却现金不够,但也是伪中产,如果孩子生病,就只能按照先卖房卖车卖珠宝首饰,进入“孩子患有大病+父母极度贫困”模式,才能向社会求助吗?

  清华南都就发起了对于“个人求助”的思考。

 

  如果说邓飞一文是因为通过从罗尔的视角对事件进行盘复,所以被指责不够客观,那么中国青年报则是因为想要用大善来包容罗尔之小恶,传播社会正能量,为社会灌一碗鸡汤而受到众多网友的激烈批评。

  昨日,中青报发表《他没那么恶 你真不必用笔如刀》一文。说到:“对身边的常人,不是用最大的恶意去防范,而是用最大的善意去理解和宽容。”认为“对他所犯的并非那么大的恶,并非不可饶恕的不诚实,真不必那么用笔如刀,甚至变成一种可怕的网络暴力。”“如果是5万元、10万元,网友可能就不会那么愤怒了”

 

  最后呼吁“不要被那种“受骗”的强烈憎恨感所主导,不要被200多万元善款所扭曲,不要在用笔如刀的快感中制造网络暴力。”并且同情罗尔道:“他确实不够坦诚,这是洗不掉的,但很多后续是他没想到的,也是他不可控制的,无论如何,他还是一个患白血病孩子的父亲,孩子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他家没他说的、没你想的那么惨,可现在他已经够惨的了。”

  对此,王志安表示“中青网的文章就像是一碗无病呻吟的隔夜馊鸡汤。”

 

  青年力网也对中青网此文表示批评:“如果对丑恶进行批判,也算网络暴力,那不妨来的猛烈些”。

 

  网友对此更是一边倒的骂声。

 

  同样是对罗尔的批评,也出现了不同的角度。

  针对罗尔在采访视频中对三套房子的解释中说道的:“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自媒体大V咪蒙专程在周日发稿痛斥罗尔“重男轻女”,结合江苏南通婆婆踩死孙女的事件深刻反思至今仍然存在的“重男轻女”的可怕观念。

 
 

  媒体讨论方向也呈现出多元化。

  新浪财经关注了罗尔事件背后的大医保困境。但被一些网友批评拿罗尔一事来讨论医保困境并不恰当。毕竟在罗尔事件中深圳的儿童医保做得很到位,报销掉了大部分款项。

 

  壹基金秘书长李劲开始从公益组织的角度思考这件事情对公益事业的警示和挑战,“公益组织为什么不能沉默”。

 

  而人民网河南分网则对微信的“打赏”进行了思考。

  发表《罗尔微信公号回应质疑 媒体又问“打赏”交税了吗?》一文,指出:

  “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乃普遍人性。假如没有足够力度的刚性约束与监督,谁也不会去出那个主动纳税的风头。对税务部门来说,主动执法成本也很大。要维护税法的严肃与权威,税务部门和腾讯方面理应携手,采取技术手段“截留”税款,为那些合乎规定额度的赞赏用户创造依法纳税的条件。”

  随着罗尔事件的不断发酵,一个个疑点逐渐变得清晰,这一事件也不断引发媒体和社会公众的思考,不同的观点也纷纷涌现。这与其说是观点的分裂,更体现了社会思考的不断加深和向多元化的转变。各种观点的相互驳斥引发的思考,也许才是这类引起广泛争论的社会事件的意义所在。

media.sohu.com true 传媒狐 http://media.sohu.com/20161210/n475512147.shtml report 10377 编者按:罗尔发布《罗尔说“罗尔事件”》使事件进一步发酵。罗尔究竟是把儿子、房子、自己养老看得比女儿生命还重要的“不配为人父”者,还是只是救女心切,没能料到事情发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