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热搜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帮川普上台的媒体要去德法了 默克尔们要当心了

来源:传媒狐 作者:张耀升、崔裕仁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布雷巴特新闻(Breibart News),种族主义‘反动’媒体、特朗普的得力助手,要来祸害法国了。”法媒在开篇即评价道。要知道,法媒可不经常用“反动”一词。

  文|张耀升、崔裕仁

 

  “目标是帮助两个欧洲国家的右翼候选人。”匿名信源告诉路透社。

  有特朗普御用媒体之称的“布雷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是美国激进右翼网络媒体,其前任执行主席史蒂夫•巴农(Steven Bannon)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负责人,特朗普胜选后,巴农变身首席策略师和高级顾问。近日路透社报道布雷巴特将要进军法国、德国,试图影响欧洲明年大选结果。

  《纽约时报》描述布雷巴特新闻扩张计划提到――一些评论家批评布雷巴特新闻团队是带有右翼观点和言论的仇恨网站,他们对于扩张这一份胜利感到士气高昂。

  布雷巴特新闻执行主编、30岁的马洛表示,“会继续做更多招聘,我们已经规划会有更多科技报道、更多媒体报道,”他说,“我们现在做了大量政治报道,我不知道还需不需要做更多,但我们肯定不会有任何缩减。”

  事实上,布雷巴特新闻对欧洲并不陌生。

  2014年2月布雷巴特新闻在英国已经有了伦敦分站,英国脱欧成功和特朗普的胜选给了他们信心,也给了全球的右翼势力信心。

  目前布雷巴特新闻正不断在招聘面试欧洲记者,打算尽快上线布雷巴特法国站、德国站。

  巴农执掌下的布雷巴特新闻究竟是什么网站?

  激进媒体布雷巴特新闻成立于2007年。

  创办人是保守派博主安德鲁•布雷巴特(Andrew Breitbart),他刚开始只做内容聚合新闻,布雷巴特本人曾向网络媒体Slate表示,“我的商业模式就是进攻,主流媒体把我刻画成一个疯子、精神病、心理失衡的家伙。”

  2012年3月,颇受争议的布雷巴特因心脏衰竭死亡,年仅43岁。死后,他的公司经历了一段斗争,最终由董事会成员史蒂夫•巴农成为母公司执行主席,劳伦斯•索洛夫成为首席执行官。另外,巴农还聘请了乔尔•波拉克担任主编,马洛担任执行主编。

  自此,巴农彻底控制了布雷巴特新闻。

  巴农同样是个激进的人。他将自己归类为非主流右翼(也有人翻译成另类右翼,alt-right),宣扬白人至上主义,攻击穆斯林和跨性别。巴农曾对网络媒体Daily Beast称:“我希望闹个天翻地覆,将目前所有的公权力机构摧毁。”

  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布雷巴特新闻成为美国“非主流右翼运动”(alt-right movement)的龙头媒体。他曾利用这一新闻平台发表一些谴责温和派、左翼政客的言论,另外还会对女性、女权主义支持者、政治正确支持者、穆斯林以及跨性别人士进行言语攻击。彭博社称其为“美国最危险的政治人物”。

(巴农看着特朗普)
(巴农看着特朗普)

  2016年8月,在特朗普的征招下,巴农成为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这意味着他是特朗普竞选团队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在特朗普当选后,布雷巴特新闻网宣布他们在31天内拥有多达4千5百万个独立访客,同时巴农成了特朗普政府首席策略师和高级顾问。

  时至今日,布雷巴特新闻已经成了特朗普派共和党人最爱的右翼媒体,紧接着要成为欧洲右翼的发声筒。

  美媒认为,民粹标题是布雷巴特新闻吸引民众的伎俩,例如“解决网络性骚扰的方法很简单:女性网民下线即可”、“科技领域并没有性别歧视,只是女性不会用罢了”、“还有两个月奥巴马就该把互联网交给独裁者们了”。

  也有人直言,布雷巴特新闻喜欢制造假新闻,缺乏新闻客观性。

  向布雷巴特张开双手的欧洲右翼

  法国,是巴农垂涎很久的市场。

  明年法国、德国都将迎来大选,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勒庞在法国有高知名度,甚至打败前法国总统萨科齐——在法国中右翼阵营初选首轮投票中,萨科齐得票率输给了勒庞。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左派政党社民党虽然还有影响力,但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也在崛起中。

  布雷巴特新闻已经在世界多个城市或地区设立了记者站,包含伦敦、耶路撒冷、美国德克萨斯、加利弗尼亚。至于法国,巴农也宣布在不久后在巴黎建站。“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在法国设立记者站。”巴农向伦敦广播台说道。

  布雷巴特新闻的到来,对欧洲极右派来说无疑是个强心针。

  法国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侄女,同时是国会议员的玛丽安回应巴农,她会很高兴与布雷巴特巴黎站合作。“所有不同的媒体都有正面效果。”她告诉法新社,“唐纳德•特朗普就是个例子,它们是有用的工具。”

(法国右翼候选人玛丽•勒庞) 

  在德国,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的海德堡分部也很高兴看到布雷巴特,他们在Twitter说,“布雷巴特来德国,太棒了! 这将会在我们陈腐的媒体中造成地震。”

  而移民问题,势必又会被布雷巴特拿来当祭品。

  《经济学人》指出,“更深地往欧洲推进,对于让品牌在国际上拿到理想地位来说,似乎是个奇怪的方法。然而,布雷巴特有个明确运营模式:进军那些可以炒作反全球化和反移民情绪的市场,并且和现有的反对党结盟,赢得观众。”

  有鉴于此,布雷巴特伦敦站已经发布不少德法相关的移民新闻,尤其是关于穆斯林移民、难民所造成的社会问题,并且帮德法的两个右翼政党做宣传。

  但也有法媒评价,“目前都还很难说”。

  宝马、德国电信的反击

  然而,不是欧洲每个角落都认同布雷巴特。

  为了抗议布雷巴特进入德国,宝马、德国电信纷纷抵制。他们将布雷巴特上的广告抽离,让该网站赚不到广告费。宝马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将不断审查那些有针对性广告的网站,而布雷巴特已不在广告其中。”

  德国电信是无线运营商T-Mobile母公司,也是欧洲最大电信公司,他们提到,“我们的广告已从中删除,并且将它们列入黑名单,确保没有其他德国电信的广告出现。德国电信代表容忍和开放等价值观,我们不会容忍任何歧视性行为或评论。”

  除了德国商业巨头,欧洲民众也在反对布雷巴特。

  最近几周,许多反布雷巴特的欧洲网友在Twitter上串联,成立账号“沉睡巨人”,要求那些在布雷巴特上有广告的公司必须收回,并且恳求这些企业抵制布雷巴特。

(沉睡巨人Twitter主页)
(沉睡巨人Twitter主页)

  《洛杉矶时报》报道称,“沉睡巨人认为布雷巴特是个使用种族主义语言的假新闻网站。但是布雷巴特不认同这个说法,他们指控左翼运动家不能容忍保守观点,并试图审查。”

  巴黎第二大学政治传播学教授阿尔诺认为,“先不论广告商不愿意合作衍生的潜在商业问题,就算单纯用本地化版本,也未必能轻松过关。”

  所以目前看来,巴农的欧洲之路还有很多关要过。

  布雷巴特可能对德法的影响

  不少人认为,布雷巴特将对德法明年的选情造成重大影响。

  这不是布雷巴特第一次在欧洲重大政治议题上产生影响力。2014年2月布雷巴特进入伦敦时,就是看准了当时英国脱欧的政治氛围,巴农预测,整个英国将趋于政治保守。

  当时布雷特巴特伦敦站支持右翼“英国独立党”的脱离欧盟运动。脱欧阵营也引用布雷巴特的新闻,英国独立党的奈杰尔甚至成了布雷巴特的专栏作家,让布雷巴特在英国右翼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最终,结果证明巴农在英国的赌注是正确的。

  《经济学人》认为,“德国和法国的状况很相似,因为明年两国都将迎来大选,法国右翼候选人国民阵线的勒庞和德国另类选择普遍被认为能打好选战。”

  如同支持特朗普和脱欧一样,巴农在欧洲早就决定好喜爱的立场和候选人。

  执行主编马洛表示,布雷巴特计划支持法国国民阵线的候选人勒庞。马洛认为,欧洲有太多读者没有被服务好,“有些读者在英国被忽视很久,也有些读者在美国被忽视很久。”马洛所指的,就是支持右翼的读者们。

  根据右翼研究专家约翰内斯•道夫的研究,布雷巴特在欧洲还有空间。他说,“其他玩家没有跟布雷巴特一样的财力,而德国另类选择的支持者们,甚至更喜欢在Facebook上分享他们的链接。”

  《欧洲》杂志记者、创始人亚历山大•格拉赫认为,“布雷巴特将会帮助培养更多的过滤气泡、更多的回音室现象。”过滤气泡或回音室现象,指是网络交流时只听到跟自己相同想法的意见。

  不论加农的如意算盘能不能像脱欧或特朗普时一样,在最好时机进入市场,布雷巴特都已经在德法每个角落引起了舆论的喧嚣。

media.sohu.com true 传媒狐 http://media.sohu.com/20161213/n475759526.shtml report 5644 编者按:“布雷巴特新闻(BreibartNews),种族主义‘反动’媒体、特朗普的得力助手,要来祸害法国了。”法媒在开篇即评价道。要知道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