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热搜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龙应台真的“谜之尴尬”吗? 亲历者:现场很融洽

来源:传媒狐 作者:艾瑞克
  • 手机看新闻

  文|艾瑞克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首老电影《上甘岭》中的插曲《我的祖国》,旋律优美广为传唱,却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并将许久未露面的、64岁的台湾前“文化部长”、作家龙应台搅了进来。

  从12月17日起,大陆的一些网友和媒体转发了她在香港大学的一段演讲小视频。在问台下的一名听众人生启蒙是哪首歌时,因为对方回应是《我的祖国》,再加上随后的听众合唱,龙应台报以“谜之尴尬”笑容回应“走红”。

  传媒狐找到了当天演讲现场的两位“陆生”和完整视频。他们并不觉得龙应台“尴尬”,其实现场气氛还挺融洽的。

  龙应台“被打脸”?

  事件本身其实很小:香港大学的通识教育部和香港电台合作了一个系列节目叫《大学问》。10月7日,他们请来龙应台作为嘉宾,进行一个主题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演讲。12月14日,香港电台播出了这期节目。3天后,节目的部分片段被大陆媒体剪辑传播“走红”。

  这段在微博传播甚广的视频呈现龙应台演讲现场有1分多钟,剩下的4分钟给了老电影《上甘岭》中《我的祖国》的歌曲演唱部分。

  演讲现场部分为——

  “歌,你下次再听的时候,你就知道一首好歌,它是历史的见证者。它是集体情绪最忠实的记录者”。龙应台问道,“那你有一首启蒙的歌吗?”

  一名戴眼镜的男子拿着话筒,用一口不太标准明显带有香港口音的普通话说, “我想是我进大学的时候,很多师兄带我们唱《我的祖国》。”

  “真的?我的祖国怎么唱?头一句是什么?”龙应台问。

  随后后排有人唱,“一条大河波浪宽”,并慢慢变成合唱。

  视频所及,演唱者有年轻学生也有年长者,歌声持续了30秒,合唱持续到唱出“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龙应台一直报以微笑,最后是大笑,并表示,“我们鼓掌一下好不好?”

  “多好啊。”她又补充了一句。随后,视频播出了老电影《上甘岭》部分镜头,伴随着《我的祖国》原唱郭兰英悠扬的歌声。

  有媒体微博推送了视频,表示“看哭了”,获得了26000多个转发,7000多条评论,以及15600个赞。

  而说出自己启蒙歌曲是《我的祖国》的那位男士的身份也被曝光,他就是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

 
 
 
 
 
 
 

  从12月18日开始,现场的另外一条小视频也开始流传。

  一位青年学生用流利的普通话进行提问:“我相信,在我过去的二十多年中,我的启蒙歌曲应该就是《义勇军进行曲》”,他接着说,“但是这首歌曲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其政治性,作为作曲者,他也是作者,那么在他的作品中是否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或时代责任?”

  “《义勇军进行曲》,在它成为国歌之前,它不是国歌。它是抗日歌曲。我会觉得一个好的作品,它就是好,而不会需要去回答一个问题,说,你的思想性够不够。它是一个好的作品时,它会有各种不同的、微妙的,你不见得能用公式去分析它的原因,它就是一个好的作品。”

 
 

  这条微博也拥有较高的转发和点赞率。

  不过在传播上还是第一条“合唱《我的祖国》”传播比较广泛。@头条新闻微博在12月18日早上也推送了自己剪辑的短视频和文字。新浪的这条1分15秒的视频还同时加入了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家杰的回答。

  “你们的启蒙歌是哪一首?”

  “应该是法兰•仙纳杜拉(美国著名歌星)的‘my way’”。

  龙应台的回应是微笑,并反问,“真的?”

  她又问,“那你有一首启蒙的歌吗?”

  这时候拿起话筒的就是周伟立,后面就是《我的祖国》的现场合唱。 @头条新闻这条微博获得了11533个转发,11195个回复以及29789个赞。

 
 
 

  一些网友纷纷表示,“歌真的好听”。@ TaminoWang卓尔说,“难道只有我觉得这歌好听吗???我是真心觉得好听”,这条评论得到了11133个赞。

  还有人谈到了歌词。@不服气的伊万诺夫拉裤兜说,“有人问,说祖国为什么不是‘一条黄河’而是‘一条大河’呢?乔羽老爷子说:因为每个人记忆里,家乡都有一条大河,而这条河,就代表着祖国。”这条评论得到了14190个赞。

  @心是一片蔚蓝海说,“从龙应台的反应看,她其实没有get到这个场景的美点,难怪她,没有共鸣的基础啊,这几年龙总在讲小民尊严,真想建议她放松去体会就好,有的情感和美好是超越意识形态的。这歌真的美极了,尤其是第一段。”

  不过后来有媒体在报道现场时,说龙应台在听到周伟立回答《我的祖国》是“谜之尴尬”,“被啪啪打脸了”。

  视频原版和现场到底是什么?

  在港大读研究生的大陆学生M当天在演讲现场,他说,“全场气氛相当融洽,当时大家就很自然地合唱了。”

  “我是90后,从小到大在不少场合听过。但要说真的多深刻的感情联系,其实是没有的。”M同学对传媒狐说,“如果在那样的场合之下集体合唱还是会有一阵感动。对于这首歌的感情是建立在环境的基础上的,在家里电视上听到,和在外听到的感觉是不同的。”

  “龙应台整场表现很好啊,不存在尴尬一说。”微博网友@Sayrohan说,“后面问答有个学生说他经典是义勇军进行曲,他肯定觉得自己很聪明。但龙的回答很得体,在它成为国歌之前,它首先是抗日歌曲。”

  当时在演讲现场的BBC记者李文也认为,没见到任何尴尬。他批评,有些媒体“颠倒是非的能力太强”。

  M同学向传媒狐表示,“总体而言那次演讲的气氛还是挺轻松愉快的”,他还注意到,“一些学生是龙应台的忠实读者,因为之后还有签书环节,挺多内地学生去排队找她签名的。”

  另外一名在读港大的E同学跟传媒狐说,“龙应台就问我的祖国怎么唱,我们一起来唱一下好不好,所以现场感觉还算是和乐的。”

  传媒狐找到了原版视频,龙应台其实谈到了很多,包括绿岛小夜曲,以及对中国戏曲没落的惋惜。现在大陆媒体上流传的视频仅仅是演讲的互动环节部分。

  原版视频由香港电台提供,《大学问》系列的打造是为了“分享、生活、倾听、学习、思考、知识以及传承”。

  “罗大佑说自己的启蒙歌是《绿岛小夜曲》,我们都知道绿岛在哪里,在台东的海外,你用眼睛看得到,太平洋上,从50年代开始,那就是一个专门关押思想犯的地方。所以很多年、很多年,几十年来,在台湾人的心目中,大家都说它其实是一首绵里藏针的歌,它只是包装成爱情歌曲。但事实上它是含着很重很重政治抗议的一首歌。”龙应台讲道。

  龙应台也谈到了自己的启蒙歌曲,《四郎探母》——一首父亲听的歌——“我生下来就听了”。“每一个流转的音符,每一个唱词,对他而言,都是最真实的战火记忆。所以《四郎探母》这个剧目可以流行1000年,不是10年、50年。其实是每一代都有战争,跟生离死别。”龙应台说。

  她还谈到了欧洲的“传统戏曲”,比如希腊的悲剧、意大利的歌剧。她觉得不懂戏曲的年轻一代,是文化上一个非常大的损失。

  “一首好歌,是历史的见证者,它是集体情绪最忠实的记录者。歌是有脚的,它其实跟历史一样,有自己的脚,然后它走自己独立的路。”龙应台说道。

  视频时长为21分47秒,龙应台的个人演讲大概占了16分钟,随后进入互动环节。而大陆的短视频截取的就是这后面的互动环节。

 

  虽然演讲打着龙应台的招牌,演讲之后还引发了舆论高潮,但E同学却不买账,“其实我个人是觉得这就是个水水的讲座,水的意思就是没什么实质内容”。

media.sohu.com true 传媒狐 http://media.sohu.com/20161220/n476415683.shtml report 8339 文|艾瑞克“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首老电影《上甘岭》中的插曲《我的祖国》,旋律优美广为传唱,却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并将许久未露面的、64岁的台湾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