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热搜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导弹打垮三峡大坝?台湾政论节目为收视率拼了

来源:传媒狐 作者:张耀升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茶叶蛋论,导弹击垮三峡大坝论”,台湾政论节目每每登上大陆媒体头条,靠的却是“奇谈怪论”。

  这背后是台湾整个媒体环境的衰败。

  文|张耀升

 

  “三峡大坝是大陆的一个罩门,只要击中三峡大坝,整个大陆百万人可能瞬间死亡,上海立刻就会被淹没。”

  12月21日,微博上流传台湾名嘴黄创夏在政论节目《关键时刻》里对三峡大坝被飞弹攻击的言论,然而这段视频却被大陆媒体、网友批评,缺乏基本物理观念。

  传媒狐找到了该节目当天的视频片段。

  当天标题是《一炸长江流域万劫不复,长江大坝工程奇迹下的恐惧》,黄创夏在节目中称,如果有炸弹击中大坝,立刻就有崩塌的危险。其中一句工作环境温度高达50几度,更是让大陆网友吐槽不已。

  有媒体发现,这名叫黄创夏的名嘴,其实是台湾深蓝媒体人,跟大陆关系不错,更是经常书写批评民进党、蔡英文的文章,在大陆还开过一个叫《野武士》的博客。有大陆网友称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黄创夏的经历背后其实是台湾媒体环境的逐渐衰败。

  这个“炮打大坝”的黄创夏是谁?

  黄创夏出生于台湾桃园,从名校“国立”清华大学动力机械工程学系本科毕业,也曾在台湾大学政治和机械工程研究所修业,他有深厚工科背景,所以在《关键时刻》时常谈论科技或工程类话题。

 

  然而,工科的黄创夏却走向了媒体路。

  这条路也许跟黄创夏家里送报纸有关。“黄创夏的父亲从小经历战乱,妈妈农村长大,送报纸将4个儿子养大,每个孩子都是他们的心头肉,他怕他们受不了打击。”《康健杂志》写道。

  之后,黄创夏曾任《新新闻周刊》总编辑、《商业周刊》资深撰述委员、《中国时报》撰述委员等媒体要职。

  然而,台湾报业在2000年左右开始没落,黄创夏也在争扎。“记者,未必是知识资产,资本主义逻辑下,已转化成一个个被计算成本效益的劳动单位。网际网路时代,新闻工作者要如何重新去定位,和找到新的存在价值?”他说。

  2007年,黄创夏离开《新新闻》总编辑一职,也离开新闻圈,如今黄创夏已成为独立媒体人,常出现在《关键时刻》或媒体发表文章。

  虽然黄创夏在节目对长江大坝大放厥词,甚至称“中国”,这些词汇都给大陆网友一种黄创夏是“台独”人士的感觉,但事实上,黄创夏是个外省人后代,父亲是国民党军官,从小在眷村长大。

  他甚至还曾是马英九的粉丝,但后来也狠批过马英九。

  有“台独”倾向媒体《南方快报》是这么称呼他,“黄创夏这位蓝军名嘴、写手,文字产量颇大,曝光机会也多,算是知名的半政治人;我从他的文字与言论观察,我认为他是位典型死忠挺马又恨民进党入骨的媒体工作者”。

  如今,黄创夏当名嘴“表演”外,也撰文批评蔡英文和民进党。

 

  “蔡英文和民进党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告诉台湾人民,以人民食品健康当筹码的交换品是什么?”、“蔡英文执政以来让许多人闷的是,这种自卫性的政权封闭还会变成自大型的政权剽窃!”黄创夏在《今日新闻》说道。

  黄创夏也是台湾媒体黄金时代没落的缩影。

  只为抢曝光跟通告费的名嘴

  台湾媒体走下坡,而名嘴成了转型目标。

  对名嘴来说,能够衡量他们价值或影响力的就是“通告费”,通告费的发送并不固定,一般以小时来计费。“名嘴领通告费,大小咖都有公定价。”《中国时报》称。

  台湾剪辑协会在网上提供了各台湾名嘴身价,以价格来说,可以将名嘴分成三个等级,主要有每小时3000台币(600人民币)以下的C级、3000到8000台币(1600人民币)间的B级,还有8000台币以上的A级。

 

  能达到8000台币的A级有沈富雄、周玉蔻、李敖、赵少康等人,沈富雄是民进党“台独”大佬,曾是台北市的立法委员。而周玉蔻、李敖、赵少康在大陆较为知名,也都有媒体背景。

  值得注意的是,A级名嘴并不常在节目上出现。

  对名嘴来说,每小时上万是非常诱人的价码。“有两个节目《大话新闻》及《全民开讲》,虽然来宾很固定,但是当时两个节目价码都开到一集一万,加上收视率高,让许多名嘴觊觎不已,都想办法要挤进万元俱乐部。”《时报周刊》称。

  在B级名嘴当中,有蔡正元、王瑞德、张友骅、马西屏、唐湘龙、胡忠信等人。

  其中张友骅是知名军事评论,当年相当关注倒扁议题;而蔡正元是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在两岸有不小知名度,在“太阳花运动”中为马英九站台。

 

  这些B级名嘴,大多是政论节目的中坚份子,或是固定来宾,其中马西屏就是《关键时刻》的长期来宾,与刘宝杰关系很好。至于C级来宾则大多是3000元的价位,被发通告的机会也不固定。

  凤凰卫视前新闻总监暨副总经理王尚智批评,“名嘴是新闻专业逐渐泯灭、媒体市场庸俗竞争下的必然产物。对于台湾社会人心带来最终极的那份原罪,还是因为遮蔽二字。”

  台湾名嘴,已经成了赚收视率和通告费而不择言语的人了。

  “政论节目竞争激烈,逼迫名嘴们想尽办法要凸显自己,言词犀利肢体夸张更为普遍了。近来从政治圈乃至网路素人跨入评论领域甚多,媒体也多方想找些新面孔来刺激收视。于是只有屈指可数的名嘴能保证有通告!”王尚智称。

  然而王尚智口中批评的名嘴,都曾是台湾民主化后最好的媒体人。

  台湾名嘴的最高殿堂――《关键时刻》

  这些名嘴,也成了电视台的摇钱树。

  《关键时刻》是台湾知名的政论节目,长期高居同时段收视率第一。资深媒体人刘宝杰主持,于每周一至周五21:55到00:05播出。不少人认为,该节目是台湾最早的情境式新闻谈话节目,而节目内容也不仅限于政治,甚至有科技、超自然等猎奇话题。

 

  主持人刘宝杰今年51岁, 曾担任《中时晚报》记者、《联合报》记者、《联合报》撰述委员,属于出身台湾偏蓝的媒体,在网上有LBJ、宝杰哥等称号。刘宝杰是台湾出了名的能言善道,台湾网友曾称他,“从黄帝讲到光绪,从外太空讲到内子宫。”

  刘宝杰说,“要说话说得让人回味再三,最重要的就是引人入戏的技术。一张照片、一个道具、一个俚语,一个意想不到的段落,能创造惊奇,更能拉听者跌入你创造的世界里。”但也有不少台湾或大陆民众批评,在电视机前耍嘴皮子也能赚钱。

  事实上,《关键时刻》并没有这么简单就能上台。

  台湾《中国时报》称,“刘宝杰风格强势,强调照剧本演出,节目开演前几小时,名嘴就得到场,依制作单位准备的资料,开始背稿排练。有些名嘴私下抱怨,《关键时刻》太严格,要人照剧本演出,脱稿还会被训斥。”

 

  与其说是名嘴,上《关键时刻》更像是当一个由刘宝杰导演的演员。

  “名嘴台前看似风光,上节目动动嘴皮子就有钱赚,但碰上要照剧本演出,能胜任的人其实有限,《关键时刻》的名嘴,除了要面对节目组的压力外,还要能跟得上刘宝杰的节奏,高度紧绷的滋味,观众很难体会。”《中国时报》称。

  即使《关键时刻》的名嘴不好当,但是在《关键时刻》中还是有不少名嘴抢着上。

  这些名嘴多数都有媒体经验,包括马西屏、刘灿荣、黄创夏、傅鹤龄、黄世聪、陈耀宽、眭澔平等人,他们多数在80、90年代担任过台湾主要纸媒要职,并且有些鲜明的政治色彩,这些色彩到今日都还依稀可看。

  如今黄创夏失言成了微博上的笑话,换个角度来看,也许他只是在贯彻他在节目上该有的表演,贯彻名嘴的“职业精神”。

  名嘴,早就连台湾人都不信了。

media.sohu.com true 传媒狐 http://media.sohu.com/20161223/n476731669.shtml report 6236 编者按:“茶叶蛋论,导弹击垮三峡大坝论”,台湾政论节目每每登上大陆媒体头条,靠的却是“奇谈怪论”。这背后是台湾整个媒体环境的衰败。文|张耀升“三峡大坝是大陆的一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