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媒体合作-搜狐网站> 传媒热搜
报刊 | 广电 | 新媒体 | 传媒观察 | 微博

2017年1月1日起再也看不到的报纸:南东早北京华

来源:传媒狐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报纸停刊一定是一首悲歌吗?恐怕不尽然。

  消失的是纸质这种载体,新闻仍然是硬需求。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文|张耀升

 

  有人说这是两份报纸的死亡,但有人更愿意看成两家媒体的重生。

  尽管报纸停刊过程不尽相同,但他们所遭遇的背景却是相同的。纸媒寒冬,中国最具知名度的两份大都市报纸《京华时报》、《东方早报》都将在2017年1月1日停止纸质版出版。

  不过消失的是报纸这种载体,它们将以不同形式继续在媒体行业发挥影响力——转移到新媒体。

  2016年12月29日,《京华时报》在报纸头版正式公告,“经研究决定,《京华时报》(纸质版)从2017年1月1日起休刊。同时,保留和发展《京华时报》新媒体业务。”

(《京华时报》的停刊公告)
(《京华时报》的停刊公告)

  虽然员工的去留问题还有不少疑问,但《京华时报》官方已经决定正面看待停刊,他们把保留新媒体业务视为以全新的面貌来面对读者,甚至邀请读者在12月24日到31日8天,将纸质《京华时报》拍下来留念,换取纪念品。

  《东方早报》转型新媒体的脚步更早,但停刊依旧令人唏嘘。

  2016年12月28日,在之前不断否认停刊传言的《东方早报》,终于证实了2017年元旦停刊的消息,员工集体转入新媒体澎湃。当天是上海国资战略入股的澎湃新闻签约仪式,六家国有独资或全资企业对上海东方报业战略入股,增资总额6.1亿。

  目前看来,《东方早报》向澎湃新闻的转型是目前都市报中最成功的。

  2014年上线的澎湃新闻客户端下载量已超过6000万,移动端日活跃用户(DAU)达到500万,是影响力较大的新闻客户端。然而在宣布停刊前,公众号“东方早报”早就已经正式改名为“澎湃视频”,象征《东方早报》全面向澎湃新闻转移。

  澎湃新闻网总编辑刘永钢曾表示,“澎湃新闻已经实现了对东方早报在团队、采编、文脉和媒体功能以及使命上的完全覆盖。”

  《东早》停刊,反而更显这家上海报纸的远见。

  曾在北京闪耀过的《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曾有短暂而辉煌的历史。

  创刊于2001年5月28日,《京华时报》最早是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新闻类综合性都市日报,作为《人民日报》在北京的新尝试,《京华时报》意外获得了巨大成功。

  时任《京华时报》总编朱德付有个“百年京华”的抱负:“其实百年京华的口号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说京华报人希望自己呕心沥血的事业能够成为百年大计,另外一层意思是要京华人时刻勤勉、一日三省。”

  “百年京华”很快在北京崭露头角。

  根据京世纪华文国际传媒咨询的数据,可以看到2003年《京华时报》在销量就有出色的成绩,而当时《新京报》才刚刚创刊而已。

 

  2010年,《京华时报》单日达到204版、3000余万元广告刊登额,创下历史性的记录。当时京华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吴海民认为,他们重新认识传统报业的价值和优势,探索和确立网络时代都市报的竞争优势。

  《京华时报》还曾稳居北京早报市场70%以上份额,打败《北京晨报》。

  2011年9月2日,《京华时报》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改为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完成了从中央到北京地方的转移。当时恰逢《京华时报》十周年,报纸也在北京有着突出的业绩。

  有人认为此举让《京华时报》的报道灵活性下降。但《京华时报》当时是这么评价自己的转换的,“进入北京元年的京华时报社,完成了她的十年的积累和铺垫,笃初诚美,顺利变轨。”

  然而,传统媒体的衰弱在2011年后就比较清楚了。

  面对媒体转型,《京华时报》也没有闲着,在 2012 年推出云报纸,每天选择关注度较高、可读性比较强的新闻做“云体验”新闻,但效果不佳,依旧挡不住接下来几年的亏损。

(时任《京华时报》总编辑李洪洋接受搜狐传媒采访)
(时任《京华时报》总编辑李洪洋接受搜狐传媒采访)

  “从《京华时报》搞那个云报纸起,我就觉得他们在瞎折腾,那个产品的逻辑是你看到报纸然后扫二维码然后看网络视频,这明显是一个违反传播场景逻辑的东西。”前《京华时报》员工点出了当时的困境。

  媒体观察人士指出京华的困境,“都市报都在断崖式下滑,京华也不例外”。

  不知不觉的,《京华时报》也走到停刊这一步。

  富有远见的《东方早报》

  《东方早报》正利用澎湃新闻在延续辉煌。

  创立于2003年7月7日,比京华晚两年,《东方早报》最初由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联合创办,创刊不久,南方报业集团从管理层退出,后来就由上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单独主管。

  身为政经综合类报纸,《东方早报》以内容高端、有品位著称,是国内都市报中内容的佼佼者,也是上海都市报中名气最大、美誉度最高的报纸。

  该报创立初衷就是为了改变当时都市报偏“软”的报道风格,以严肃内容为主,瞄准高端人士,包括公司人、政府政策研究人士等。在成立初期,报纸曾提出要做中国的《纽约时报》。来自《文汇报》的邱兵担任《东方早报》的总编辑和社长。

  正如该报在报头上所指出的,“影响力至上”。2008年因为首报“三鹿奶粉”事件,该报揭开了“三鹿奶粉事件”的盖子,而“深度、独家”的报道也因此成为东早的特色。

(《东方早报》对三鹿奶粉的报道)
(《东方早报》对三鹿奶粉的报道)

  另外,东早的各类专刊、国际新闻报道、评论也颇有特色。

  比如周日出版的《上海书评》,在业内也颇有名气,比杂志更具时效性,比专业期刊更大众化。所以有评论指出,《上海书评》成就了上海“海派”的阅读气质。

  随着新媒体的冲击,都市报的生存越来越困难。

  《东方早报》亦不例外。根据2012年的一份统计显示,整个上海一共有100种报纸,报纸发行收入与2011年比大跌了3.33%。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先是上海整个报业格局出现了变化。

  2013年10月28日,在上海市委的强力主导下,上海滩两大报业集团上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和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进行合并,成立了上海报业集团,《东方早报》后也归属于上海报业集团。

  新集团着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停《新闻晚报》。

  不过此时的《东方早报》却显露出了不一样的格局:在《新闻晚报》宣布停刊的同一天,《东方早报》就宣布了一项互联网新项目的诞生,也就是后来的新闻APP――澎湃。

 

  澎湃CEO是《东方早报》的社长邱兵,澎湃总编辑则是《东方早报》的副总编辑李鑫;而澎湃专注于“时政与思想”,承袭了《东方早报》的高端基因,在业内也很有影响力。但该项目在盈利方面也不理想。

  公开报道指出,澎湃新闻的营利模式是通过传统广告、原生广告和优质内容输出等三种途径来获取利润。

  但从现状来看,当初的棋子――澎湃下得很是时候。

  2017年死的只是报纸这个媒介

  新闻从未死过,逐渐死去的是报纸这个介质。

  几个数据说明了报纸的困境。所有报业集团在2014年利润总额从2013年的7.35亿元降到3.22亿元,降幅56%。2013年南方报业集团利润总额为1.29亿元,2014年下降至8650万元,同比下降37%,其中政府还补贴1.26亿元。

  所以说,报纸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明显颓势。

  央视市场研究报告也称,自从2012年报纸广告由增长转下降后,跌幅每年都在增强,2014年降幅由上年的8.1%扩大到18.3%。在2014年,报纸广告资源量(意指报纸广告占版面积)下降了20.9%,报纸逐步地失去了广告主的宠爱。

  《京华时报》、《东方早报》的转型,在美国早有前车之鉴。

  2009年,有百年历史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因严重亏损,停掉纸质版;2010年,《西雅图邮报》也出版了最后一期报纸,转型为成为网络媒体。美国甚至有媒体直接不发行报纸,直接成为网络媒体,例如《赫芬顿邮报》。

(最后一期《西雅图邮报》)
(最后一期《西雅图邮报》)

  中国也有相同状况,目前已经有《京华时报》、《东方早报》、《新闻晚报》、《长株潭报》、《壹读》,还有时尚杂志《新视线》、《芭莎艺术》、《外滩画报》、《伊周FEMINA》等纸媒都已经停刊。

  《京华时报》、《东方早报》面对的是“纸的萧条”。

  不过,部份停刊的报纸、杂志都保留了新媒体部份,甚至保留了整个品牌,例如《京华时报》、《外滩画报》、《伊周FEMINA》、《私家地理》,让品牌获得了重生。而《东方早报》则是选择用澎湃新闻另外打造了一个媒体品牌。

  新京报总编辑王跃春曾表示,“未来报纸无非是两条出路,要么是报纸的‘纸’作为载体不存在了,新闻内容通过另外的媒介传播;要么报纸变成一种奢侈品,走向更加精致化的路线:精品的内容,精美的制作,精英的受众人群。”

  曾经被传统媒体批评是“偷新闻”的门户网站,也逐步像报纸一样面临了老化问题,门户这个介质,或者说渠道已经越来越没有价值,更多门户是瞄准了自媒体平台的方向,进入了转型的阵痛期。

  不论是哪条路,新闻的需求都不会随着介质、时间而有所减少。

  2017年,你还是得看新闻的。

media.sohu.com true 传媒狐 http://media.sohu.com/20161230/n477405156.shtml report 7014 编者按:报纸停刊一定是一首悲歌吗?恐怕不尽然。消失的是纸质这种载体,新闻仍然是硬需求。换个姿势,再来一次。文|张耀升有人说这是两份报纸的死亡,但有人更愿意看成两
(责任编辑:姜超 UN838)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