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2013年,再次荣登最具影响力名人榜榜首

20余年的收视冠军,就算竞选美国总统也会有胜算

有人甚至说:"上帝就是一位黑人妇女
她的名字叫奥普拉。"
奥普拉有成为偶像的资本。她的成功是美国梦的最好诠释:一个来自美国南方的贫穷黑人女孩,在越过了种族、性别等重重阻碍后,不仅成为一个由白人男性主导的电视主持王国的女王,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富有、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
  20多年来,每周都有4900万观众日复一日地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她和嘉宾唇枪舌剑。
  除了主持人的身份之外,她还是一位获得过奥斯卡提名的女演员,曾在1985年凭借一部《紫色》闪耀影坛,后来更是电影制片人、作家、杂志出版商、有线电视台的老板和慈善家。
  当她在节目中提到要建立“世界最大的小猪银行”后,全美国的人都为她捐款。她的影响力甚至延伸到了美国政坛。在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奥普拉力挺奥巴马,至少为后者拉来了100多万张选票。 [奥普拉的传奇:从问题少女到“脱口秀女王”]

自办奥普拉·温弗瑞电视台(OWN network)


她对阿姆特朗的兴奋剂丑闻严加盘问
节目吸引了2,800万名观众。
2011年,奥普拉对自己的王牌节目《奥普拉秀》说“再见”,远离了聚光灯的她把触角伸向了更广泛的领域,一门心思做起了自己十年前创办的“O”杂志,后又开办了属于自己的电视频道“OWN”。
  但在放弃其成就非凡的脱口秀近两年后,奥普拉·温弗瑞仍然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名人。
  据E-Poll市场调查公司统计,48%的受访人士认为温弗瑞具有影响力。这只比去年下降了一个百分点。
  2012年她同样称霸最具影响力名人排行榜。[为获胜不惜一切代价 奥普拉专访阿姆斯特朗]

批评者调侃:她想“引导每个人都上天堂”


奥普拉的告别秀
奥普拉告别节目上,最后走下舞台时送给所有人的箴言是“荣耀归于上帝”,这句话必定会使得她为数众多的批评者们激愤不已。
  因为批评者调侃她想做一个“引导每个人都上天堂”的精神导师,严谨的社会学家则说她把复杂矛盾过于简单化,那些被燃起激情的人们发现她提供的方法解决不了现实问题时,只会加倍沮丧失望。
  然而,这句告别也最好地解释了这位杰出的女性是如何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经济帝国,并成为数百万美国妇女生活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黑人、女人、体重200磅、出身于密西西比、庸俗、粗鄙、市井和有生气的(《新闻周刊》语),是奥普拉·温弗莉(Oprah Winfrey)的物理特征;美国脱口秀女王,哈泼娱乐集团公司董事长,全美50名女强人之一,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福布斯》杂志排行榜上的亿万富翁,这是奥普拉·温弗莉的财智特征。 

奥普拉—脱口秀女王的荣耀之路

不成功的新闻主播到脱口秀女王


她也曾经失败过
关于奥普拉苦难的童年,媒体报道已经连篇累牍,但在成为“脱口秀女王”之前,她是一名新闻主播。
  1976年,她大学毕业后曾在巴尔的摩WJZ电视台与同事一起主持“六点钟新闻”节目,旋即遭受打击。感情激烈的奥普拉无法控制自己,常常在出镜时泪流满面;更让奥普拉受不了的是,电视台老板对奥普拉的嘴型、发型指指点点,甚至希望奥普拉整容。
  随后,现任纽约WNBC-TV总经理的丹尼斯·斯万森的出现,让奥普拉意识到“做最好的自己”的真谛。1983年,斯万森在芝加哥对奥普拉进行了面试,一段有趣的对话在斯万森的办公室展开。
  奥普拉:“你对我没有特别的要求吗?”
  斯万森:“没有”。
  奥普拉:“你知道,我是黑人。”
  斯万森:“是的,我看出来了。”
  奥普拉:“我超重。”
  斯万森:“我也看出来了。我不需要你改变外貌,如果我需要一个漂亮的人,我直接找别人就好了!”
  其实温弗莉在新闻节目上的失利不能归咎与她的外貌,70年代和80年代,妇女在电视台是凤毛麟角,更不要说是黑人妇女了。当时一位著名的男性电视主播就曾经宣称:女人不适合播新闻,因为她们的声音不具有可信度,听起来就像街头巷尾的闲谈。
  1977年.她主持“人们在说话”脱口秀,收视率一路飙升,超过当年脱口秀名嘴菲尔·当纳的节目,巴尔的摩的电视观众津津乐道于温弗莉的口头禅,7年的时间温弗莉致力为这个美国大陆最东部的城市制造欢乐,她做到了。【详细】

站在十字路口的奥普拉


奥普拉要建立自己的传媒帝国
开播之初,OWN收视不甚理想。为扭转局面,奥拉普亲自出马主持新访谈节目《奥普拉的新篇章》。
  在她的苦心经营下,电视台走出了收视率的低谷,12第三季度,OWN电视台单日观众人数平均接近20万人。在黄金时间收看节目的人数高达31.4万,连续3个季度保持同比增长。
  但OWN离其预期目标还有距离。因为2012年该电视台亏损1.43亿美元。而且OWN电视台的收视群与同行业竞争者相比年纪偏大,奥普拉团队还要在如何吸引年轻群体上下工夫。
  为了牢牢地吸引观众,奥普拉活跃在“脸谱”等社交网站上,与大家分享她随时随地的感受。节目播出后,她还在网上与观众互动,了解他们的想法。如今,她在“脸谱”和“推特”上的粉丝总数已超过1500万。
  “只要能传达信息,我并不在乎形式。但作为从事商业的人,我必须盈利。我把挣钱的事尽量交给其他人,我负责忠实地传递信息。”奥普拉说。 [详细]

“名嘴”奥普拉与名人

迈克尔·杰克逊


迈克尔·杰克逊接受奥普拉专访
1993年,事业之巅、已经十年不接受媒体专访的迈克尔-杰克逊接受了奥普拉-温弗利的直播采访,那次采访创下了当时的美国收视纪录,成就了King of Pop,也成就了奥普拉的电视女王的地位,杰克逊甚至还专门说了King of Pop的尊号的由来。
  在那场专访之前,许多美国媒体在不断的渲染迈克尔-杰克逊的负面新闻,漂白皮肤、对黑人身份的歧视、走私象牙、私生活混乱等等,那次采访之后,所有这些恶意攻击在美国的土地上都消失了。
  在专访中,他谈到了自己的家庭,关于自己孤寂而痛苦的童年,与兄弟姐妹以及父亲的矛盾,媒体对自己的毁谤,拍广告烧伤后的善举,漂白皮肤的传言,对自己黑人身份的感受,整容的传言,舞蹈动作中经典的抓裤裆,流行音乐之王名号的来历,与异性的私生活,家庭观念,与伊丽莎白-泰勒的关系,豪宅Neverland的现场游览,对儿童的善心,舞步灵感的来源,自己作为流行先锋的态度。
  当然,还谈到了他最大的希望:被世界各族人民铭记——以一个出色的艺人的身份。

汤姆·克鲁斯


汤姆-克鲁斯跳上沙发向新女友示爱
最刻骨铭心的奥普拉节目或许就是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兴奋的跳上沙发,手舞足蹈,表示自己深深爱着新交的女友,即上任妻子凯蒂-霍尔姆斯(Katie Holmes)。
  此后,克鲁斯的滑稽举动一次次被恶搞和模仿。特曼说,这个节目在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花心情圣》(Cocktail)和《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之前,就界定了克鲁斯的职业生涯。
  他说:“坐在一旁的奥普拉被吓到,他的事业的确出现过一时的不景气,但他已经恢复了。” 他还认为,名流人士来到《奥普拉秀》是为了驱逐内心的恶魔或进行爱情告白,他们知道这是个真情告白的集会,奥普拉不会让他们难堪。他说,“这对汤姆-克鲁斯来说,本应很明确,但却演变成了‘火车事故’(指克鲁斯的惊异表现,译者注)。”

告别秀众星云集


众星云集的告别秀
2011年,奥普拉最后一期脱口秀节目“惊奇奥普拉告别夜”在芝加哥联合中心录制。据称,麦当娜、汤姆-克鲁斯和威尔-史密斯夫妇(Will Smith)等大牌明星也亲临现场,奥普拉噙着眼泪向众人表达感激之情。
  狄根思说,“显而易见,奥普拉能够广集明星朋友。更有趣的是,奥普拉打造了这个矛盾的品牌:她是一个务实的朋友,但她与茱莉亚-罗伯茨(Julia Roberts)和汤姆-克鲁斯也很要好;她是工作狂的精神领袖;她每年都要做一期有关自己喜爱的奢侈品的节目;她身为精神领袖,自己却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她支持母爱和家庭至上观,而自己却没有孩子。”
  狄根思最后指出,正是这些矛盾吸引了广大女性。他说:“她们很高兴能通过奥普拉秀来了解这位看似的好朋友,却又让她们领悟这个神奇世界的传奇人物。”

奥普拉的影视之路

曾获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

  1985 ,斯特德曼·格雷厄姆和请她出演《紫色姐妹花》(一译《紫色》)中索菲娅一角的昆西·琼斯,后因此片获奥斯卡奖提名。

再拍《宠儿》


  奥普拉还参与了一部历时10年的电影《宠儿》,因为它对祖先和奴隶制的人性化做了历史性的修正,描写了一些生活在变化无常和痛苦中的、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现在在她的工作室里,大理石楼梯的上方悬挂着影片中的一张大幅剧照。

参与《土生子》


  《紫色姐妹花》获得成功一年后,她又拍了一部关于非洲裔美国人的电影《土生子》。
  影片根据理查德·赖特备受推崇的自传改编的电影却遭到批评人士与观众的一致否定。

参与电视剧《酿酒坊里的女人》


  1989~1990年间她拍摄了电视连续剧《酿酒坊里的女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