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新闻老兵致青春——

怀念那些理想主义的青葱岁月

 
转发至: 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 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新闻背景:


11月8日,又一个记者节到了,这是中国媒体人的第14个记者节。在今年这个记者节前事件不断,从纸媒危机来袭到《新快报》事件……行业内外一直不能够平静……


理想之花正慢慢凋零,老兵亦惆怅。在他们回忆青春的路上:王克勤讲起他的“红印”,简光洲叙述发出三鹿毒奶粉稿件的“前夜”,邓飞一直恪守的“民生记者梦”,孙春龙则伤感于娄烦矿难事件记忆的“煎熬”。


如今都不再担任一线记者,王克勤忙于“大爱清尘”;邓飞奔走全国各地为“免费午餐”等呼吁;简光洲忙碌于生意;孙春龙奔波于东南亚各国,寻找抗战老兵让他们晚年能够回家。


艾青名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老兵亦如此,谈及离开话题,一致称并未离开,只是换种方式,继续热爱这片土地。


王克勤:背着"印泥",也背着信任

  去采访王克勤的那天下午,办公室里坐了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腰间背着一个包,怔怔的坐在办公室里,一句话也没说。

  王克勤安排完工作,他抱歉地跟我说:"咱们先处理老太太的事情吧!"。

  在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叙述中,我听明白了一件事情,她为了找到王克勤帮她解决问题,已经花了两年的时间。

  早期,老太太先在《经济日报》门口蹲点半年,然后找到了《中国经济时报》,终于有人告诉他,王克勤已经到了《经济观察报》。而当老太太找到《经济观察报》的时候,王克勤已经离职。

  王克勤中间几次试图打断老太太,都没有成功。当老太太把各项材料都介绍完毕时,王克勤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我现在已经不是记者,您所说的问题我已经无法调查。"王克勤说。

  老太太先是怔住了,然后说:"我不信。"

  王克勤无奈地摇摇头。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而那时说"我不信"的是王克勤自己。

  当然,王克勤没有料到,因为他的一句"我不信",引发了以后王克勤作为调查记者采访方式的大转变。此后的王克勤养成了采访调查的一个习惯——背着"红印"去调查。

  讲述时这段经历时,王克勤用的是带有西北口音的普通话。讲述中总让人感觉到"秦腔"的味道,就是讲到某个字的时候会忽然率性的拉出长音,如果在空荡荡的大屋子里,长音应该能在屋子里久久回荡。

  那时候的王克勤还在《甘肃经济日报》做记者。在采访村民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件事:几十个村民诉说自己被村干部欺负,有人说自己被打断了肋骨,有人说自己被打折了腿。王克勤一边将这些事件记到采访本上,一边感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

  村民感觉到了王克勤的不信任。有人开始诅咒发誓证明自己所言是事实,然后他们开始使用各种能想到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话让王克勤相信。

  有一个老村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印泥,拿过王克勤的采访本,在记录自己所说的话上都摁上了红红的手印。

  其他村民看了,纷纷效仿。

  等采访结束后,王克勤拿着盖满红色手印的采访本端详起来。

  "一个人,敢于在自己的话上摁手印,说明什么?说明他敢于担责任,能够最大限度的证明他说的是实话。"王克勤说。

  这件事情启发了王克勤。

  在此后的调查采访中,王克勤在采访结束时总要有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程序:摁手印。

  对于那块王克勤时常"背"的印泥,王克勤的学生、大爱清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陈华洋还有印象。"那是一个圆形的铁盒,看起来有点破旧,里面有红色的印泥,随身携带。"

  王克勤对于自己随身带着印泥的事儿这样描述:"我背着印泥到处调查。"

  对于一块小小的印泥,为什么用"背"这么重的词语?陈华洋解释说,那是因为他(王克勤)总是把印泥是放在背包里的缘故。而在我的理解里,一个"背"字似乎也能突显出这块印泥所特有的力量。 [详细]

王克勤,1964年11月生,甘肃省永登县人。1989年1月进入《甘肃经济日报》,正式开始了二十多年的记者生涯。曾任《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在从事记者生涯的20年中,数次"被离职"。他是中国当代著名揭黑记者,被业界称之为"中国的林肯·斯蒂芬斯"、"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详细]

简光洲:第一个点出了“三鹿”的名字

  5年过去了,中国的乳业仍未恢复元气,导致这样一个局面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的一篇揭露性报道。

  2008年9月11日,《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报道顺利刊发,这也是国内第一篇明确提出"三鹿"名字的报道,随即震惊国内。这一天,也被人称为中国的"9.11",而简光洲也因此被有些人称为中国乳业的"灭绝师太",但更多的中国妈妈却把他称为"中国的良心"。

  在硬撑了一天后,9月11日晚,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声明,宣布召回8月6日以前出厂的部分被三聚氰胺污染的三鹿奶粉,当时市场上大约有700吨。

  写出《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报道的记者是简光洲。

  事实上,简光洲不是患肾病婴儿的第一个报道者,此前全国多地有媒体早就报道过多次。为什么简光洲的报道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因为当说到三鹿时,之前的媒体用的都是"某企业",而简光洲则直接点出了"某企业"的名字——三鹿。

  仅仅一个名字的差别,变化则翻天覆地。

  据简光洲描述,自己在采访"三鹿"奶粉事件的过程中,内心面临着巨大的矛盾,"一边可能面对‘三鹿’公司的责难,另外一边是孩子们脆弱的生命"。 在简光洲内心的天平中,做人的良知替他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他决定点出"三鹿"的名字。

  直到今天,简光洲仍然能够清晰地描述他在医院采访时见到患病婴儿的情景:在医院里,不到一岁的小孩被推到手术室里,门外等候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全家人在外面嚎啕大哭。"那种感觉真像生死离别。"痛苦的心情至今仍深深地烙在简光洲的心里。

  而刊发那篇著名报道的前夜也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2008年9月10日,记者简光洲辗转难眠,反复想象着第二天报道刊发后的情形。

  他清楚地知道,报道刊发后可能带来的巨大影响。"如果报道失实,我明天很可能不会再回到这个位置上来"。

  当时"三鹿"奶粉声名在外,占市场约18%的份额,神七航天员指定专用奶,又是国产品牌,简光洲内心的挣扎可想而知。简光洲在博客的博文中也曾提到,当年在搜索"三鹿"奶粉的资料时也对"三鹿"颇有好感和信任度,正因如此,他更怕因为自己一篇可能错误的报道给这家优秀的企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造成巨大的损失。 [详细]

简光洲:1973年生,南昌大学新闻学硕士,2003年入职《东方早报》,历任东方早报大都会新闻部、中国新闻特稿部记者。2008年9月11日,《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刊发,简光洲首次在报道中提出点出"三鹿"的名字,间接挽救了无数婴儿的生命。简光洲凭借该报道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事后许多网友评价他为中国新闻界的良心。

邓飞:一个"民生记者"的寻梦之旅

  2011年以后就不再公开发表调查报道的邓飞现在异常忙碌。

  几次约采后,终于在10月末接受了搜狐传媒的专访。在访谈中,他回忆了自己当年想做"中国最棒的民生记者"的理想,畅谈了自己现在发现了"行动和建设的力量",弯下腰来,做了一名"行动者"。

  2001年,邓飞大学毕业去了湖南的一份报纸,叫《今日女报》。回忆起来,邓飞觉得那两年的时光非常美好。

  而搜狐传媒查阅发现,在这两年间,邓飞的"调查记者"的才能已经崭露头角。在《今日女报》的两年间,拿到了《今日女报》三个总编辑奖,在南方周末发表了三篇文章,在中国青年报发的文章大约有十多篇。

  即使如此,邓飞还是觉得自己与"民生记者"的梦想还有距离。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更宽大的平台。直到今天,邓飞依然记得自己在《今日女报》的辞职报告中写到了自己的梦想"要做中国最棒的民生记者"。

  2003年,从邓飞文章里读出"悲天悯人"气质的《凤凰周刊》高层邀请他加盟《凤凰周刊》。当时《凤凰周刊》刚刚开始从一个娱乐杂志向时政杂志转型。相对于国内其他杂志,它有非常宽的尺度。

  在2003年到2011年间,邓飞大约写了130多篇作品,如果再加上以前在《今日女报》的作品,一共写了大约160多篇调查报告,其中甚至涉及到非常敏感的话题,如三峡移民回流,一些地区在造枪,孩子被拐卖。

  这些作品,虽然关注问题不同,但这些问题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属于"民生"。就像当年邓飞从《今日女报》辞职报告里写的那样,自己要做中国最棒的民生记者。

  关注民生的邓飞,在那些年里都处于"奔跑状态"。 [详细]

 邓飞,1978年生,湖南沅江人。2001年就职于《今日女报》,2003年任凤凰周刊记者,现为《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2011年后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公益事业,是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大病医保、暖流计划、女童保护等公益项目的发起人。现在的邓飞有多重身份,自称2011年后不在公开发表调查报道的他,目前是网络大v,还是多项公益慈善项目的发起人。[详细]

孙春龙:想触动国家文明进程中最脆弱的地方

  至今,还有人很惋惜地对孙春龙说,当初不应该离开媒体行业,要不日子也不会这么窘迫,更不会整天低三下四地去求人。对此,孙春龙常常无语应对。他说,当价值观背道而驰时,讨论就会显得苍白。

  回想起1999年5月,孙春龙从一家垄断企业跳槽媒体,面试他的媒体老总看了他的材料,再三问,你是否确定辞去原来的工作?因为不论从待遇、前景以及稳定性上来说,都是有巨大的落差。孙春龙说,我下定决心了。道理很简单,记者是他梦寐以求的职业,他非常希望能以个人的力量,去触动这个国家文明进程中最脆弱的地方。

   在一家地方性报纸工作五年之后,孙春龙又跳槽到新华社的一家杂志,成为一名调查记者,转战大江南北。职业巅峰的标志,当属关于山西娄烦矿难的报道。一起造成40多人遇难的矿难,被相关部门瞒报。经过一番暗访,孙春龙获得了40多人遇难的名单,并将其公诸于报道。这之前,也曾有掮客意欲重金交换,被其巧妙拒绝。

  未曾想到,相关报道虽在杂志顺利刊出,却在网络环节被迅速删除。无奈之下,孙春龙在博客上写了一封《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这封信被快速传播,引得中央领导注意。中央派员查处期间,孙春龙也经受了职业生涯中最强烈的恐惧,不得不逃亡中缅边境。

  在搏弈最为激烈之时,领导问了孙春龙两句话:报道有没有失实?有没有收别人的钱?孙春龙坚定地回答:没有。最终,在新华社领导的力挺之下,在中央高层的再次批示下,真相大白,相关报道得到了中央的认可,孙春龙才从中缅边境直飞北京。

  当时,也有人质疑,孙春龙写举报信的方式已超越了一个记者的职业边界。对此,孙春龙回应,作为记者来说,报道真相是目的,但渠道很多,在传统的平台乏力时,借用博客,以写举报信的方式博取更大关注,虽是无奈之举,但也是职责所在。如果将记者的职责限于报道本身,这是一种狭隘。

  所以,当后来孙春龙去缅甸采访滞留于此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得知他们有很多人和家人失散多年,甚至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时,他又一次毫不犹豫地发起"老兵回家"公益活动。孙春龙觉得记者不仅仅是一名旁观者,还应该是一名参与者和行动者。"当你力所能及时,你没有理由放弃。"孙春龙说。

  娄烦事件让孙春龙得到了很多的光环和荣誉,搏弈的另一方,有十多位官员入狱。一年多之后,孙春龙说,他自以为是地以个人的身份重返娄烦,但得到的信息却出人意料。一位入狱官员的妻子向我哭诉,她的丈夫身为一个小吏,只不过是一只替罪羔羊;遇难者家属向我哭诉,事件的后续处理依然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一位内部人士说,在查处这场矿难背后,又衍生了无数和腐败和权力交易。

  孙春龙觉得,娄烦事件之后获得的无数荣誉在那一刻,变成了职业的耻辱。身为一名从业12年的记者,标志着职业生涯最为辉煌的事件,最终让他收获的却是满心的挫败和无力。 [详细]

孙春龙,男,1976年生,陕西铜川人。曾就职于《西安晚报》,后任《瞭望东方周刊》社会调查部主任、主笔。主要作品有《娄烦:被拖延的真相》《山西官煤勾结黑幕》《金三角毒枭禁毒》《中印边境真相》等,曾写过有关陕西的多篇报道,如《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陕西政协副主席被双规》《西安网友参政试验》等。2011年6月突然辞去《瞭望东方周刊》职务,成为"老兵回家"公益活动的发起人、策划者和职业志愿者。(前排右为孙春龙)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