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十年篇:见证、亲历、推动

"我想从湖南走出来,只是个形式,其实在这个时代电视行业的演进过程中,我们这群人的身上已经烙下了成长、变化和发展的烙印,我们是见证者、亲历者和推动者。"

从1993年迈入湖南广电的大门,到2004年6月,杨晖选择重归校园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离开湖南电视台,杨晖用了十一年时间从没有编制的临时工做到了湖南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
    她的成长与离开,都跟湖南广电在中国省级卫视的发展节点,定位有着紧密地联系。 【详细】

临时工入行:湖南广电第一次改革时期

1993年,魏文彬出任湖南广电党组书记,湖南广电第一轮改革开始,通过引入竞争机制,内部机构调整,实行栏目制片人制,赋予制片人必要的人、财、物支配权;并实行栏目淘汰制。
    这一年,中文系大学生杨晖正式迈出校门,放弃了留校的机会选择了进军梦想的职业——媒体。通过公开招聘,杨晖成为湖南电视台少儿节目《蒲公英》的编导,此时,她还是湖南电视台的临时工。
    有梦不觉夜长,从头学起,从最原始的对编机上的按钮开始学,每天第一个来到办公室,为所有老师烧好并倒好茶水,做好电话记录,用眼看,用心学。
    机会也来得颇为快速,1994年,杨晖用最简陋的摄像机(县级有线台借来的家用录像机)拍摄的《山里的这所学校》的纪录短片获得了第三届全国少儿电视"金童奖"少儿电视专题一等奖——中国少儿类节目的最高奖项。 【详细】

入行不满4年成为制片人

得益于湖南广电的第一轮改革政策为湖南电视打下的良好基础,1997年,初入电视行业不满4年的杨晖,被任命为制片人,筹划新的少儿节目。随后她创办了湖南卫视的少儿节目《男孩女孩》。
    千禧年之际,杨晖开始谋划新的节目类型,她想制作一档具有文化穿透力和思辨性的属于年轻人的节目。于是,湖南台有了这样两档节目——《新青年》和《岳麓书院千年论坛》。
    《新青年》开播于1999年9月10日星期五晚7:45分,作为一档原创性对话节目,填补了当时国内青年对话节目的空白。节目一改过去社教类节目"板着脸孔"说教的风格,形式新颖活泼,内容真实亲切。
    这种思路后来被杨晖创业时再次采用,唯众传媒的第一档原创节目《波士堂》将《新青年》的风格带入…【详细】

离开湖南广电:《新青年》改版成《谁是英雄》


2002年,湖南广电的第二轮改革启动,改革内容以内部整合为目标。2003年8月15日,根据湖南卫视锁定年轻,锁定娱乐,锁定全国的整体定位。
    同年,《新青年》改版第一期播出,刘仪伟加盟主持。2004年1月1日,随着节目形态和风格的逐步演变,《新青年》改版更名为《谁是英雄》,节目也由之前的青年对话节目变成了奇人绝技绝活的"类综艺"节目,有点像达人秀的雏形。
    在一批娱乐性较强的节目中,《新青年》这类节目变得不那么主流了。《谁是英雄》的出现将原本《新青年》的精英定位完全反转,杨晖开始思考离开…【详细】

七年篇:没有之痒,反思其长

    2006年6月10日,《波士堂》播出,唯众传媒也在上海正式成立。2014年,杨晖即将迎来创业的第七个年头。由当初的寥寥几人发展到了如今的上百人,杨晖也由一名埋头做事的棋子摇身一变成为了排兵布阵的棋手。


回顾唯众7年来的发展历程,此前通过上海的东方卫视和地面频道,唯众逐步建立自己的原创节目品牌,再通过和二线卫视平台合作,推广大型季播类节目制作。2012年,唯众传媒的产品登上了央视的平台。《开讲啦》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并取得可喜的播出效果和极大的社会反响,也作为唯一一档非娱乐类节目登上了今年央视重点节目的推介会。

对话杨晖:内容产品也是平台 用平台思维做内容

搜狐传媒:面对平台的变化,是主动拥抱更大平台,还是能够兼顾此前打下的地盘?
  杨晖:唯众从上海出发,在东方卫视,第一财经等强势地面频道和卫视所做的积累,为进军央视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并形成了目前高度到央视,广度到省级卫视,但是又扎根于上海的发展格局。纵向唯众有央视、省级卫视、地面强势频道的梯度,横向有电视,互联网及移动终端,唯众的市场是一个立体的市场。


  搜狐传媒:怎么具体理解唯众在平台和产品上的布局?
  杨晖:今年,我给唯众做了产品的梳理,一是类型化,强调目标用户,市场清晰;二是精准传播,我就为这群人量身定制,以人为本;三是体验经济,致力于打造大财经、大文化、大生活、大综艺圈。目前, “大财经,大文化”已渐成规模,大生活、大综艺即将起航。
  大财经做得夯实是因为我们聚焦的人群是一个金字塔结构,第一是塔尖上的BOSS,像《波士堂》;第二是中间的创业者,从《谁来一起午餐》到《爱拼才会赢》,再到现在的《爱拼大讲堂》,这些题材里的创业者,一旦做成规模就是大BOSS;第三是塔基最广大的职场人,例如我们的《上班这点事》和《中国职场好榜样》,而2014,我们的《超级员工》也将在央视财经频道推出。
  大生活,我们锁定的目标人群的衣食住行和喜怒哀乐,例如时尚、爱情、健康、旅行等等;我们涉足大综艺,比如益智类节目,户外体验真人秀节目,非歌非舞的创新类型节目,也会是我们今后的重点。
  我们不是以题材或节目形态定位的公司,我们为年轻人和中产阶层服务,基于这群人的需求,我们只要排兵布阵就可以了,不排斥任何题材和节目形态。

  搜狐传媒:我们对唯众的产品也是平台的想法比较感兴趣,由于唯众节目的类型,会有人找到你们主动要求上节目吧。
  杨晖:很多,对我们来讲,一方面很感动,另一方面必须从实际出发,只有符合节目标准,够条件的才可以,如果不行就只能Say Sorry,在这点上我们有自己的原则。品牌为了那点赞助而去妥协是很愚蠢的。《开讲啦》从一开始就严格把关,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搜狐传媒:这些节目在做的时候,需要大量成熟的团队来支撑。
  杨晖:我们的导演抗压能力是一点一点锻炼出来的。我对他们说,我希望你们都超过我,但是要从小事儿做起,hold住眼前。唯众是末位淘汰制,宁缺毋滥,大家都知道取其上上者得其上,取其上者得其中,取其中者得其下,所以从样片开始就要保持八十分。
  我的人才观是,不管什么人到我这来都得能干活,干不了就别来,市场很残酷,老弱病残的别来,我没有办法拿大家的付出去养闲人。

  搜狐传媒:有关开头提到的APP,目前做节目的APP也蛮多,但是黏性普遍偏低。
  杨晖:唯众看重的是题材,产品做的是矩阵概念,所以APP不会围绕一个具体节目去做。

  搜狐传媒:你怎么看未来两三年电视媒体的发展?
  杨晖:用媒体这个概念已经不准确了,用传播会更准确一些,电视是传播中的一个渠道,但是传播产业会重新划分,未来平台会越来越弱化。
  我对明年很期待,应该是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任何一个调整都是一次重新出发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如何抓住观众和用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