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离死亡最近的职业
   ——冲在战场第一线的战地记者

  编者按:  
   埃及安全部队8月14日清理被罢黜总统穆尔西支持者抗议中, 4名记者遇难,多名媒体人受伤。“新闻标志运动”7月发布报告称,今年上半年全球共有56名记者遇难。武装冲突中的记者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所从事的职业被称为“离死亡最近的职业”。

  战地记者:  
  战地记者指在战争中报道新闻的记者,又称“随军记者”,是新闻工作者中的一种职业分工。“如果你没法阻止战争,那你就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这是战地记者永远的格言。战地记者用生命见证战乱,用鲜血书写真实。

冷血数据

战地记者伤亡率大大高于普通行业人群

战地记者每年超百人死于战场

    战地记者是新闻行业中的高危族群,他们的伤亡率通常高于战场。本世纪最初十年,记 录了战地记者这个特殊职业群体的血泪。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统计,过去十年死于交火的记者过百...【详细】

伊拉克战争以来有373名记者在伊遇难

    伊拉克记者联合组织去年12月29日发表一份报告说,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在伊死于战乱和暴力的记者人数上升到373人...【详细】

中东是战地记者的死亡之谷

  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埃及……面积不大的中东地区,各地都可以称为死亡之谷。每年的记者死亡之最地区基本上被中东地区囊括…【详细

"记者坟场"叙利亚:24小时两位记者殉职

   自从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众多国际记者涌入该国进行报道,因而有许多记者不幸丧生,被媒体称之为"记者的坟场"。今年1月19日24小时之内,就在两位记者死于炮火之中…【详细

战场逝者

战地记者用生命记录战争的残酷

战地记者玛丽·科尔文:用生命控诉战争

   2012年2月21日,周二,在叙利亚霍姆斯为BBC作连线时,戴着黑色眼罩的独眼记者玛丽·科尔文显得很愤怒。次日,玛丽?科尔文和法国摄影记者雷米·奥克利克在炮击中身亡。她的死亡成为对叙利亚残酷、野蛮局势的最确凿的注脚…【详细

蒂姆·赫瑟林顿:我在战场上就是证人

  蒂姆这次去利比亚,所关注的话题是媒介如何介入战争报道,并影响人们对战争的理解。他还曾说过:"我在那里就是证人,在那种危险的状态下,我所做的是要尽可能地记录,当然,我也非常努力去保护自己,但你也知道,你已经在危险之中了…【详细

米克·迪恩:他被誉为钻石摄影记者

  迪恩曾在天空新闻台美国分社工作了15年,最近一段时间被派往中东分社工作,驻扎在耶路撒冷。天空电视台台长约翰·莱利称赞迪恩是"最棒的摄像师"和优秀的记者,说他在工作上很有想法,平时风趣幽默。天空电视台国际新闻编辑蒂姆马修把迪恩形容为"钻石"…【详细

罗伯特·卡帕:离炮火足够近的记者

  "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这是罗伯特?卡帕的名言。他是匈牙利人,1913年生于布达佩斯,原名安德烈,卡帕是他的笔名。二战后,卡帕原本希望成为"失业的战地摄影师",但1948年他却又跑到以色列去记录那个新成立国家的斗争。1954年,他在越南拍摄法国作战部队时被地雷炸死,终年41岁…【详细

生死瞬间

死神降临前,他们在做什么

   一名年仅26岁的埃及摄影记者艾哈迈德·萨米尔·阿萨姆不幸殒命,而他手中的摄影机则刚好记录下了他被军方狙击手"狙杀"的过程,而他手中摄影机画面永远停留在了子弹射来的瞬间…【详细

  2012年2月21日,周二,在叙利亚霍姆斯为BBC作连线时,戴着黑色眼罩的独眼记者玛丽·科尔文显得很愤怒。玛丽·科尔文有近30年战地报道经验,近期在给朋友的信件中,她说叙利亚的局势是她见过最糟糕的…【详细

   8月14日,山本美香进入土耳其境内。15日,她还曾向父亲报平安,她说:“这里没有可怕的战争,是个很和平的乡村小镇。”16日,山本美香和她的摄像跨境进入叙利亚,开始了又一次战地报道,可谁也不会想到,那段文字却是她和家人最后一次联系…【详细

  在到达叙利亚的第一晚,夏迪德就因骑乘马匹过敏出现了初步哮喘症状,但在休息一段时间后身体复原。随后几天,夏迪德的哮喘越来越严重,在他们向边境走去时,夏迪德双手抱住了一块石头,倚靠在上面,呼吸急促…【详细

死神擦肩

死神在旁边,他们在想什么

   班加西遭空袭的第一天,有人在我们住的房间窗户下面扔了手榴弹,非常响,爆炸了以后,我跟同事直接就震倒在床底下。还有一次一位反对派指挥官刚刚让我们注意狙击手,十分钟后他便被击中身亡。在前线,我们根本顾不上怎么躲,每天都想如何找新闻,急着赶稿,及时发回国内,战地记者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时间害怕…【详细

  蒂姆·海瑟林顿生前坦言:"战争就是地狱。比地狱还要地狱。"蒂姆带着选题奔向利比亚,他想了解媒体如何介入战争,并影响人们对战争的理解。他无疑把自己也当做了研究对象,"我在那里就是证人。"蒂姆的镜头中有很多处于战争间隙的人的状态,他用"乏味时刻"反讽战争间隙,并说"乏味会被下一次恐怖的到来,陡然间刺破…【详细

   在将真相告诉世界的过程中,战地记者的职业历史上,不乏大师级人物。他们有的因为拍到了经典的瞬间而一举成名;有的却也因为照片太过经典而招惹怀疑;还有的则是在传递真相的过程中,最先改变了自己,成为反战和人道主义代言人。无论是正面的感召,还是负面的恐怖,战地记者告诉世界,改变世界的力量,都来自真实…【详细

  如果被杀的话,当然不值得。但问题是,你不知道何时何地你会被杀。我们只想做报道,我们当然也会预判情况,但有时候你的预判是错的。我很幸运我在很危险的境况中幸存下来,但是我从没预想到这些极度危险的情况,这些危险对我来说都非常意外。这就是问题。最终,我的回答是,不值得,没有一个报道值得为之付出生命。但对于记者,去报道战争中的人们是必须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