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奔跑吧,小人物

  北京的街头从来不缺车水马龙,歌舞升平。工体北门肆意放纵的红男绿女,戴上了贵族面具,拎着真假难辨的LV和爱马仕川流不息。这是圣诞节的前夕。电台的直播室位处这个城市的繁华地段,一个电台的小主播正为了即将开始的直播,刻录着CD,打印着文稿……

  早晨对着镜子刮胡子,中午通常都吃盒饭,午休的时候去阳台抽烟。有时候会在长安街上遛弯儿,装模作样,佯装土著,觉得自个儿会变得很强,可到了三里屯,摸一摸口袋心里才明白,逛逛商场得把价格看端详。也曾寄希望于彩票中奖,不过,还是相信自己是这个城市八九点钟的太阳。

  半夜睡不着,爬起身来看电影,主角说:"每天八点钟起床,周末要开会,三餐都是自己吃,在酒吧没人会上前搭讪,没有假期……但总要有人当英雄,所以我就当了。"

  这个世界,向来都不缺英雄的传说,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的背后有无数的无名者。总有人高高在上,俯瞰芸芸众生,千古风流荡尽,问一句功归谁家,浪淘何物,往往无人作答。只听得锅碗瓢盆叮当响,柴米油盐洗刷刷,谁能细心地察觉到,古今中外,多如蝼蚁的小人物才是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

  大人物出现最多的地方,无疑是各种版本的历史书和日益繁多的媒体新闻;而小人物,却总在你我周围,如果你没有见过,那就请先照个镜子。

  何谓小人物?

  上学那会儿,同学们都在读普希金、黑格尔,你要跟人说喜欢周星驰,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可我就是这么没头脑地迷上他电影里的小人物——送外卖的、卧底警察、赌徒老千、军队伙夫、乞丐……这些人都像是在社会这部电影中跑龙套的小人物。想当演员的尹天仇,是这些小人物的浓缩。电影里的尹天仇可以时运不济,可以落魄潦倒,可以倒霉透顶,甚至可以没有尊严,却拥有理想。理想真是个虚幻而又具体化的东西,类似希望。总有那么一点实在的盼头,当盼头落空后,你至少还有过程,怎么安慰自己都不为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似乎觉得那个读《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的尹天仇和拿着《唐诗三百首》去降魔的唐僧就是我自己。天真到没头脑的地步。最后为自己博得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称号。

  没有才华,没有武艺,没有美貌,没有伟绩,"平凡"二字是这个群体最为贴切的外包装,永远不会站在风口浪尖去引领潮流、乘风破浪,只能在世俗旋涡中顽强地当分母,以个体的浮沉荣辱,去为历史做一个看似无关痛痒的微小注脚。小人物们也会愤世嫉俗,玩世不恭,但是同样拥有理想。尽管世事悲凉,但从未停步;尽管奔波苦楚,也从来不撞南墙不回头。

  一言以蔽之,小人物就是我们自己。

  我是这个世界上的小人物,善良,自私,软弱,偶尔逃避,从不过分坚强。想做谦谦君子,却抛不下利益在心头的计较;绝非小人,却也总因某些阴暗拖泥带水。真实地在这个世界上彷徨前进,为了生活忙碌奔波,体会悲喜,无暇顾及自身一亩三分地以外的生活,生命纯粹而完整,却又难以产生格外崇高的意义。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一直鼓动每个人意气风发战天斗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其实是句异常残忍的喊话,这容易让人迷失方向,找不到真实的自我定位。想当科学家,想当飞行员,想去九天揽月,要去五洋捉鳖,好像每个人生下来就是奔着成功伟大去的,结果人过三十,梦想都整齐划一地变成了在北京七环以内买套大开间。

  社会的现实教育了我,要习惯成为小人物。当今中国,生活在当下社会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披着小人物的外衣,也怀揣着小人物的心态。在这个世界时而快乐时而悲苦地行进,没有太多的矫揉造作,一切都是生活的原生态,饿了会喊,急了会叫,怒了会骂,爽了会笑。

  让我们来看看一个小人物的一生:投胎失败,从小倔强成长,因为营养不良,悬梁刺股考上一个大学,勤工俭学过完大学生活;毕业找工作,好单位是去不了,只能找个小衙门,起步低、工作累、报酬少;心中怀揣梦想坚持努力,一步步提升自己改善条件,漂亮姑娘追得到养不起,找个凑合的一起过日子,一起努力当了房奴;为了省钱挤公交坐地铁,终于在一个新的城市扎根生长,紧接着又要面对生儿育女、养家糊口。

  这如流水线一般的普通一生,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必经的历程,却也不那么容易对付,乐观些的会过得有声有色,倒霉的难免颠簸坎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好在我们不孤独,在你周围的其实都是小人物,你的忧伤没有人会耐心听,你的痛苦也不需要任何的同情。你笑着哭,或者哭着笑,不用伤心,也无需尴尬,一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是整个社会最同化的一张脸谱,你在心里的复杂感受,是全中国最为广阔的一种共鸣,我们不孤独,是因为我们有同类。

  虽然我们是这个世界的龙套,但都是自己生活的主演,我们都是虚弱的革命者,都是营养不良的切格瓦拉,被生活踩在脚下却想要当人生的英雄,所以,跑吧,勇往直前,直到死为止。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