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有一种忧伤叫大学专业是新闻

80年代,媒体人的忧伤是这样的:

"1982年1月,在北京大学教学楼一间教室里,中文系新闻专业七十多位同学正等待老师宣布各自的毕业分配去向。……分配名单宣布完毕,大家一拥而 上,揪着老师的衣服袖子,七嘴八舌不让他走,后来,一位男生冲到老师面前,扇了他一个大嘴巴。……这次分配结果让大家都傻了,只有二十几个人被分 配到报社和通讯社,其他大多数都被派遣到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机关。前面那位男生是因为被分配到了统战部,才把老师打了。……我被分到财政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也是当头一棒……"

张妉丹80年代有过"京城名记"之称。作为文革后恢复考高的首届新闻专业大学生,她在文章《毕业生》里回忆了自己当年的毕业情形。

这种忧伤叫做"我想做媒体,却做不了"。

33年后,媒体人的忧伤是这样的:

Kuznia是一名有着15年媒体工作经验的资深记者,他耗时六个月,用超过50篇调查报道扳倒了年薪超过66万美元的学校主管。当他因为这些报道获得普利策奖的时候,人们发现,他已改行做了公关。原因做公关最起码付得起房租。

对于那些有着新闻理想,入行时想着把新闻当做终身事业的前媒体人来说,在个人发展受限,无冕之王光环褪色,薪酬跟十年前相比几乎原地踏步等现实面前,纷纷成了男公关女公关,以监督权力、挖掘真相为职责的记者,告别他们付出了青春和一切的职业,投向了原本和记者职业有着内在紧张关系的公关行业。

这种忧伤叫"我想继续做媒体,可是不行了"。

大学,我读的是新闻

文\胡占莉

谁会为青葱岁月留下的荒芜买单?

高考

先不论新闻是否无学,但"新闻"这个专业真的值得全国那么多大学去开设么?

我读的是北京广播学院的新闻学(毕业却拿了第一界中国传媒大学的毕业证),是该校最古老的专业。有的同学 为了考上这个专业而复读了一年。尤其夸张的是,我的好友,一个从吉林考上北广新闻学的女生,她在上一年实际考上了湖 北大学的计算机系。据说那是个实验班,大三的时候就有企业去班级里预定学生的那种。都被送到学校了,还下决心回去复读,第二年如愿考上了"北广新闻学"。

幸好,广院的光环是我入校之后才认识到的。

崔永元、白岩松是我们系出去的名人,我也是在读大学后才有了印象。此前,仅仅知道有个东方时空而已。因为高中学习紧张,我对于这个节目并没有什么印象。那时候的休闲方式就是看周末某个省内频道放的电影。

因为学了新闻学,我曾经想过,所有文科生的生活应该差不多。不用担心挂科,你只要是是一个正常人,考前两三个通宵,到达及格线是没有问题的。旷课?如果没翘过课的大学生,人生应该不完整。但说实话,我属于老实人,翘课算少的...【详细】

感觉生活无望,为什么!

此文献给一切从业人员

你毕业时,工资3000,只想吃得起快餐,在北京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零星有点私房钱,可以和朋友在小区门口吃烤串喝啤酒。到年关,还有点结余能回家看父母。

周围的朋友同学也是刚毕业,工资水平、生活环境都差不多。大家都是一群快乐的小2B。

经过一两年的摸爬滚打,你当上业务小骨干,工资提到了8000。仍然努力工作,不用为米线比盖饭便宜1块钱而去算计,房子不用住地下室和隔断了,可以住个小单间了。然后周末可以出去逛逛,喝酒唱K周边游。年终能存个小几万块钱,有了人生第一笔大存款。

回去父母都说儿子真有出息,是我们家的骄傲。

周围的朋友和同学也都毕业一两年,水平还是差不多。差点的四五千,好点的过万了。不过不是错下的太远,大家还是一群快乐的小屌丝。

经过三四年的洗礼,你当上骨干或者小主管,工资提到了15000。对工作虽谈不上热爱,但认真且珍惜。中午不再吃盖饭套餐,一般和同事出去下馆子AA制。差不多也有了女朋友,租了个主卧或者一居,一个月要2500-5000呢。 周末一般去看电影,搞些活动,稍微业余有些爱好。假期一般会出去旅行。年终能存个大几万块钱,开始思考以后在哪里定居,该买房子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