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本地篇

耿乐:为1500万同志代言

导读2014年11月,苹果CEO库克公布自己同性恋的第二天,耿乐向媒体公布了公司获B轮融资3000万美元,公司估值达3亿美元(约合18亿人民币)的消息。   
    2015年,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让“彩虹旗”飘遍社交网络后,耿乐的C轮融资已经启动
    有人说,耿乐的成功,是少数人的逆袭。的确,他所做的所有事,包括创办淡蓝网、Blued、做公益,都在为社会中处于少数的群体——同性恋——服务……

耿乐的创业之路是中国LGBT群体争取尊重和权益的漫漫征程的一个缩影。他们也向世界证明了这个群体的能量、彩虹经济潜在的价值——中国每一年同性恋消费群体大概在3000亿美元。

文/郝思斯

2014年11月,苹果CEO库克公布自己同性恋的第二天,耿乐向媒体公布了公司获B轮融资3000万美元,公司估值达3亿美元(约合18亿人民币)的消息。

2015年,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让“彩虹旗”飘遍社交网络后,耿乐的C轮融资已经启动。

有人说,耿乐的成功,是少数人的逆袭。的确,他所做的所有事,包括创办淡蓝网、Blued、做公益,都在为社会中处于少数的群体——同性恋——服务。

耿乐进入了警校,毕业之后,因学业优异,成功进入市公安局,又因能力突出,26岁即提到副处长,成为当地最年轻的副处长。“有名声又稳定。”耿乐干着自己梦想的警察事业,生活和工作一帆风顺,他从未想过今后会发生大的转向。

“当时看了《北京故事》后,去网上搜索同性恋的信息,结果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耿乐说。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和旁人不同,为了释放自己的心情,他创办了名为“淡蓝色回忆”的个人网站,用 来写写自己的故事。后来,为了让更多同伴有一个分享自己故事的平台,随着访问量的增加,耿乐将简单的个人主页转型为同志门户,淡蓝色的回忆也改名为淡蓝网,这是中国最早的同性恋社区。在200 0年到2012年的12年间,同志网站总是在一次次的扫黄风暴和网络严打中被关停,淡蓝也不例外。他们的服务器不断地在每个城市流动,一旦被关停,就“流窜”到另一个城市。到了2012年,耿乐正式辞掉 了警察的工作,专心做互联网和公益,还因在艾滋病防治方面的贡献得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接见。

2012年底,耿乐敏锐觉察到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创办了移动社交软件Blued,很快占领了中国市场。目前,Blued是中国最大的同志社交软件,国内用户1500万+,在2014年2月获得清流资本A轮数千万元 融资。而就在2014年11月库克宣布出柜次日,耿乐向媒体公布:公司获B轮融资3000万美元,公司估值3亿美元。2015年2月,国际版Blued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发布,正式宣布进军海外市场。

面对来自各方的质疑,在耿乐看来,同志就是社会的一种真实存在,无论Blued是用来交友还是约炮,至少它让一个单独的同志个体开始去接触更多的同伴。赚钱、成功并不是最重要的,将同志这个议题 带到大众面前,这才是真正的意义。Blued已经不仅仅用来实现商业价值,而是在创造社会意义:在一个社会中,对一个小众群体的包容,也就是对自己的包容。

1.从躲网管到被高层领导接见

传媒狐:最开始做淡蓝的时候,你带着服务器在各个城市流动,当时同性恋在中国社会是什么状态?

耿乐:自从2008年奥运会之后情况就改善了很多。我刚做网站时是2000年,当时在 网上搜同性恋,到处都是“同性恋是疾病,要被治疗,不道德、低俗”,根本找不到正面的言论。当时的同性恋者都是孤独的, 以为只有自己是异类,活得很不自信。很多人都被迫和异性结婚,生活得非常痛苦。那个时期人们对同性恋污名化的认识对他们的伤害是很严重的。

传媒狐:2012年被领导接见有给你们公司带来一些改变么?

耿乐:肯定是有的。我们曾经在招聘网站上发过招聘启事,来了两千年多份简历, 我们挑出一百多个给他们发邮件,告诉他们我们是一个同志的互联网公司,想和他们接触,但 这一百多个没有一个回复的。被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接见后,相关部门和社会公众对同性恋的认 知有了很大改变,随着能见度的提升,我们慢慢能招到人了,确实也更顺利了。这起码证明中国社会更包容了,这么高层的领导都可以和耿乐见面,他是一个同志,通过互联网做艾滋病防控,大家还是挺惊讶的。

传媒狐:现在我们可以很自然地谈论同性恋这一话题,你觉得有哪些因素让同性恋越来越被大众接受?

耿乐:首先,媒体的作用很重要,有很多网络媒体愿意正面报道同性恋的形象、故事和一些科学知识,会影响很多人;二是国外的发展对中国有一定的影 响,如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库克出柜,让中国社会看到了国际上的进步,大家就开始反思中国现在怎么样了,中国为什么不可以这样。

传媒狐:你常常会站出来参加一些活动或接受采访,会不会有人质疑你把同性恋做得这么高调的用意?

耿乐:有不少质疑。比如我们被报道之后,你会发现那些评论里还会有70%以上在辱骂和攻击同性恋,他们会说,你是同性恋就低调做同性恋好了, 不歧视你们就不错了,干嘛还这么高调地宣传。其实这关系到整个社会的性别教育水平,也是因为社会对待同性恋群体有很多错误的认知,毕竟整个中国社会对同性恋的认知还需要一个过程。

2.Blued会失败?从没想过

传媒狐:组建淡蓝团队时,你成功劝说很多优秀的站长关掉自己的网站,你是凭什么有这个底气让他们相信你的?

耿乐:因为我能看清别人没有看清的未来。在2000年左右中国差不多有上百家同志网站,但大家都是就是基于兴趣,相当多的网站没有实现专业化运营。我对 他们说,我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自己做,肯定也做不到,但我可以帮助大家一起来做。他们会恍然大悟,原来可以这样,我给了他们信心。 另外就是大家一起工作,会有家的感觉,大家都会感到一种温暖,一起哭一起笑,淡蓝的文化就是那样形成的。

传媒狐:后来你们开始做Blued,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有没有想过可能会失败?

耿乐:没想过。很庆幸同志人群是比较前卫、引领潮流的,所以当时全国还没怎么出现智能手机时,他们很多就开始在用苹果了,都装的是国外社交软件, 那个时候异性恋人群中大家还在争论未来互联网是不是移动端的天下。我发现身边很多朋友已经开始在用手机软件交友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就想那我自己为什么不做一款这样的产品。

传媒狐:竞争对手相比,Blued的优势在哪儿?

耿乐:其实Blued能吸引这么多投资,我还是挺意外的。我觉得首先,我们更懂同志,十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做同志的互联网产品,我们有经验,不会走太 多的弯路;其次,我们的团队很棒,集合了国内互联网的精英,有好几个是和我同期一起开始做同志互联网的,现在我们又挖来了百度、去哪儿、人人网等高 层的技术人才和产品类人才,还有包括来自蓝色光标等的市场类人才;另外,我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我身上其实有一个无法替代的CEO的故事。从当年的意外 曝光到现在,不管是否愿意,我都成为了Blued的标签。就好像我们因为知道了张朝阳而记住了搜狐,知道雷军而记住小米一样,很多人因为知道耿乐而记住Blued。

3.商业与公益不是死对头

传媒狐:之前你曾说过2015年Blued不做商业化,现在还是这个想法么?

耿乐:最开始特别穷的时候有人建议说要投放广告,我是拒绝的,我说我们就是一个公益性的网站,怎么能投放广告呢,对商业化很排斥。后来为了生存不 得不接广告,但是对广告的类型有限制。后来拿到融资之后,我觉得赚钱没什么低人一等,因为钱可以帮助我们做更多事情。也有人质疑说你不是要做公益么, 怎么谈钱呢。哈耶克说过,商业是最大的公益,所以我现在一直拿这句话回应那些质疑我的人。以前我们是接受别人的资助,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盈利,但现在我们主动去资助别人,比如我们去资助公益机构做艾滋病防治等,我们在反哺这个社区。

传媒狐:现在Blued在国内的用户差不多有1500万+,谁在用Blued?有没有发生在Blued用户中有趣、感动的故事让你印象深刻?

耿乐:大部分还是年轻人,一线城市居多。最近让我很感动的是今年六月份,我们和淘宝合作组织了七对同性恋去美国结婚。其实之前我一直觉得婚姻离我很遥远,但 当时在现场的时候,我看到那七对网友,很普通的人,在台上宣誓并交换戒指的时候,他们在台上哭,我就在台下流眼泪。台下有很多媒体和慕名而来观礼的美国民众, 那个时候我才感受到爱情、婚姻和互联网的力量,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我感到我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在发言的时候我说,今天来的七对恋人只是中国7000万LGBT人群的几个人, 还有很多人不能来美国结婚,所以我们还有很多要做,希望更多的人能找到自己的爱情,在自己的国度里走入婚姻的殿堂。当时我就更加坚定,要通过商业来推动公益的进程。

传媒狐:有人批评Blued现在变成了一个约炮软件,甚至为某些恶意传播艾滋病的人提供了途径,你怎么看?

耿乐:当然很多人会质疑一些社交软件是约炮用的,但我觉得,首先成年人之间健康的性应该是美好的。但对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一个软件应该有更多元化的服务, 这样对于未来的商业化、政策风险、产品形象等,都有帮助,所以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要做全球最好的社交软件。

至于恶意传播艾滋病,这不是Blued的错,也不是互联网的错,Blued只是工具。没有Blued可能还是Bluea、Blueb和Bluec,没有同性恋的社交软件, 可能也会有异性恋的社交软件,甚至百度贴吧都可能。大家只要想找,总会有自己的渠道,就像以前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大家在厕所的墙上写交友启事一样。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你有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这就好 像说很多大学门口都有快捷酒店,一些女孩怀孕了,我们要怪酒店么?不是的,要怪的是他们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育,产生保护自己的意识。 她们不是错在和恋人发生了性关系,而是错在没有保护好自己。所以我 一直和国家疾控中心的领导说,我们一定要利用现在这个平台来宣传艾滋病的防治,而不是去打压这些软件,因为是无法打压的。还有一点,感染者故意传播,他一定是对社会失望,逾越了法律的底线,所以我们这个社会对他们还是有太多的歧视,对他们的心理辅导和帮助都不到位。

4.第一站荷兰,下一站全世界

传媒狐:Blued走出国门的第一站为什么选择荷兰?

耿乐:我们第一步选择在荷兰做的发布,我觉得它是有代表性的,因为荷兰是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我们也希望中国变得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好。 现在美国我们也在做,的确竞争也挺激烈的,但是我有信心能超过他们,因为我们中国人更有韧性更能吃苦,所以你看我们只用一年的时间就把Jack’D在中国干掉了, 美国最棒的产品做了六年,我们现在只做了三年,但我们现在海外用户增长曲线是非常漂亮的,用户反馈也是挺好的,所以我很有信心。

不过我们虽然象征性地在荷兰发布了,但是我们现在海外市场主要是三个地区:美国、泰国和台湾地区。用户最多的还在美国、巴西、墨西哥、英国、俄罗斯等,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一年内成为亚洲第一,两到三年成为全球第一。

传媒狐:推广过程中发现海外用户和中国用户风格有什么不同?

耿乐:风格是很不一样的。中国用户喜欢功能越多越好,各种好玩的功能、各种新鲜的东西他们都想尝试,外国人他们就是想要产品简单、实用、容易上手就可以了。其实主要还是文化差异,我们需要做很多尝试去了解当地文化,例如泰国人喜欢紫色,日本人喜欢蓝色等。

传媒狐:你感受到的西方国家的同性恋文化是什么样的?

耿乐:去年荷兰国际广播电台支持了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专家学者去参加他们阿姆斯特丹的同志大游行,特别爽。到那 个国家之后你会发现满大街都是彩虹旗,人们对同性恋特别友善,游行当天整个城市都沸腾了。因为那个城市全都是河道,所以都是游船, 两岸人山人海,我们那个船从中午上船到下午五点多一直走了差不多有五个小时,一直到夕阳落山,美的一塌糊涂。人们都穿着各种色彩鲜艳的衣服在欢呼,他 们很多都是异性恋,但是都对同性恋特别支持。在那个国度我才感觉到人和人之间的友爱和平等,作为同性恋的骄傲。所以我一直很怀念那个夏天。

传媒狐:接下来Blued有哪些目标?

耿乐:还是希望能让中国社会更包容更开放吧。具体来说,我们希望推动两个方面的进步:一是减少公众对同性恋的歧视,这个需要和媒体的合作和互动; 二是和坦诚和政府对话与交流,希望在政策的制订更科学。一个特别好的消息是今年 “国家十三五规划”关于艾滋病的部分,我被邀请成为专家组成员,参与规划的撰写和修改,其中有些关于同性恋人群和艾滋病的描述,我也提出了一些意见。我觉得挺好的,这就是一种进步。

搜狐传媒独家报道,未经许可谢绝任何的形式的转载
申请转载请联系本公号传媒狐(“media-fox”或扫描右侧二维码)

往期回顾更多>>
浏览传媒频道更多>>
  • 出 品: 搜狐传媒频道
  • 策 划: 老白
  • 制 作: 小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