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传媒
  • 数据新闻团队最佳组合什么样?哪些人更适合做数据新闻?编辑和技术有矛盾,怎么办…

财新传媒CTO黄志敏
做数据新闻的秘诀都在这了

导读黄志敏是理工男,材料专业,毕业后互联网业沉浮十余年,时至今日,黄志敏一直都不敢称自己为媒体人,“我一直觉得媒体人是很高大上的层面,我一直都没敢把自己看成媒体人,差太远——得会码字才叫媒体人。” 然而,在这个自觉“差太远”的“非典型媒体人”带领下,财新技术团队壮大了十倍,产生中国第一个获新闻奖的程序员,数据可视化实验室也成为国内唯一获得过大奖的数据新闻团队,“不顺是常态,顺是幸运”,他说。 获奖之后,他觉得压力大了,“下一个作品在哪里?明年我拿什么作品去领奖?天天都在想这事。”

跟互联网公司打职业赛

2011年,黄志敏接手的时候,只有两个部门,一个叫产品部一个叫技术部。“从我接手以后,人哗哗开始离职,最惨的时候产品部剩两人,技术部剩两人,还都新招的,也有一些同事到咱们这来。我接手之前,我就跟(舒立)讲,财新网做媒体,做网站,我希望能带它去打职业赛不是业余赛。”黄志敏说。

传媒狐:什么是职业赛和业余赛?

黄志敏:门户访问量像职业赛,媒体网站都叫业余赛。很多的传统媒体网站是什么?就是纸媒电子版。迄今为止有大量的纸媒网站还这副样子。你拿浏览器打开,左上角是PDF文件,右边是文字,左上角点哪个块,文字出现在右边,我怀疑是方正系统自带的,到今天还这个样子。很多传统媒体技术部门都特别差,怎么差法?说白了,在传统媒体里头技术部门干什么?就修电脑的,修网络的,也没什么技术能力,有些从传统媒体过来的朋友会有体会。自己有什么想法,或者真的看到别人有什么好的想法也干不出来——看着好做不出来。 对于门户网站,访问量至少以亿为单位。就算窄众一点,每天做个几百万那是应该的。当看到一个媒体的企业技术部门,很多人自然而然会觉得反正作为媒体,技术肯定比互联网公司差,我觉得不是这样。我觉得如果要做,就要跟互联网公司去比。我希望大家能够在同一层面来比。

传媒狐:如何跟互联网公司打职业赛?

黄志敏: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把队伍组建起来,到去年把产品部、技术部横拆了一下,变成现在的网站部和移动部。至于要招人要留人,首先核心你的中层骨干要稳定,要招到合适的骨干稳定下来,像我这种核心骨干都已经工作好几年,都在他们岗位上工作好几年,所以是非常稳定的,然后聪明好学,有责任心,你得先找到这样的人。 在管理上最好的程度是不管缺了任何人,甚至缺了你,这个工作都能顺畅走下去。现在,我觉得我们在网站业务、移动业务这一块已经是相对的顺畅了,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才可以去尝试开拓一些新的领域做一些新的尝试。

传媒狐:这个过程,最困难的是什么?

黄志敏:招技术人才是最困难的。第一,给不起钱。第二,人家不愿意来。互联网公司是产品经理、工程师或技术人员做主导,而传统媒体是采编人员或文科生做主导。技术人员自然而然觉得我得去一个有工程师文化的地方。

传媒狐:解决途径是?

黄志敏:首先是薪水。薪水还好,坦率讲,现在我们能给得起平均的薪水,比你们低一成两成,没有碾压式的区别。什么是碾压式的区别,我给你们举个例子。Chinaren被搜狐收购,99年,底薪5万,相当于现在的25万,这就是碾压式的区别。 第二,文化的问题。一个媒体文化是很长时间积累下来的,这个东西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改变。那怎么办?我给研发部门一个小的氛围,小的工程师文化的氛围,在大环境里有一个小环境,这样在整个工作流程中可以让大家自由一点,这样大家感觉也就会好很多,这是第二个。 第三,成就感的问题。这事怎么办?

首先做网站不太能做出什么成就感,因为网站技术就那么点儿,没什么技术,访问量肯定比门户要低。所以网站能做的就是应对需求,大家有什么需求,你就解决什么需求。第二步,就是移动,就是APP,当时以APP为主。APP也是很难做出花样。举个例子来讲,大家都在做新闻APP,搜狐可以去装机,你们目标是以亿的装机量为单位,哗哗往里砸钱,我不可能这样砸钱,决定了我想跟你们在一个数量级上很难。而且我们做的是一个相对窄众的东西。我现在有时候碰到朋友做APP,都会劝他别做。你想,你掏出手机,不管里头装多少个APP,我估计你常用的不会超过十个。微信占一大块时间频率,我手机电量60%是用在微信上。微信装一个,微博不装问题也不大。支付宝得装一个,导航得装一个,点评之类的得装一个,还有什么?听音乐来一个,美图秀秀来一个,最后门户类的得来一个。所以其他的可能就剩一个位置,抢这位置干吗?有些时候没办法非抢不可,有些时候你花了很高的成本,我们发展一个装机用户成本可能十几块钱,然后过两天人家换手机一刷机就没了,实际上你们想想,包括你自己做的APP,除了推送,你会自动打开吗?就这个现状。所以我觉得做APP虽然是这种情况,但是这是占领渠道的方法,我也应该做。但是APP这一块要出彩是很难的,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做数据新闻就不一样了,做数据新闻要求这几种人必须得合作起来做事情,所以使大家都很有参与感。以前在媒体里,采编、技术和设计人员是上下游的关系:出稿件是记者和编辑的事情,出完稿件以后让美编配图、排版,技术是解决怎么发布出去的问题。所以设计人员和排版人员在这里没有什么成就感,他们也参与不了整件事情。以前新闻奖跟技术人员有什么关系呢?不会有什么关系,但做数据新闻程序员也能拿奖,成就感就出来了。

传媒狐:具体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黄志敏:先定选题,再商量用什么图形表现会比较好,再看这个图形技术上能不能解决。我们也都知道数据新闻用的是前端技术,前端技术并不难,只是时间长短、成本高低的问题,所以我们就看具体问题,花多长时间,不行再改方案。方案定下来,回去再确认是否还需要让记者补充更多数据。

传媒狐:如何协调采编与技术的分歧?

黄志敏:编辑权是归编辑部的,而我是管技术研发这条线的。我们团队是一个虚拟实验室,它所有十来个人不是都在同一个部门里,而是有人在采编部门,有人在设计部门,有人在技术部门。我怎么尊重编辑权?我的做法是这样:选题跟内容最后的定夺归编辑部这条线管,有一个主编把握内容,我不管。但是更多的整体的项目的把控,例如做什么项目上什么项目,我更关注这些东西,更关注找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资源组合来做这件事情。这样我就很好地尊重了编辑权的问题,避免这方面的冲突。

王小波以前是写代码的

传媒狐:程序员、设计员还有传统媒体人哪些更适合转型做数据新闻?

黄志敏:没有绝对,第一要对数据新闻有很浓厚的兴趣,这是基本条件。第二,你要有学习热情和学习能力。除此之外,我希望至少有一个方面特别突出,如果满足这三个条件, 我就会觉得会是比较理想的人选。也不一定要懂技术才能加入,有些东西你可以学嘛,例如说我擅长其中一样,我愿意去学其它的,那也可以。

传媒狐:程序员学写内容和媒体人学编程,哪个更容易?

黄志敏:王小波以前是写代码的,丘吉尔还拿过诺贝尔文学奖,我认为很多人有很多能力,达芬奇,这样的人很多,我 觉得说我们之所以现在把自己逼着把路逼得那么窄,纯粹学校文理分科搞成这个样子,其实人有很多很综合的能力,有很多程序员文章也写 得很好,有一些原来学文科的人,可能原来学文科,出国以后为了好找工作,就赶行去写代码也能干,所以这个没有什么绝对,最主要看个人积不积极。

传媒狐:数据新闻会成为新闻业的主流甚至取代文字报道吗?

黄志敏:不可能。就是说数据新闻它其实像我们说做新闻,我们有文字报道,然后有图片报道,有视频报道,有录音,用广播来 报道,在此之外多了一个形式,数据新闻形式,在我看来只是其中一种方式而已,不会取代别的方式,它也不解决媒体的转型问题,它也不是救 世主,只是说你在这个发展阶段你发展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有一门新手艺出来了,对企业来讲谁先掌握了这个,那他会获得一些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对个人来讲,你如果掌握了这个,你就多了一技之长,仅此而已。

传媒狐:你建议媒体人也要会一点代码?

黄志敏:对。就好像现在都意识到说英语很重要一样。英语是你跟全世界沟通的手段,而代码是让你能更好使用电脑工具的手段,是你跟计算机对话的语言, 如果你会写一些代码,就能够更灵活使用计算机这一工具,能够使你能量变大,它起的作用是这个。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人听说电脑能干这个能干那个,能开发APP,他自己不能干,干着急,那没办法,你的本事就比别人小,这就好像 英语不好的人看到英语好的人。计算机就像一门语言,既然语言有很多很多种,不见得你需要掌握那么多,掌握一两门重要的,已经能帮你解决很大问题。

传媒狐: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媒体人还是软件工程师?

黄志敏:第一,我都没敢把自己当媒体人,我觉得那个跟我还是有点距离。第二,显然我也不是一个软件工程师,我 在互联网公司干过各种各样的职位,所以我对很多领域很熟悉,我要给自己定位更像产品经理,我觉得我在这公司价值是什么 呢?从我个人的能力上来讲,我知道怎么跟各种各样的人沟通,就是说我能够成为采编人员、技术人员,各种各样人之间的桥梁, 能够把各种需求做传达和分解,能够把握事情优先的秩序,至少该把什么事情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这是从个人角度。

我的使命是帮助财新怎么更顺利转向一个新媒体的公司。对财新来讲,根本不存在什么要不要转型的问题,其实财新早就在转型,但是没有合适的人,没有合适的团队来实现这个。 我觉得我在这个位置上能够帮公司做这件事情,帮助财新从一个传统味道更浓的媒体公司转向一个更纯粹的新媒体公司。

传媒狐:获奖后,会不会给你们带来压力?

黄志敏:有压力,一开始只要做得出来就可以,获了奖以后,获了奖又要获奖,当你领先,我不希望被别的团队超越过去,这当然是有很大压力。去年, 周永康的作品引起很大反响,我天天都在想说,我下一个作品应该做成什么样, 才能够盖过之前的。我不能整天吃老本,来来去去讲老作品,我的新作品是什么。今年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我说移动优先,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做手机上的作品, 手机上的作品影响力始终没那么大,展现形式都有些限制,所以我们下一个作品在哪里?这是我每天都在想的问题。明年我拿什么作品去领奖,我天天都在想这事。

我们的眼界更开更远

传媒狐:现在媒体和高校都在开始组建自己的数据新闻团队,有没有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应对挑战?

黄志敏:搜狐有UEcool,南都有南都工作室,广州日报也成立了工作室,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 新东西的方式。我们这个实验室现在所谓的数据新闻面是放得很广的,除了做常见的数据新闻以外,接下来很多 事情都有可能进入我的尝试范围,怎么用新技术改变媒体或传播方式,例如说大家以前听说过美联社用机器写稿, 我们很可能这么做,这是我正在尝试的事情。包括机器学习,机器写稿或者有没有可能用VR(虚拟现实)甚至一些实体 模型去展现金融上的东西等等,这都是这个实验室在尝试的内容。这样能使得我们眼界放得更开,放得更远。 当然, 还有一个问题,作为这样一个部门,你有没有这样的技术能力和研发能力去做这个事情。这是一个基本需求,我有这种把 握。以此为基础,我通过跟外界、高校的合作,从各个高校获取各种各样的科研资源来帮助我们做事情,这样就能保证研发 团队的水平。平时我们工作一般涉及到的都是很简单的前端技术,不需要写搜索引擎,不需要写浏览器。当涉及到机器学习这类东西时, 我就会去跟高校合作,借用高校力量一起来做这件事情,同时也能帮助高校里很多很强的科研力量转化为产品。 这就是我们团队的工作方式。

传媒狐:传媒狐:有没有扩充团队的打算?

黄志敏:有,但找人比较难。首先我希望找到的人是,一个最好能力更全面一些,另一个,他更喜欢做跨界的事情。因为我们做这些事情 ,没有谁是可以吃老本,要不断的学习。你如果喜欢做跨界的事情,有比较高的热情,会学习新东西。如果说你是比较强的人,那么大家一起合作, 还能相互激发火花;同时还有一个说法,如果你一个团队招到的人总是高过你的平均线,那你的水平就能不断提升。招合适的人其实不太容易,我们在一个一个找。

  • 跟互联网公司打职业赛 ››
  • 王小波以前是写代码的 ››
  • 我们的眼界更开更远 ››
浏览传媒频道更多>>
  • 出 品: 搜狐传媒频道
  • 策 划: 老白
  • 制 作: 小超